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安全模式内

“安全模式”这个概念是我用来描述关闭所有非必要的活动和计划以专注于生存。这像乌龟遇到危险时躲进龟壳一样。当我们感到不知所措并被周围发生的事淹没时,我们会尽可能孤立自己。

从我童年开始有记忆时,自己就和大多数自闭人士一样一直处于安全模式。我周围的世界大部分都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但是能理解的部分告诉了我:

  • 世界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唯一的目标是尽量避免痛苦。
  • 世界是邪恶的:在这个强者为胜的世界里,弱者始终会被消灭。大家都为了争取生还而受苦。
  • 世界是虚假的:大家都拒绝接受真相,并试图也把我卷入他们的虚伪心态。
  • 世界是丑陋的:人类不断地破坏地球;除了躲避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办法。

阅读人类历史后,加上自己对佛教有了非常肤浅的理解,只能加强我这些信念。被欺凌、被排斥和被命令去做痛苦的事不断地证实了我的信念。我看不到人类有救赎的价值,也不要承认自己属于人类。我想逃离地球,回到我真正的家。

许多人不认为内心世界是重要的;自己把重点放在物质和有形的外在世界上。自闭人士所经历的慢性疲劳和感官问题被视为无关紧要、情绪被视为不合理、梦想被视为不切实际、以及灵性体验被视为幻觉。自闭人士抗拒改变自己的生活常被视为缺乏意志力或者精神缺陷。

对于可把自己的内心世界视为比外在世界还要更“真实”的自闭人士来说,这类思想后患无穷。在没有真正的朋友的情况下,我只有自己。在无法理解如何处理情感的情况下,我只有逻辑。在没有我能够信任的感官的情况下,我只有想象力。在没有认知有属于自己的身体的情况下,我没有一个可住宿的现实。为什么大家还不能理解我为何处一直看起来处在自己的世界里?

陷入安全模式的自闭人士花费了所有的精力试图生存下来,并且无法支出精力注重其他事务如个人卫生和寻找有意义的工作。在解决根本原因之前,推动自闭人士改变生活往往只会导致挫折和不愉快。

用逻辑来解释情况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我有了自己的逻辑体系,会排除了其他竞争的逻辑闯入。我的思维也已经过于依赖逻辑了,使用更多的逻辑只会使我失去平衡。幸运的是,我没服用精神药物。这些只会处理外在症状和产生依赖性,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我最终找到了自己的方式。我所需要的不是身体、思想、情感或行为层次,而是灵性层次。我需要掌握生命的意义和我自己的生命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