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

我的自闭工作是关于第四代范例:包容性平等

第一代范例忽视或修复残疾。残疾被归因于道德缺陷,例如懒惰的态度、上天的处罚、之前犯错的报应。残疾被认为需要通过医疗或其他介入来解决的问题。在残疾医学模式中,残疾人士是问题的源头。由于残疾人无法假装自己没有残疾,这类使用耻辱的关系最终是不可持续的。

第二代范例同情残疾。残疾人士生活的辛苦得到了认可,大家努力为残疾人提供有尊严的生活。残疾被视为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能被无条件地接纳。在残疾慈善模式中,缺乏同慈悲心是问题的源头。由于残疾人无法照顾自己,这类使用依赖的关系最终是不可持续的。

第三代范例庆祝残疾。残疾被认为是由社会建构出的状态,例如如果大多数人都是聋子,那么有听力反而变成了残疾人士,因为社会规范假设了我们都是聋子。由于有了天生的特权,非残疾人得作出补偿,努力将残疾人士的需要和感受置于自己之上。在残疾社会模式中,主流社会是问题的源头。这类使用自豪来强调无条件包容的关系(例如,即使没有聋人参加活动,也要付费提供手语翻译)过度理想、持续不平等、最终是不可持续的。此外,由于提议残疾人士努力提升自己适应主流社会的能力被视为政治性不正确,残疾人士的下等社会地位继续被延续,因为他们缺乏了竞争力而仍然得依赖于非残疾人士的支持。

第四代范例平等化残疾。所有人的需要和情感都是同等重要的;我们不需要对残疾感到羞耻也不需感到自豪。残疾补助是帮助残疾人士能够平等贡献的必要投资;这些投资得在实际和战略上考虑到我们社会的资源和局限。在残疾融合模式中,每个人都是问题的源头。这类使用平等关系的主义意味着我们都有责任共同创造一个互利和睦共处的社会。这正是我们现在这个处处纷争和伤痕累累的世界所需要的:平等、同理、团结、繁荣。

残疾歧视的反面不是残疾优先,而是平等共处。当每个人都能自在地谈论残疾,不用担心因使用错误的术语而引起冒犯,那一天就是真正包容的时代的来临。

 

身为包容性平等的创办人,我的工作是带来团结,而不是倡导。我寻求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不切实际的意识形态。我从事的是成为我所寻求的改变,而不是要求别人改变。

人们经常误解我所做的事情,因为他们认为我只是另一位要大家关注我的自闭倡导者。那不是我开始自闭工作时的目的。

我的目的不是要求人们聆听我发泄内心,也不是来教育人们如何关注自闭人士。我的目的是与平等的伙伴达成一个可持续双赢的协议。这样我们大家就可通过互惠互利与相互接受的心态和平共处过着富有意义的生活。

他人的意念支持还是反对相互同理和世界团结的程度,也就是符合我的工作目的的程度。换句话说,任何把社群分裂人(比如宣称只有自闭人士才有资格参与自闭全体的对话)和丑化某些群体的人(比如ABA行为治疗师)都与我的工作冲突。

 

有些自闭人士很愤怒,他们希望发泄自己的愤怒(例如,我的家人在欺负我,他们应该立刻停止)。

有些自闭人士觉得自己很自卑,他们希望强调自己的价值(例如,你必须尊重并接纳我,因为我有博士学位)。

有些自闭人士感到孤独,他们希望寻求情感支持和陪伴(例如,请称赞我的舞蹈表演和艺术,即使这些都毫无专业价值)。

有些自闭人士会感到自豪,他们希望表明自己比其他非自闭和自闭人士更优秀(例如,我像爱因斯坦,我的头脑比你的好)。

自豪不是羞耻的答案。自豪只是一种攻击耻辱的方式、对歧视的反驳、对压迫的斗争。我们越抗拒的,就越稳固地存在。我们所谴责的,也会反过来谴责我们。我们所否定他人的,其实也在否定自己。接受才是答案。接受就是接受:毫无羞耻、毫无自豪。接受之后就是行动。行动不关注我们过去的黑暗,而是我们未来的光明。

 

我创作这个网站是为了以提供新的视角来帮助大家在生活中创造新的可能性,尤其是被深深误解并需要支持的自闭群体。让我先问一下自闭读者一个异端的问题:如果少了自闭,我们是谁?

我得声明这不是支持「治愈」自闭特质、不是说自闭特质是可耻的、不是说自闭特质是虚假。这只是邀请读者反思新的可能性。

 

当我们把自己定义为拥有某种特质时,就同时也定义了我们不属于的特质。在我们的理解中,自闭人士能做某些事物,也不能做某些事物。他们有某些强项,也有某些弱点。

这个清单因人而异,但它通常以毫无疑问的假设存在于我们的内心。如果我们放弃自己全部的身份,允许自己自由地做我们需要办的事,会怎么样呢?这个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随着我们内心自由后,我们就可打破无休止的歧视循环。

 

换句话说,不要被自闭和神经典型标签所限制。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固定于一个标签。不要相信你自己的故事。我们必须活在世界里,但不需被世界淹没。

自闭和神经典型标签只是描述一些概念的一种方式。地图不是领土,文字不是身份。我们是谁与自闭和神经典型标签无关;我们就是我们。当我们没有受到人造语言和故事的阻碍时,我们就能够行动自由,发挥出我们全部的潜力。

其他人是否认为我们是自闭人士或者神经典型人士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和我们无关。我们就只是我们自己,超越文字的现实就是如此。我们是否表现得像大多的自闭人士或者神经典型人士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做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的选择,例如争取了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一位适合的伴侣,或者享受愉快的社交生活。

 

打破了束缚着自己的内在界限后,就算我们处于严重劣势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自由地创造强大的变化来改变世界。虽小力大:这就是我创作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