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黑暗面 » 評估自閉工作品質

直面我們的不便之處對每個人的成長都是必要的。由於政治不正確和為避免不必要的戲劇性,即使積極徵求意見,大家往往不會對我們的自閉工作品質提供有用的回饋。我們需要能夠自行進行品質控制,以確保我們有效地為自閉社區做出貢獻,並且不會在網路上的公開場合丟臉。

 

  • ChatGPT能否寫出我寫的內容?
  • 生成人工智慧能否取代我在工作中的地位?

如果生成人工智慧可以取代我們的工作,那麼我們就沒有為社區增添價值。請反思我們如何能夠增添價值。

 

  • 我的工作是否符合專業標準嗎?
  • 如果有人以市場價格支付我做工作,他們會接受我工作的品質嗎?
  • 小學生是否能做到我所做的工作?

有太多自閉宣導者的工作看起來就像小學生的作品,但就像英文成語中的粉紅象,沒有人願意指出這明顯的真相。這種低品質的工作使得神經典型人認為自閉人士不值得認真對待。每位宣導者都是自閉社區的代表,應該注意自己的行為,因為這將影響其他宣導者。

 

  • 我的工作在團結還是在分裂自閉社區?

要獲得有影響力的利益相關者的認可以進行實施,我們的工作必須是團結的,而不是分裂的。分裂也會給自閉社區增添更多戲劇性,而這個社區幾乎沒有時間被分心。

 

  • 我的工作是否直接改善了自閉人士的生活品質?
  • 如果我的工作不存在,自閉社區會有什麼改變?
  • 如果我的工作得到全面實施或傳播,自閉社區會有什麼改變?
  • 提供品質建議和一個讓自閉人士安全聊天的平臺看起來簡單,但對自閉人士的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幫助。

相反,提供不適當的建議(比如不惜任何代價追求自己的愛好/激情)和攻擊其他自閉宣導者的工作是適得其反的。

參與對自閉人士的生活沒有真正的貢獻(比如殘疾語言運動)的象牙塔項目給人們留下了自己變得更具包容性的印象,但其實會分散注意力但無法真正實現包容。

 

  • 我是否向比我更有能力的人學習?

許多自閉宣導者,包括我自己還在積極從事自閉宣導工作時,都不願意向他人學習(包括那些與自閉無關的人)。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因為我們總是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 我是否提升了自己的技能和資格,以便他人認真對待?
  • 我是否獲得了必要的經驗來支持我的提案?
  • 我是否準備通過基於證據的研究和具體行動來實施我的提案?

一個隻會說而沒有知識和技能支持的自閉宣導者將不會受到認真對待。

提出提案和實施提案是兩回事。如果我們希望挑戰保險歧視,就先在他質疑我們的知識之前先去得到文憑證明自己擁有對於金融規劃和保險的知識。如果我們希望為自閉人士提供同伴支援培訓,那就應該組建一個由自閉人士組成的團隊,以證明這種培訓的可行性,然後才能要求正式的資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