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自己父母尝试的非普遍引导方法

家长们经常向我咨询如何帮助他们的自闭儿。我不太愿意回答,因为我不是自闭专家也不是家长,但我可以从我的童年的经历提供参考。但是对我有帮助的介入不一定对其他孩子有用。

童年时的我非常安静和顺从。我有能力吸收复杂的概念,上小学时我从国家图书馆借了大学科学课本(但老师们不喜欢我阅读学校课本以外的书籍,时常劝我要注重学习学校课本)。然而,我不明白我所读的内容的意思—我只是把事实记录下来。

 

1)使用简朴的治疗室:与一个充满感官刺激的房间相反,我在一个毫无干扰的房间里可更容易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要处理的事物上。

  • 把房间隔音,把窗户盖上
  • 在墙壁和地板上涂上一层均匀的柔和颜色,避免有任何图案、形状或线条
  • 不断播放轻柔的音乐(如巴洛克音乐)
  • 安置最少量的家具(例如一张小桌子、一些垫子、一个储物柜、一条床垫)
  • 避免不必要的装饰,如照片和艺术品
  • 房间里的物品避免与背景颜色对比
  • 只使用不闪烁的灯(如发光二极管和卤素灯),而不是荧光照明。来自荧光照明的闪烁可能会给一些孩子带来不适和刺激。
  • 检查气味和其他感官刺激;避免任何可能会吸引注意力的东西。例如,一片闪亮的金属反射阳光或者老师喷在身上的香水都会导致分神。

2)做自我意识练习:一片完整长度的镜子可用来帮助我意识到自己身体和行为。一台录音机可帮助我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是听起来如何的。

3)探索其他可选方案:华德福教育米勒方法(Miller Method)可能帮助我与自己的本能相联系。它们可补充其他的介入方式。

4)检查过敏,并相应限制饮食:我曾经有过敏问题(例如:不断流鼻涕、肚子很鼓、哮喘发作)。虽然我已经服用了无酪蛋白饮食,但无谷蛋白饮食相信也会对我有帮助。牛奶含有酪蛋白。小麦、燕麦、黑麦和大麦含有谷蛋白。

5)检查医疗问题并对其进行治疗:我有营养缺陷、消化系统薄弱和慢性疲劳的问题,但我最终自己使用营养补品解决了这些问题。我也读过重金属中毒和肠道细菌感染也会在自闭儿身上造成行为问题。

6)使用图片交换通信系统(PECS):我觉得这个方法可以让我更容易表达自己。如想省钱,我们可以制作自己的版本:从网络下载剪贴板,使用PowerPoint排列和打印这些剪纸艺术,把它们剪下来,然后把这些做成小卡片。

7)用日记记录事件和任务:我发现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写下我需要做的事情,这样我就会记得去做。

7)用日记记录活动和杂务:在小学时我自己发现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写下我需要办的杂务,确保我会记得去处理。如果我可以很小时候就被指导这样做(也许在不识字时可使用PECS)会对我有帮助。

8)人才培养:我对科学和电脑非常感兴趣。在小学时我就开始阅读大学课本,在我拥有第一台电脑时就开始自学编程。然而,父母并没有利用这些强项来培养我的天赋,以便在我成年后给我带来优势。他们放任我做我喜欢做的事,结果我花了很多时间玩电脑游戏。老师们也强烈劝阻我学习课本以外的知识,因为这些知识不会出现在考试中,因此我错过了很多扩展知识的机会。

 

家长们需要积极地投资于自闭儿的未来,而不仅仅试图管理行为。孩子很可能比父母活得更久。在一个自动化和快速变化的世界里,目光短浅只会把问题推到未来。

因此,我建议家长们考虑各种干预措施的长期影响。有些介入对于行为管理很棒,但无法促进任何内在理解或移情。有些介入要求父母付出很多精力但回报很高,而另要求不高但也效力有限。很多疗法没有科学依据,可被认为骗局。把不必要的钱花在无用的介入上,或者只显示快速的效果而不能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的介入上,是不可持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