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闭

毅雄在一个毫无自闭意识的时代经历了主流教育。一位陌生人身处在遥远的异乡内,毅雄感觉自己处于一个敌对的环境中。他经常被欺负,被迫遵守非理性的社会要求。接受了正式诊令他理解自己为何与众不同之后,他成为了新加坡第一个自闭倡导者。

在服兵役期间,他自愿加入了培养个人掌握(Personal Mastery)的项目,从那里开始了培养领导精神的旅程。当他选择接纳自己是人类的一份子时,他体会人类未来团结一心自由地在星际间旅行的愿景。

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毅雄决心弥合自己当下和未来的巨大差距。他开始面对自己的情绪和痛苦,慢慢地释放它们。有一天,他发现以前不断感受的焦虑和恐惧消失了,自己突然也有了立体视觉和身体的意识。 不久后,他与许多新发现的情感和本能相联系,进入了大多人类相处的平行宇宙内,在那里开始欣赏这些人类隐藏的智慧。

他很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但很失望新加坡人对他不感兴趣。2006年,他前往澳门、香港和中国内地,开创了那区的自闭意识工作。因巨大的家庭压力,一年后他返回家乡,从事一份「正常」的工作。

雇主们对于他透露自己的自闭诊断时的负面反应令他震惊。这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部分;他感到沮丧、背叛和被抛弃。在制定长期计划的过程中,他在新加坡低调了十年。计划包括重塑自闭工作从倡导改为提供解决方案。

判断新加坡自闭社区已成熟能接纳自闭人士后,他从出江湖开创了新的有自闭人士领导的计划,如共同创建了新加坡WhatsApp自闭社区(WACS)和组织了2019年自闭论坛。走出了无条件包容的思维,他提倡了「包容平等」主义,并将其发展为一个实验性的领导能力培训项目,培养没有智力障碍的自闭成人。

他意识到只要他公开承认自己是自闭人士,亚洲社会就不可能会接受他担任生活教练、咨询师或心理治疗师。因此毅雄决心不模仿别人开创自己的新道路:重新定义自闭人士能力和身份创造新的可能性。

 

善、美、意、真
我的剑、盔甲、盾牌、忠诚
装备了这四件神圣的礼物
我从星星之外飞过来
幻想与限制之旅
在光与影之间传递
我共享了生命之海
走向真正的目的地
体会真我
分享共同的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