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生命形态

我们为什么要吃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手指插入墙上的插座充电,在阳光下光合,或者在胃里安装核反应堆?食物策划和准备过程浪费时间和精力。吃东西浪费时间,去厕所感到恶心,烹饪好麻烦,生产农作物是效率大灾难。

为什么要说话?为什么他人不能直接阅读我们的想法?需要小心呼吸,移动舌头,协调嘴唇;这些使得已经很难掌握的陌生躯体变得更加困难。地球人奇怪地认为这是些都很容易,而那些不能经常做这些复杂特技的人都有缺陷。

为什么我们必须有乐趣?什么是“乐趣”?与节奏声波摇摆身体如何算是乐趣?在模拟危险情况下激活战斗或逃跑反应如何算是乐趣?吃有了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盐、油或人造感觉兴奋剂的食物如何算是乐趣?故意违反规则与规定如何算是乐趣?浪费时间进行无谓的体育活动如何算是乐趣?嘴唇对嘴唇的唾液交流如何算是乐趣?

这些地球习惯好奇怪呀,但更奇怪的是地球人对你提出这些问题时的反应。他们会从事不可预测的非理性行为避免回答问题。也许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习俗保密,不和外人分享。

那些地球人类是原始的生活形式;他们的行为不合理,会伤害自己同类。了解了他的充满战争和不必要的痛苦历史后,很容易得他们是宇宙败类的结论。为什么我会出生成为他们的一份子?这一定是个错误。我得马上离开这个悲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