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成人生活 » 学历认证对自闭人士有帮助吗?

学历认证可以为有抱负的非自闭人士提供一个管理职位的入口,让他们可以在大企业里爬上管理层的阶梯,或者成为创立小企业谋生的开端,或者让转换到需要更高资质的工作而获得加薪。

因此,许多看护者和自闭倡导者把获取学历认证成为专业人士视为对抗歧视的解决方案。但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社会的学历认证系统是由非自闭人士为非自闭人士而建立的。

 

任何一个学历认证是否有价值取决于有多少人和社会哪一阶层的人承认它。当属于强大社会阶层(如政府高官和大企业的管理层)承认它时,它对提供就业机会是有价值的。否则,它可能只是毫无价值的装饰纸,甚至可能会损害我们的声誉(如获得灵性技能证书可能会导致他人视为我们精神不平衡)。

作为能力证明的代理,学历认证的价值依赖于主观感知。大多数人认为自闭人士在社交技能方面低下无能。因此,拥有良好认证的正面印象很容易会被自闭身份的负面印象所抵消。

如果学历认证是与编程之类的技术技能、量子物理之类的学术技能或美术之类的艺术技能相关,那么公开承认自己的自闭身份较不会碰到问题。职业对人际交往能力的要求越高,职业声誉就会越受到自闭身份严重影响。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正在寻找一份职业,如儿童早期教育工作者心理治疗师,我们的职业可能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自闭人士受益于意识到他们的局限性。如果他们确实不能与非自闭人士好好地工作,那追求需要社交技能的学历认证很可能会浪费他们的时间和精力。选择一个更合适的职业道路或在一个非传统的缝隙工作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回报。

如果他们能很好地与非自闭人士工作,那首要任务就是消除他人误解自己的社交能力差劲。几乎全部的学历认证在这方面毫无用处。相反,他们必须利用高度可见的社会成就,比如组织大型公共活动、创办企业和促进互动式现场研讨会。

即便如此,这些可能仍不足以改变人们的偏见。因此,我们必须发展非传统的职业道路和策略,而不仅仅是依靠正式的资格。或者选择简单的方法,不透露自闭身份。

 

证书不一定与能力相关,尤其是如果它们不是为了容纳不同人而设计的。例如,辅导学历认证将非自闭的社交行为和能力标准强加给所有受训者,即使是与自闭客户一起工作的自闭受训者。

学历认证评估有正确和错误的答案以及行为方式。如果我们不正确回答或表达,我们将被淘汰,无法获得学历认证。在主观问题或活动中,是非不是基于我们的生活经历和世界观,而是高层精英们评估我们的生活经历和世界观。

如果我们与高层精英意见相左,我们要么把分歧藏在心里,不然就得不到认证。争论评估内容可能会被视为是不尊重,因为高层精英总被视为是更聪明和更有经验的人士。这意味着自闭人士需要多年的伪装正常行为才能完成课程。

因此,许多古怪的奇才(就是那些神经非典型人士)无法或不愿接受学历认证体系强加的社交要求。这些人有些成功地创办了小型企业,有些被欣赏才华的赞助人收养并保护他们不受社会需求的影响,而另一些就成了和主流社会脱离的另类隐士。

 

对于那些坚持花费金钱、时间和精力在学历认证上的人来说,他们往往发现自己在从事了需要高学历的工作后会导致自己精疲力竭,严重损坏自己的心理健康。

那些从事心理健康和儿童教育等较敏感职业的人可能需要伪装正常,因为担心不遵守行业的规则而被吊销证书。

此外,在投入巨资专修某一领域后,就业者会面临一个永远存在的风险:科技进步将淘汰整个专业领域。

 

总之,对大多数非自闭人士有效的方法不一定对自闭人士有效。

对于公开承认自己自闭身份的人来说,如果没有计划以及在其他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大家都不会承认的学历认证是个不值得的选择。

对于那些可以伪装或掩饰自闭身份的人士,我们得接受自己的职业标准和行为都是由非自闭人士决定。隐藏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就无权要求宽容。

我们不需要玩非自闭人士的社交和金钱游戏;我们也可以重新定义规则,创造新的可能性,让我们使用自己特殊的方式茁壮成长。

Please click to share to social media请点击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