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黑暗面 » 如何识别和防范伪自闭

本文的重点不是质疑自闭身份;本文解释那些尽管从未或不再符合自闭的官方标准,却自称为自闭的人所构成的威胁。它的目的不是否认自闭人士的经历,而是告知自闭人士如何识别并保护自己免受这些隐藏威胁的伤害,因为伪自闭人士很容易伪装成自闭社区的一份子来操纵和剥削。本文也将从与自闭社区合作的经验中收集到的伪装者的动机和策略进行考察。

长话短说,成人自闭社区是一个被忽视的不幸群体。成员们通常独来独往、对生活极度不满。尽管其中不少人仍然像未成年人一样容易受欺骗和摆布,大多数国家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已不再涵盖他们。这种情况为那些隐藏动机的人提供了易于诱惑的猎物,他们可以选择伪装自闭混入群体操纵和利用自闭人士。

 

犯罪/诈骗:大多数人都会想到这一点,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这类案件相对较容易才穿。例如,一个自闭人士声称自己是艺术专家,独自前往各个第三世界国家购买高质量的画作,然后在第一世界国家以更高的价格转售。后来发现,这个伪装者试图说服其他社区成员参与可疑的商机。当受到质疑时,他以自己的自闭为由假装无知。

建立剥削后宫:与非自闭人士相比,自闭人士更有可能希望成为异性。一个友好的40多岁自闭男士把他所有醒着的时间都花在了在聊天群中与自闭男性交流,但却对所有自闭女性则置之不理。管理员们接到了举报和调查后发现这个自闭男生与非自闭人士合作,招募和培养其他自闭男性进行性交。尽管这个人无疑自闭,但有了非自闭合作伙伴的帮助侯便可利用高级政治策略。这些伙伴有时还会接管他的社交媒体账户,代表他互动。不幸的是,警方和一个主要的自闭组织选择不采取行动。

为间谍提供掩护:由于自闭人士不但社交天真,也经常表现出不寻常的行为,情报机构可以嵌入使用自闭作为掩护,让监视目标放松对特工的警惕。由于自闭人士很难自然发现他们中的冒充者,这种伪装提供了一个极好的风险回报比例。一个完成了兵役服役的自闭青少年在网上处于不活跃状态,但每当出现自闭同龄人的社交聚会时,他都会成为焦点。他没有显示出自闭的迹象,他的行为也从未不合适过。当毅雄发现这个冒充者在与情报收集有关的政府机构工作时,事情变得明显。

反社会行为的借口:有些人会把人格障碍与自闭混淆。一个从童年就被诊断为自闭青年因反社会行为而不断惹上麻烦。他始终利用自己的自闭诊断来逃避法律责任。尽管他没有与自闭相关的三重特征之一,但他的行为符合反社会人格障碍(ASPD)的特征,但在成年前该障碍禁止诊断。

 

建立品牌追随者:一个富人利用超凡的资历在关键的残障和自闭组织中获得领导和咨询职务。作为一个地位高的人,此人有着优雅的肢体语言,谨慎选择措辞。当与有政治影响力的人在一起时,此人只说客套话,并同意和赞扬所提到的一切。相比之下,当与没有影响力的人交往时,此人会表现出粗鲁和冒犯的行为,并将这些反社会行为归因于自闭。

这个人声称患有各种障碍,无法从事需要专心努力的工作,所以只选择专注于轻松的象征性成就和个人爱好。此人还培训一群学者型的自闭倡导者成为思想领袖,利用这些人影响社区的喉舌,而自己则表现得中立。这个人会与任何敢于不同意的门徒断绝关系,并利用从培训中获得的私人知识在幕后破坏前门徒的声誉。总的来说,这个人似乎具有远远超出自闭人士水平的政治意识和社交能力。

当一个在自闭社区中具有政治能力和影响力的领袖在幕后积极操纵局势,独立的自闭倡导者就完全没有成功的机会。

 

表现与自闭定义特征不一致的自闭人士可能就是伪装者。自闭社区的成员必须积极发展社交意识,并对社交行为进行敏锐观察,以识别后续调查的红旗。即使对于最狡猾的人来说,也适用于“我们可有时蒙蔽一些人,但不可能一直蒙蔽所有人”的英文谚语。神经典型人士经常将八卦作为他们的社交雷达,以找到和应对威胁;自闭人士可以考虑建立相对的警报系统。

这些伪自闭人士也必须有更强烈的动机才不怕自闭的耻辱带来的歧视。为了避免误判,我们还需要考虑机会成本。一个来自低收入背景的人,如果能在IT行业找到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他的情况与另一个没有这种选择但必须从事自闭工作的人完全不同。此外,如果对方是富人或退休人士,也不怕被雇主、客户和保险公司歧视。

这样的伪自闭人士还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关联度,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投入的成本。这意味着他们希望以尽可能少的努力为自己建立活跃和成功的自闭社区成员形象。他们可能会以各种借口拒绝参与,同时以获得积极形象的象征性成就为目标。

还要注意,常伴随自闭的感管问题、强迫行为、焦虑、抑郁等并不是自闭的核心特征。因此,这些不能确定一个人是否自闭。

 

防范伪自闭人士的一般预防措施是非常小心地选择与之分享个人信息的人,包括那些提供倾诉和指导的人。记住这句英文格言:“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一切都可被用来对付你”。有时,这些支持是陷阱,目的是提取个人信息以便未来操纵,并在你不再愿意支持他们时用来对付你。

对于那些选择揭露伪自闭人士的人来说,你是孤军奋战的。不要轻举妄动,因为当伪自闭人士认为你是威胁时,他们很容易就能制服你。千万不能小看残疾社区政治。低支持需求的自闭人士是所有其他人关心的最低级别的问题之一,因此不能指望得到支持。

不要指望得到来自自闭或残疾组织的支持,因为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太有争议了。挑战其他人的身份/残疾,尤其是如果自己没有相同的身份/残疾,是不政治正确和冒犯性的。许多自闭人士也很在意自己的自闭/残疾身份,使得进行建设性的对话变得困难。

一位自闭人士朋友问为什么有人选择剥削自闭人士而不是在他们已经如此虚弱和受压迫的情况下帮助他们。我回答说,神经典型人士的想法与自闭人士非常不同。就像自闭人士不明白神经典型人士为什么渴望获得政治权力和个人利益一样,神经典型人士也不明白为什么自闭人士坚持把生命献给看似无关紧要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