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當人們問起我如何突破自閉的限制,我通常會使用這個比喻:小孩被困在裝有兩扇鐵門的金庫裡。經過多番努力,孩子的父母破解了密碼,打開了第一扇大門。遺憾的是,第二扇大門是由內開啟的。他們的自閉兒必須自己破解密碼,掙脫出來。

大多數人將精力放在第一扇門上,他們尋找各種方法,比如生物醫學治療、特殊食療、職業治療、語言訓練和行為矯治(ABA),但是卻沒注意到第二扇門的存在。第二扇門正是我的自閉工作關注的重心。

在2010年初,我在晚宴上與一些自閉青少年的父母一起分享了我的想法。他們接受了我的比喻。但是,一旦我提到關鍵的話題,他們卻立刻失去興趣。

 

人類從古到今都一直表現了很多殘暴、可怕的行為。有清醒的大腦的人為何踏入餓虎的巨籠,成為餓虎的下一頓美餐?拒絕在地球上生活的人士需要強有力的理由才會改變立場。如果要自閉兒打開第二扇大門,他必須首先認識到地球生活是善、美、真、義。這樣,他才能誠心誠意的為自己的理想服務。實現這個理想的推動力將引導他與周圍的人形成成熟的情感紐帶。

憤世嫉俗的父母們不斷排斥幼稚單純、強調掙錢養家糊口的必要性、顯示自己有懲罰自閉兒的能力、引述苦難俗世的例子。這只會更進一步孤立孩子。這樣的父母並沒有意識到自閉兒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活在地球上。人生在世,便和死亡與傷痛相伴。生而不願為人,死亦無所畏懼。

 

然而,當這些父母奮力將話題轉移到對我的自閉診斷有顧慮的保險公司,我知道他們的心已離我遠去。

我分享小時候經驗到得無意識狀態。幾句話後,父親突然打斷了我,要求我解釋為什麼我處於這種狀態。我告訴他我不知道,因為這僅僅是我的經驗。他面色陰鬱,“這難以接受,如果你是在談論治療的話,我需要原因。

我意識到這些父母並不對自閉本質或經驗抱有任何興趣。他們只想要治癒妙法。如果我有一台能把自閉兒腦中的一切自閉成分都吸盡的吸塵器,他們肯定會馬上定購。當然,我可提供不了這種方案。所以即使我正探索著實在與世界意識的本性,他們對我想要傳達的資訊無動於衷。

 

我遇到的一些家長和我分享他們孩子未來生活的藍圖。他們有明確規範的治療計畫,肯定能讓孩子走出「自閉陰霾」。他們已指定好小孩在學校將學習的科目,將發展的興趣,將從事的職業或家族企業。如果自閉兒沒有按照這些指定的路標或符合他們的標準,那就表示孩子太過差勁或固執。這樣不只浪費了他們的一番苦心,也會令他們丟臉。

如果有提到孩子的感受、夢想或選擇,他們總是以非常壓抑的態度形容。他們給我的感覺就如孩子是他們描繪自己理想傑作的新畫布,而畫布不准作出任何反抗。

如今,我相當快就可辨別出這種父母。他們佔據超過80%的談話時間,一直告訴我如何治療自閉兒。他們早已有了全部的答案;他們只想要看到我點頭認同他們的看法。

我相信有不少自閉人士就是因被這種態度激怒才激烈的反對治療自閉本質。我有時想反駁這些家長:“與其治療自閉兒,不如還是治療自己的負面態度。

 

父母啊,請聽聽自閉人士的內心話。請體諒他們厭惡被當做一塊空畫布、一個無名小卒或一株需仔細修建的盆景!請理解他們的雄心抱負被鄙為荒誕的白日夢,他們試圖做出決定被鄙為愚蠢的選擇,他們艱難的鬥爭被鄙為頑固不化!

請感受一下被最親密的人試圖除去自我的恐懼。請感受他們想要擁有自己的生命、發展自我的欲望。請允許他們跨出你的影子,超越你的思想。

只有如此,自閉兒才能發育完全,擁有打開第二扇門的自信心和動力。這就是我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