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成人的生活 » 學歷認證對自閉人士有幫助嗎?

學歷認證可以為有抱負的非自閉人士提供一個管理職位的入口,讓他們可以在大企業裡爬上管理層的階梯,或者成為創立小企業謀生的開端,或者讓轉換到需要更高資質的工作而獲得加薪。

因此,許多看護者和自閉宣導者把獲取學歷認證成為專業人士視為對抗歧視的解決方案。但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這個社會的學歷認證系統是由非自閉人士為非自閉人士而建立的。

 

任何一個學歷認證是否有價值取決於有多少人和社會哪一階層的人承認它。當屬於強大社會階層(如政府高官和大企業的管理層)承認它時,它對提供就業機會是有價值的。否則,它可能只是毫無價值的裝飾紙,甚至可能會損害我們的聲譽(如獲得靈性技能證書可能會導致他人視為我們精神不平衡)。

作為能力證明的代理,學歷認證的價值依賴於主觀感知。大多數人認為自閉人士在社交技能方面低下無能。因此,擁有良好認證的正面印象很容易會被自閉身份的負面印象所抵消。

如果學歷認證是與程式設計之類的技術技能、量子物理之類的學術技能或美術之類的藝術技能相關,那麼公開承認自己的自閉身份較不會碰到問題。職業對人際交往能力的要求越高,職業聲譽就會越受到自閉身份嚴重影響。

這意味著,如果我們正在尋找一份職業,如兒童早期教育工作者心理治療師,我們的職業可能在開始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自閉人士受益于意識到他們的局限性。如果他們確實不能與非自閉人士好好地工作,那追求需要社交技能的學歷認證很可能會浪費他們的時間和精力。選擇一個更合適的職業道路或在一個非傳統的縫隙工作可以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回報。

如果他們能很好地與非自閉人士工作,那首要任務就是消除他人誤解自己的社交能力差勁。幾乎全部的學歷認證在這方面毫無用處。相反,他們必須利用高度可見的社會成就,比如組織大型公共活動、創辦企業和促進互動式現場研討會。

即便如此,這些可能仍不足以改變人們的偏見。因此,我們必須發展非傳統的職業道路和策略,而不僅僅是依靠正式的資格。或者選擇簡單的方法,不透露自閉身份。

 

證書不一定與能力相關,尤其是如果它們不是為了容納不同人而設計的。例如,輔導學歷認證將非自閉的社交行為和能力標準強加給所有受訓者,即使是與自閉客戶一起工作的自閉受訓者。

學歷認證評估有正確和錯誤的答案以及行為方式。如果我們不正確回答或表達,我們將被淘汰,無法獲得學歷認證。在主觀問題或活動中,是非不是基於我們的生活經歷和世界觀,而是高層精英們評估我們的生活經歷和世界觀。

如果我們與高層精英意見相左,我們要麼把分歧藏在心裡,不然就得不到認證。爭論評估內容可能會被視為是不尊重,因為高層精英總被視為是更聰明和更有經驗的人士。這意味著自閉人士需要多年的偽裝正常行為才能完成課程。

因此,許多古怪的奇才(就是那些神經非典型人士)無法或不願接受學歷認證體系強加的社交要求。這些人有些成功地創辦了小型企業,有些被欣賞才華的贊助人收養並保護他們不受社會需求的影響,而另一些就成了和主流社會脫離的另類隱士。

 

對於那些堅持花費金錢、時間和精力在學歷認證上的人來說,他們往往發現自己在從事了需要高學歷的工作後會導致自己精疲力竭,嚴重損壞自己的心理健康。

那些從事心理健康和兒童教育等較敏感職業的人可能需要偽裝正常,因為擔心不遵守行業的規則而被吊銷證書。

此外,在投入鉅資專修某一領域後,就業者會面臨一個永遠存在的風險:科技進步將淘汰整個專業領域。

 

總之,對大多數非自閉人士有效的方法不一定對自閉人士有效。

對於公開承認自己自閉身份的人來說,如果沒有計劃以及在其他方式證明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大家都不會承認的學歷認證是個不值得的選擇。

對於那些可以偽裝或掩飾自閉身份的人士,我們得接受自己的職業標準和行為都是由非自閉人士決定。隱藏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就無權要求寬容。

我們不需要玩非自閉人士的社交和金錢遊戲;我們也可以重新定義規則,創造新的可能性,讓我們使用自己特殊的方式茁壯成長。

Please click to share to social media请点击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