毅雄在一個毫無自閉意識的時代經歷了主流教育。他經常被欺負,被迫遵守非理性的社交要求。生活在一個充滿恐懼和焦慮的不確定的世界裡,他拼命地去預測和準備自己可能遇到的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他非常深深地渴望離開這個黑暗和有限的世界。

接受了正式診令他理解自己為何與眾不同之後,他成為了新加坡第一個自閉倡導者。在服兵役期間,他自願加入了培養個人掌握(Personal Mastery)的專案,從那裡開始了培養領導精神的旅程。閱讀瞭解人類存在的善、美、意義和真理的書籍後,他決定接受自己的人類身份。不久後他就被未來團結一心的人類自由穿越星際願景所鼓舞。

為了實現這一願景,毅雄決心彌合自己當下和未來的巨大差距。他開始面對自己的情緒和痛苦,慢慢地意識和釋放它們。有一天,他發現之前不斷感受的焦慮和恐懼消失了,自己突然也有了立體視覺和身體的意識。 不久後,他與許多新發現的情感和本能相聯繫,進入了大多人類相處的平行宇宙內,在那裡開始欣賞這些人類隱藏的智慧。

 

毅雄選擇聽從內心的呼喚,於2006年獨自前往澳門、香港和中國,開創了中文自閉工作。一年後他因為家庭壓力回國工作。在新加坡時,他保持低調繼續在大中華地區倡導。

毅雄通過在2018年共同創辦新加坡自閉社區(WACS)和組織死後續命2019年自閉論壇來重出江湖。他超越無條件接納引入了包容性平等的範式,並提出實現自閉潛能的方法

不幸的是,新加坡遠未準備好支援和接受他的工作。與其等待幾十年讓社會接受新的範式和關係,毅雄選擇退出自閉工作,專注于建立新家庭和推進IT職業。毅雄證明了自閉不一定是殘疾:如果得到適當支援,自閉人士可以突破自閉的局限。他希望自己所寫的文章也能幫助其他自閉人士跟隨他一起實現自己的潛能。

 

毅雄主要依靠自己來克服他面臨的挑戰;他從未使用治療、輔導、心理健康和殘疾支援服務。他證明了自閉不一定是終生殘疾:如果遵循現代新加坡建立時靈感啟發的雖小力大的精神,自閉人士是可以突破自閉的限制。

 

善、美、意、真
我的劍、盔甲、盾牌、忠誠
裝備了這四件神聖的禮物
我從星星之外飛過來
幻想與限制之旅
在光與影之間傳遞
我共用了生命之海
走向真正的目的地
體會真我
分享共同的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