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倡导

1)「自闭」与其它的〈朋友〉不同。自闭状态不包括多动、食品过敏、抑郁、焦虑、感官过敏、癫痫症、智力障碍和其他经常伴随的疾病或特殊需求。

2)「自闭」是个中性的神经系统差异。自闭大脑不专注于社交和执行功能,而是专注于系统和逻辑功能。这表明自闭人士在系统分析方面过度发达,在情绪成熟和判断决策发育不全。正如男性和女性大脑的差异一样,两类型的大脑本质上都不逊于或优于另一方。「自闭」不是一种疾病,但在主流社会中是一种障碍。

3)「自闭」本质上是中性的。像新的粘土一样,它可以通过巧妙的手形成一个雄大的礼物或粗心的手成为一个巨大的负担。

4)「自闭」是我可以改善的一部分。其实没我有必要为此感到骄傲或羞愧,也没有必要保持它完全不变。就像我可佩戴眼镜或去动眼科手术一样以便处理我的近视问题,我也可改进「自闭」给我带来的问题。

5)我们该处理公众对自闭人士的怨恨、无知和恐惧。如果这三个问题没得到表达和处理,为自闭人士的权利战斗是适得其反。错误类型的「自闭」意识也可能使这些问题更糟,如提醒潜在的雇主和保险公司筛查出自闭人士。

6)我们该坚持使用务实的观点。我们要根据当下的现状讨论问题才能取得进展,而不是相像各种不可能达到的理想。例如,要我们主流社会为了帮助自闭人士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是不切实际的,除非自闭人士拥有钱财和政治力量。要求禁止「自闭」遗传筛查是不实际的,除非提出要求的人愿意收养自闭后代。同样地,无论我们什么说,绝大多数的家长还是会继续把给自己的自闭儿带去进行治疗。

7)尊重别人,明确理解自己的意图。自闭小区有很多每天得不断为了解决严重问题而战斗的家长和自闭人士,造成他们充满了情绪。和这些人交流时常会考验我们的耐心,所以我们得坚定和清楚如何与他们互动。

8)这个世界不止关注「自闭」。自闭倡导(及其相关倡导残疾的行动)只是世界数百万问题中的一小部分,还有许多其他有价值和意义的工程等着我们协助。

9)专注于改善自己。生命永远不公平,也从未公平过。要求他人给予我们更好的待遇是困难的。但尽管我们有困境或障碍,我们还是可以尽量改善自己和自己的生活。关注这个世界负面的部分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错失许多改变生活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