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閉

毅雄在一個毫無自閉意識的時代經歷了主流教育。一位陌生人身處在遙遠的異鄉內,毅雄感覺自己處於一個敵對的環境中。他經常被欺負,被迫遵守非理性的社會要求。接受了正式診令他理解自己為何與眾不同之後,他成為了新加坡第一個自閉倡導者。

在服兵役期間,他自願加入了培養個人掌握(Personal Mastery)的專案,從那裡開始了培養領導精神的旅程。當他選擇接納自己是人類的一份子時,他體會人類未來團結一心自由地在星際間旅行的願景。

為了實現這一願景,毅雄決心彌合自己當下和未來的巨大差距。他開始面對自己的情緒和痛苦,慢慢地釋放它們。有一天,他發現以前不斷感受的焦慮和恐懼消失了,自己突然也有了立體視覺和身體的意識。 不久後,他與許多新發現的情感和本能相聯繫,進入了大多人類相處的平行宇宙內,在那裡開始欣賞這些人類隱藏的智慧。

他很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經歷,但很失望新加坡人對他不感興趣。2006年,他前往澳門、香港和中國內地,開創了那區的自閉意識工作。因巨大的家庭壓力,一年後他返回家鄉,從事一份「正常」的工作。

雇主們對於他透露自己的自閉診斷時的負面反應令他震驚。這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部分;他感到沮喪、背叛和被拋棄。在制定長期計畫的過程中,他在新加坡低調了十年。計畫包括重塑自閉工作從宣導改為提供解決方案。

判斷新加坡自閉社區已成熟能接納自閉人士後,他從出江湖開創了新的有自閉人士領導的計畫,如共同創建了新加坡WhatsApp自閉社區(WACS)和組織了2019年自閉論壇。走出了無條件包容的思維,他提倡了「包容平等」主義,並將其發展為一個實驗性的領導能力培訓項目,培養沒有智力障礙的自閉成人。

他意識到只要他公開承認自己是自閉人士,亞洲社會就不可能會接受他擔任生活教練、諮詢師或心理治療師。因此毅雄決心不模仿別人開創自己的新道路:重新定義自閉人士能力和身份創造新的可能性。

 

善、美、意、真
我的劍、盔甲、盾牌、忠誠
裝備了這四件神聖的禮物
我從星星之外飛過來
幻想與限制之旅
在光與影之間傳遞
我共用了生命之海
走向真正的目的地
體會真我
分享共同的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