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陌生人身处在遥远的异乡内

虽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认识过生与死,但我现在只能在一个脆弱的身体渡过一段有限和未知的寿命周期。

虽然我曾经站到时间平台上观看无数的永恒,但我现在只能盲目地以固定的速度往一个未知的方向移动。我试图准确地知道会发生什么,以便未来能像过去一样坚定。

虽然我之前在无限中存在,但我现在被困在只有3种类型的活动空间中,而
且又进一步被重力绑定。

虽然我曾经能够随着思想自由到达任何地方,但现在必须使用躯体在粘质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劳动。

虽然我之前体验的一切都是完整的,但现无时无刻都得接触到衰老、疾病和瑕疵。

虽然我从未经历过痛苦,但我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通过身体被折磨:物理、情感、精神等等。

虽然我从来没有认识恶意的概念,但我现在不断地体验到了它的效果。

虽然我既不发出指令也不接受指令,但现在我一直得面对被指令。

虽然之前被接受是必然的,但我现在体会的是猖獗的判决和歧视。

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为何我应该来到这个可恶的地方,因为如果你不能回答我,我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