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看待自閉本質一樣看待女性本質

[女性讀者:我提前向所有被冒犯的人道歉。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貶低女生,而是要說明神經典型人士是如何貶低自閉人士但又同時認為他們在幫助自閉人士。]

 

請讀者們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以多人看待自閉本質的方式來看待女性本質:女性譜系障礙(Feminine Spectrum Disorder FSD)患者過度著迷社交,有一種不健康的八卦欲望,以及有百科全書式的記憶隨時可回想起冒犯她們的任何事件。她們有溝通障礙,經常說話自相矛盾,而且會對可憐的看護者發脾氣。專家建議她們得儘早接受行為訓練以停止不良行為,同時讓她們專注於自己的職業發展、努力成為比賽冠軍、拼命爭取物質上的成功。

患有FSD的成年人往往會患上一種被稱為月經出血障礙(Menstruation Bleeding Disorder MBD)的共同疾病。她們需要購買尿片來掩蓋社會無法接受的出血狀態,並服用精神藥物來緩和病發時的極端的情緒波動。她們中許多人聲稱,巧克力特殊飲食對病情有幫助,但仍專家們沒有足夠的證據推薦這種療法。

由於她們是唯一有能力生育的人,主流社會勉強容忍她們的特殊需要,但在其他方面對她們的評價很差。患者經常被描繪成鼓舞人心的視頻,展示她們如何克服女性譜系障礙找到工作和實現平等。事實上,許多患者希望通過變性手術治癒自己,犧牲了生育的特殊天賦也不在意。

一些女性主義者決定站出來聲明,她們對自己的女性身份感到驕傲。她們希望所有人都稱能夠把她們稱為女性,而不是FSD患者。她們創造了男性本質這個概念來定義社會上壓迫她們的其他人,並指出FSD的專家全都是男性本質人士。這些所謂的專家根本都不瞭解女性本質人士的感受和經歷,因此沒有資格為她們說話。她們也認為要應該由女性本質專家協助她們,也希望世界不要把女性氣質稱為一種障礙。

 

醫學模型已經誘導大家把自閉本質視為疾病,而且要設法找出治療方法對抗這種病症。大家期待也許可研發出一種方便的膠囊或注射的形式。不幸的是,主流專家對自閉本質的根本問題無能為力,因此人們只能尋求偽科學和未經測試的方法。

如果之前大家能從一個神經多樣性模型開始理解自閉本質,那麼我們將會做一些不同於現在使用的行為訓練的、基於藥物的和以營養為重點的方法。在這個交替的宇宙中,自閉人士成為受人尊敬的專家,使用神經學、認知和經驗方法為基礎提供自閉服務。

 

許多家長相信她們已經找到了治療自閉本質的方法,因為她們的孩子在接受干預後不再出現行為問題或開始有更好地社交。為了避免成為騙術的受害者,有必要瞭解以下幾點可以幫助自閉人士感覺更好,思考更清晰,從而改善行為。這絕不是治癒自閉本質的方法,只是解決了其他惡化行為的問題。

• 治療隱藏的疾病、營養不足和身體疼痛
• 減少壓力
• 對自閉兒額外關注

用FSD的比喻來說,如果女生服用營養補品補充礦物質的不足的狀況,她們感受在來月經時感受的痛苦會大大減輕。由此產生的更好的日常運作功能和更少的情緒波動並不是治癒月經或女性本質的證據。

 

行為方法當然可以減少問題行為並促進所期望的行為。除了像對待動物一樣對待孩子的道德問題之外,行為的改變是否會使孩子從自閉本質變成神經典型本質,或者僅僅只是迫使孩子假裝自己是神經典型人士?如果是這樣,那麼一旦強逼的壓力消失,孩子可會“倒退”回原來的行為。只知道如何遵循腳本和規則的孩子也會在處理新情況時遇到困難。

這是因為行為並不是引發自閉本質的原因,而是大腦功能或環境因素創造的結果。這些因素需要被處理才能造成行為永久改變掉。[然而,如果自閉兒童的複合問題得到解決,並被鼓勵與人互動,他們可能會在大腦高度可塑性的關鍵發育視窗期間切換成為典型神經本質。]

借用FSD的比喻,這就好像女性兒童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訓練成男性,這樣她們長大後就會成為男性:穿著男性服裝,玩男性喜愛的玩具,參加男性的遊戲。起初,她們都在特殊學校接受培訓,這些學校有專門的設備來改造她們,但我們這個更開明的社會決定要包容她們,讓她們參加有真正男孩的男女混合學校,這樣她們就不會感到孤獨。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有那麼多自閉宣導者對社會看待自閉本質感到不安?現在我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