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黑暗面 » 如何識別和防範偽自閉

本文的重點不是質疑自閉身份;本文解釋那些儘管從未或不再符合自閉的官方標準,卻自稱為自閉的人所構成的威脅。它的目的不是否認自閉人士的經歷,而是告知自閉人士如何識別並保護自己免受這些隱藏威脅的傷害,因為偽自閉人士很容易偽裝成自閉社區的一份子來操縱和剝削。本文也將從與自閉社區合作的經驗中收集到的偽裝者的動機和策略進行考察。

長話短說,成人自閉社區是一個被忽視的不幸群體。成員們通常獨來獨往、對生活極度不滿。儘管其中不少人仍然像未成年人一樣容易受欺騙和擺佈,大多數國家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律已不再涵蓋他們。這種情況為那些隱藏動機的人提供了易於誘惑的獵物,他們可以選擇偽裝自閉混入群體操縱和利用自閉人士。

 

犯罪/詐騙:大多數人都會想到這一點,但這只是冰山一角。這類案件相對較容易才穿。例如,一個自閉人士聲稱自己是藝術專家,獨自前往各個第三世界國家購買高品質的畫作,然後在第一世界國家以更高的價格轉售。後來發現,這個偽裝者試圖說服其他社區成員參與可疑的商機。當受到質疑時,他以自己的自閉為由假裝無知。

建立剝削後宮:與非自閉人士相比,自閉人士更有可能希望成為異性。一個友好的40多歲自閉男士把他所有醒著的時間都花在了在聊天群中與自閉男性交流,但卻對所有自閉女性則置之不理。管理員們接到了舉報和調查後發現這個自閉男生與非自閉人士合作,招募和培養其他自閉男性進行性交。儘管這個人無疑自閉,但有了非自閉合作夥伴的幫助侯便可利用高級政治策略。這些夥伴有時還會接管他的社交媒體帳戶,代表他互動。不幸的是,警方和一個主要的自閉組織選擇不採取行動。

為間諜提供掩護:由於自閉人士不但社交天真,也經常表現出不尋常的行為,情報機構可以嵌入使用自閉作為掩護,讓監視目標放鬆對特工的警惕。由於自閉人士很難自然發現他們中的冒充者,這種偽裝提供了一個極好的風險回報比例。一個完成了兵役服役的自閉青少年在網上處於不活躍狀態,但每當出現自閉同齡人的社交聚會時,他都會成為焦點。他沒有顯示出自閉的跡象,他的行為也從未不合適過。當毅雄發現這個冒充者在與情報收集有關的政府機構工作時,事情變得明顯。

反社會行為的藉口:有些人會把人格障礙與自閉混淆。一個從童年就被診斷為自閉青年因反社會行為而不斷惹上麻煩。他始終利用自己的自閉診斷來逃避法律責任。儘管他沒有與自閉相關的三重特徵之一,但他的行為符合反社會人格障礙(ASPD)的特徵,但在成年前該障礙禁止診斷。

 

建立品牌追隨者:一個富人利用超凡的資歷在關鍵的殘障和自閉組織中獲得領導和諮詢職務。作為一個地位高的人,此人有著優雅的肢體語言,謹慎選擇措辭。當與有政治影響力的人在一起時,此人只說客套話,並同意和讚揚所提到的一切。相比之下,當與沒有影響力的人交往時,此人會表現出粗魯和冒犯的行為,並將這些反社會行為歸因於自閉。

這個人聲稱患有各種障礙,無法從事需要專心努力的工作,所以只選擇專注於輕鬆的象徵性成就和個人愛好。此人還培訓一群學者型的自閉宣導者成為思想領袖,利用這些人影響社區的喉舌,而自己則表現得中立。這個人會與任何敢於不同意的門徒斷絕關係,並利用從培訓中獲得的私人知識在幕後破壞前門徒的聲譽。總的來說,這個人似乎具有遠遠超出自閉人士水準的政治意識和社交能力。

當一個在自閉社區中具有政治能力和影響力的領袖在幕後積極操縱局勢,獨立的自閉宣導者就完全沒有成功的機會。

 

表現與自閉定義特徵不一致的自閉人士可能就是偽裝者。自閉社區的成員必須積極發展社交意識,並對社交行為進行敏銳觀察,以識別後續調查的紅旗。即使對於最狡猾的人來說,也適用於“我們可有時蒙蔽一些人,但不可能一直蒙蔽所有人”的英文諺語。神經典型人士經常將八卦作為他們的社交雷達,以找到和應對威脅;自閉人士可以考慮建立相對的警報系統。

這些偽自閉人士也必須有更強烈的動機才不怕自閉的恥辱帶來的歧視。為了避免誤判,我們還需要考慮機會成本。一個來自低收入背景的人,如果能在IT行業找到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他的情況與另一個沒有這種選擇但必須從事自閉工作的人完全不同。此外,如果對方是富人或退休人士,也不怕被雇主、客戶和保險公司歧視。

這樣的偽自閉人士還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關聯度,同時最大限度地降低投入的成本。這意味著他們希望以盡可能少的努力為自己建立活躍和成功的自閉社區成員形象。他們可能會以各種藉口拒絕參與,同時以獲得積極形象的象徵性成就為目標。

還要注意,常伴隨自閉的感管問題、強迫行為、焦慮、抑鬱等並不是自閉的核心特徵。因此,這些不能確定一個人是否自閉。

 

防範偽自閉人士的一般預防措施是非常小心地選擇與之分享個人資訊的人,包括那些提供傾訴和指導的人。記住這句英文格言:“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說的一切都可被用來對付你”。有時,這些支援是陷阱,目的是提取個人資訊以便未來操縱,並在你不再願意支持他們時用來對付你。

對於那些選擇揭露偽自閉人士的人來說,你是孤軍奮戰的。不要輕舉妄動,因為當偽自閉人士認為你是威脅時,他們很容易就能制服你。千萬不能小看殘疾社區政治。低支持需求的自閉人士是所有其他人關心的最低級別的問題之一,因此不能指望得到支持。

不要指望得到來自自閉或殘疾組織的支援,因為這個問題對他們來說太有爭議了。挑戰其他人的身份/殘疾,尤其是如果自己沒有相同的身份/殘疾,是不政治正確和冒犯性的。許多自閉人士也很在意自己的自閉/殘疾身份,使得進行建設性的對話變得困難。

一位自閉人士朋友問為什麼有人選擇剝削自閉人士而不是在他們已經如此虛弱和受壓迫的情況下説明他們。我回答說,神經典型人士的想法與自閉人士非常不同。就像自閉人士不明白神經典型人士為什麼渴望獲得政治權力和個人利益一樣,神經典型人士也不明白為什麼自閉人士堅持把生命獻給看似無關緊要的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