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黑暗面 » 评估自闭工作质量

直面我们的不便之处对每个人的成长都是必要的。由于政治不正确和为避免不必要的戏剧性,即使积极征求意见,大家往往不会对我们的自闭工作质量提供有用的反馈。我们需要能够自行进行质量控制,以确保我们有效地为自闭社区做出贡献,并且不会在网络上的公开场合丢脸。

 

  • ChatGPT能否写出我写的内容?
  • 生成人工智能能否取代我在工作中的地位?

如果生成人工智能可以取代我们的工作,那么我们就没有为社区增添价值。请反思我们如何能够增添价值。

 

  • 我的工作是否符合专业标准吗?
  • 如果有人以市场价格支付我做工作,他们会接受我工作的质量吗?
  • 小学生是否能做到我所做的工作?

有太多自闭倡导者的工作看起来就像小学生的作品,但就像英文成语中的粉红象,没有人愿意指出这明显的真相。这种低质量的工作使得神经典型人认为自闭人士不值得认真对待。每位倡导者都是自闭社区的代表,应该注意自己的行为,因为这将影响其他倡导者。

 

  • 我的工作在团结还是在分裂自闭社区?

要获得有影响力的利益相关者的认可以进行实施,我们的工作必须是团结的,而不是分裂的。分裂也会给自闭社区增添更多戏剧性,而这个社区几乎没有时间被分心。

 

  • 我的工作是否直接改善了自闭人士的生活质量?
  • 如果我的工作不存在,自闭社区会有什么改变?
  • 如果我的工作得到全面实施或传播,自闭社区会有什么改变?
  • 提供质量建议和一个让自闭人士安全聊天的平台看起来简单,但对自闭人士的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帮助。

相反,提供不适当的建议(比如不惜任何代价追求自己的爱好/激情)和攻击其他自闭倡导者的工作是适得其反的。

参与对自闭人士的生活没有真正的贡献(比如残疾语言运动)的象牙塔项目给人们留下了自己变得更具包容性的印象,但其实会分散注意力但无法真正实现包容。

 

  • 我是否向比我更有能力的人学习?

许多自闭倡导者,包括我自己还在积极从事自闭倡导工作时,都不愿意向他人学习(包括那些与自闭无关的人)。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我们总是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 我是否提升了自己的技能和资格,以便他人认真对待?
  • 我是否获得了必要的经验来支持我的提案?
  • 我是否准备通过基于证据的研究和具体行动来实施我的提案?

一个只会说而没有知识和技能支持的自闭倡导者将不会受到认真对待。

提出提案和实施提案是两回事。如果我们希望挑战保险歧视,就先在他质疑我们的知识之前先去得到文凭证明自己拥有对于金融规划和保险的知识。如果我们希望为自闭人士提供同伴支持培训,那就应该组建一个由自闭人士组成的团队,以证明这种培训的可行性,然后才能要求正式的资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