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体验孤独症

一位陌生人身处在遥远的异乡内

虽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认识过生与死,但我现在只能在一个脆弱的身体渡过一段有限和未知的寿命周期。 虽然我曾经站到时间平台上观看无数的永恒,但我现在只能盲目地以固定的速度往一个未知的方向移动。我试图准确地知道会发生什么,以便未来能像过去一样坚定。 虽然我之前在无限中存在,但我现在被困在只有3种类型的活动空间中,而 且又进一步被重力绑定。 虽然我曾经能够随着思想自由到达任何地方,但现在必须使用躯体在粘质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劳动。 虽然我之前体验的一切都是完整的,但现无时无刻都得接触到衰老、疾病和瑕疵。 虽然我从未经历过痛苦,但我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通过身体被折磨:物理、情感、精神等等。 虽然我从来没有认识恶意的概念,但我现在不断地体验到了它的效果。 虽然我既不发出指令也不接受指令,但现在我一直得面对被指令。 虽然之前被接受是必然的,但我现在体会的是猖獗的判决和歧视。 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为何我应该来到这个可恶的地方,因为如果你不能回答我,我就回家。

Read more ...

原始生命形态

我是一个夹在两世之间的陌生人。外世界好嘈杂、麻烦、危险、混乱、不合逻辑。内世美好、能被理解、有秩序、有逻辑。 很明显的,内界才是真实的。但外世(称自己为人类)的外星人一直告诉我,他们才是真实的。我才不信。我没必要理会他们,也不必认真对待在外界发生的状况。 不幸的是,这个白日梦太过持久。外星人一直坚持在做让我难以忽视的事情。我的抵抗能力最终慢慢地消失了,被他们成功地拖进了他们的称为「地球」的精神病院。   我们为什么要吃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手指插入墙上的插座充电,在阳光下光合,或者在胃里安装核反应堆?食物策划和准备过程浪费时间和精力。吃东西浪费时间,去厕所感到恶心,烹饪好麻烦,生产农作物是效率大灾难。 为什么要说话?为什么他人不能直接阅读我们的想法?需要小心呼吸,移动舌头,协调嘴唇;这些使得已经很难掌握的陌生躯体变得更加困难。地球人奇怪地认为这是些都很容易,而那些不能经常做这些复杂特技的人都有缺陷。 为什么我们必须有乐趣?什么是“乐趣”?与节奏声波摇摆身体如何算是乐趣?在模拟危险情况下激活战斗或逃跑反应如何算是乐趣?吃有了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盐、油或人造感觉兴奋剂的食物如何算是乐趣?故意违反规则与规定如何算是乐趣?浪费时间进行无谓的体育活动如何算是乐趣?嘴唇对嘴唇的唾液交流如何算是乐趣?   这些地球习惯好奇怪呀,但更奇怪的是地球人对你提出这些问题时的反应。他们会从事不可预测的非理性行为避免回答问题。也许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习俗保密,不和外人分享。 那些地球人类是原始的生活形式;他们的行为不合理,会伤害自己同类。了解了他的充满战争和不必要的痛苦历史后,很容易得他们是宇宙败类的结论。为什么我会出生成为他们的一份子?这一定是个错误。我得马上离开这个悲惨的地方!

Read more ...

表达自闭的经历

人们一般认为自闭本质是一种社交障碍,自闭人士的主要问题是与人沟通和建立人际关系。实际上,社交能力的欠缺只是自闭本质的一个方面。我不仅仅迷失在人的社会里,也迷失在时间、空间、和实体世界里。 我觉得自己的躯体就像一个潜水机器人,在海底探索着这个外星世界。真实的我站在一个很 远的地方俯视着,好像是从一艘船上控制着这个机器人。每当我回忆往事时,我总是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审视着生活里发生过的事情,审视着自己。我从来没有 作为我自己来看这个世界。我不在‘我自己’里面。 我不知道我有一个躯体。我的手不属于我,我不知道我有脚。如果不用眼睛看,我就不知道我身体的各个部分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怎样去控制它。不论做什么事情,我都必须用眼睛来辅助我的动作,而不能依赖”感觉“。我所有的动作因此而变得迟缓。由于不能感觉到身体的各个部分,意外事故层出不穷。因此,别人总是指责我太慢太笨。 我也不能将身体的各个部分与它们的名称联系起来。所以,当别人要求我在唱歌时张开或闭上嘴巴时,我无法将这个口头指令与身体相应部分的运动联系起 来。结果,在参加学校合唱团仅一个星期之后,我就被莫名其妙地开除了。幸运的是,我妈妈教会了我在谈话时看着对方。每次她和我说话时,她都会用手将我的头 搬向她的方向。只有将一个指令和相应的躯体运动结合起来,我才能理解这个指令。可是,这并不能帮助我将肺里的痰排出,因为没有人能操纵我的喉咙和肺部的肌 肉来教我吐痰,所以我只有通过剧烈的咳嗽把痰吐出来。 妈妈常常抱怨我在还没生病时没告诉她我感觉不舒服,但嗓子发炎或肚子疼之前我从来没有预感,又怎么能告诉她?我也对冷热不太理睬,因为我不感觉身体不适。我 走路的姿势奇怪,因为我必须自己创造移动身体的方式,而无法依赖直觉。由于我不知道如何使身体自然地放松,我的姿态就像一段木头一样僵硬。   我常常不能理解老师的话。有时候老师的话突然变成一种熟悉但是无法听懂的'外国语'。但因我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问题 ,我只知道同学们总是神秘地知道明天该带什么东西上艺术课,或者今天语文课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除非老师把吩咐写在黑板上,否则我可能听不进。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老式计算机屏幕上75赫兹以下的闪烁。这种闪烁像一池晃荡的水,有一条光亮的白线迅速地从屏幕的底部窜到顶部(或者反过来)。我很诧异为什么大多数人都看不到这些闪烁。老式电视机也会发出高频噪音;如果有人在隔壁的屋子内开机,就算在静音状态下我也能知道电视机是开着的。 我只吃我称为‘安全型’的食物,即那些不会让我讨厌、并且不需要费力气就能吃到的食物。比方说,虾的味道就不敢恭维,剥起壳来也很麻烦。鱿鱼不论看 上去还是吃起来都是怪怪的。果冻有一种奇怪的口感。久而久之,我学会了排斥一切没吃过的食品,因为这些食品很可能不合我的口味。 因为味觉差,我对好吃的东西不感兴趣,无 法品尝出不同烹调的不同味道。在学校的餐厅吃饭,我总是选择一个便宜、有‘安全型’食品、并且排队的人最少的一个摊点买饭。我最恨吃带刺的鱼,因为我要花 上一个小时才能把刺挑干净。边嚼食物边吐骨头简直就像中国戏剧里神秘的功夫表演,我根本无法学会。我的梦想是像植物一样靠光合作用生长,或是用插销给自己 充电,这样我就不用这样费事地去吃饭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空间里的位置,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有三维空间。所有的物体在我看来都是平面的。我在脑子里想象一个东西时,也只能想成平面的。我无法应用直觉感应到以下的概念: 形状 物体内部和外部的三维结构 质地 物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比如粗糙还是光滑) 质量 物体的重量 位置 从我的角度看,一个物体相对于其他物体在三维空间里的位置 物品极限反应 造成物品损害的压力的强度和类型。比如,塑料文件夹被折过量将导致它撕裂或变形。 物品被动反应 物体与他人互动可能出现的状况。比如,如果有人经过桌子可能会不小心把桌子边缘的玻璃杯打翻,造成杯子摔得粉碎。 物品工具功能 物体被他人互动可能出现的状况。比如,如果要抬起一杯滚水,我们该握住杯的柄,而不是整个杯子。杯子的功能是装液体,柄的功能是保护我们的手不要被烫伤。 所以,即使是把水倒入杯子这样简单的动作,我也必须用眼睛来辅助。稍一分心,就会不是倒得太满,就是手的动作太大把水洒在桌子上。   我不知道如何对付未来事件,所以只能依赖于刻板的习惯和时间表。有了时间表,我就可以按部就班地去经历一个个安排好的事情。[事情做完之后,我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只能准备自己耐心地等待服从下一个命令。]如果事情的发展偏离了原来的‘预期’,我会感到极为不快。对我来说,将来就是过去的重复,只是我还没有经历而已。[我想,一般人要是看到自己的过去总是变来变去,也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的。] 尽管我可以通过钟表知道时间的流逝,我从来不知道我生活在时间里。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在梦游,不知道到自己的存在。到了中学三年级我感到自己的存在以后, 我开始区别过去、现在、和将来。我的过去是以年代顺序而存在的。我的将来无法预料,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什么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更大。不 论是外星人入侵,还是恐怖分子用原子弹袭击新加坡,或者碰上一只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饥肠辘辘的老虎。这些情况在我看来与碰上一个阴雨天或流鼻涕都有同样可发生的可能性。 因此,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法预知的事件发生,包括那些可能危及到我生命的事件。 于是我就尽量地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以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一切。这些焦虑不仅在白天折磨我,晚上也同样如此。每天晚上,我总是在床上辗转反侧好几个小时,琢 磨着在每一种可能的情况下自己应该怎样行动。   直到我的直觉恢复之后,我才意识到我是走出了一个噩梦。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带着这样严重而隐蔽的障碍生活了这么多年的。

Read more ...

被驱逐出天堂

有些人曾经和我说过,他们认为自闭症是虚假的,而自闭儿只是害羞或没家教的普通小孩。我能理解他们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自闭意识而产生了误解。 但有些对自闭本质熟悉的人士(如自闭儿的父母亲或老师)仍然拥有自闭本质只是不良行为的观点,认为只要纠正这些行为就能解决问题。这过度简化的观点不能提供自闭儿真正的动机。相反的,它加深了非自闭人士和自闭人士的不信任和愤恨。 为什么自闭儿怕日常生活的改变?为何自闭少年常感到沮丧和有自杀的念头?为什么自闭成人对全职工作感到反感?如果能理解他们的感受,情况将变得更加容易理解。   从小孩的角度来看,语言是福也是祸。小孩一方面可利用它向其他人得到所要的东西(如食品、玩具和电视遥控器),但另一方面它也是其他人用来压抑自己的工具。糊状的食物不喜欢进入口中,但语言却命令要喉咙把它吞下。腿要到跑向游乐场,但语言却命令要朝向学校步行。双手想撕毁的纸张,但语言却命令要用来做功课。 如果可以忘记语言,回到快乐、即时满足的心意的世界,那该多好呀!真正聪明的是那些选择封印语言这个大陷阱的小孩。太迟了-语言已经入侵了。敌人不久后就将会占领一切自由的空间。 记得要喝水。记得要洗碗。记得要完成数学作业。记得要抛掉桌子上的纸巾。记得要想办法应付威胁把我捉去坐牢的恶霸。记得要计算最便宜的巴士路线去拜访一位朋友。记得明天告诉科学老师其实有5,而不是 3种物态。记得明天放学后买饲料来喂宠物鱼。记得把零钱分类成一排排整齐的线条。记得... 数以万计的思想浮了出来,各个都同样紧迫和重要。自己有限的能力如何坚守全部的要求,理解全部的思路,立即做出全部适当的反应? 有太多事情要做,太多角色要执行,太多事件要追踪。没有时间,真的没有时间。因为未来被黑暗隐蔽,过去只是模糊的幻影,所以自己只能在现在存在;一切也必须在现在发生。而地球人也很心急。"快把书本交给我!" "不要拖拖拉拉的,马上把鞋带绑好!" "现在开始做作业!" 没有足够的时间想通办不完的工作,没有足够的手足来完成它们,没有足够的速度到访所有的目的地,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来计算所有的可能性。过量的焦虑累计。"我有没有时间。我有很多事情要办。你为什么还要打扰我?为什么添麻烦给我?" 就这样,火山爆发了。   有一天,自己发现了能够安全通行时间,进入黑暗和混乱的未来。这个桥梁被称为"时间表"。有了它,眼前的黑暗就能够消失,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能够一目了然,流浪的思想和提示立即回归原位。不幸的是,这座桥非常脆弱。只要有一件不速之事发生,它就立即像气泡的气泡消失了。为了防止再跌落黑暗和混乱,"时间表"绝对不能够被更改。 时间的桥梁允许过去和未来的存在。它似乎能够提高生活素质:计划可行,有趣的事物也能够完成。然而不久后却发没意料的事情会造成现计划能失败、期望能破碎,引起了烦恼和愤怒。而语言时常命令不能够进行有趣的事物。太迟了,时间的桥梁也是陷阱 ! 不久后,自己产生了恐怖的结论。因为未来是不可知的,所以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时间旅行者可能会杀了自己要测试祖父悖论的可能性。住家可能被核导弹击中的可能性。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可能性。地球被黑洞吞没的可能性。僵尸、鬼魂、食肉动物和暴风部队可能都在等待出现的时机。 但自己正忙着思考如何抵御外星入侵,世界正无情地征求自己的注意。交通灯染红了,向自己冲过来的脚踏车,从书包掉出来的书,不停吠的野狗。从醒来那一刻直到入眠,自己一直与时间赛跑。地球人使情况更加恶化。"看着我!不要东张西望。" "读课本!不要分神。" "晚餐准备好了!马上过来吃!不要拖拖拉拉的!" 自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时空内,每次思想和行动都慢三拍。手尽快把考卷绑起来,但还是太过慢。固执的铅笔就是不肯服从命令把字体写好。书包一定要花费几分钟才能收拾好;大家早已离开教室。要踢足球,但它已经滚到对手的脚旁。 如果可以暂停这个世界忙碌的节奏,那该多好呀!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自己就能追上所有的阅读材料、电视节目、电子游戏和个人计划。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就能够策划和准备未来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并却准备应变方案。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自己就能吸收世界所有的知识、技能和体验。唉,但这仍然还只是一场梦。   地球是个危险的地方;到地球必定得要受苦。地球人沾满血的历史就是最好的证据。像阿道夫•希特勒这样的人曾掌过权,也还正在继续掌权。从他们的心打造了俘虏儿童当士兵、制造毒奶粉、被陷害抓起来折磨得受害者和屠杀援助人员等等残酷的行为。在个人生活中也有残酷的例子:喜欢在自己身体制造痛苦坏同学、没良心的骗子、怨恨自己的老师、责骂自己是无可救药的失败者的父母亲。 这是一个生命随时可能结束、一个充满恐惧的世界。这的身体如此脆弱;一不小心撞到头、或接触微小的病毒、或缺乏氧气、 或温度太高/低、 或过多的辐射线、或被尖锐物体刺到身体,都可迅速夺走性命。即使没有外来威胁,这个身体也会在有限的时间后退化而死亡。但惊奇的是,人类把自己的局限当着是理所当然的。进食好麻烦、好恶心、好危险(因为可能把剧毒和病菌吞下)呀!然而,人类尽然享受它 !但人类还是记得这个恐惧和脆弱的情况,把它转移成威胁、处罚和(吓小孩的)大坏蛋。 这是个依靠控制他人的世界;强者能逼弱者服从。自从落入语言的陷阱后,周围的成人都忙着定下规则。 "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惩罚你!" 就算话没说出口,但恐惧的目光已经表达了情况。抵抗是徒劳的。连自豪的自己都必须投降,但顺从人类,这种宇宙的败类?真是好痛苦啊! 这是个依靠欺骗的世界;笑脸可藏刀,甜语可掺毒。就算心里对他人很不满,但脸上还得挂着笑容。就算食品难吃,仍然得说味道很好。就算自己不够用,仍要有礼貌地与其他人共享。这是一 黑白颠倒,真假难分的世界。 这是一个拥有百万划分、百万区别的世界。人类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把其他同类分类成上等、下等和同等。肤色、年龄、宗教、服装、肢体语言、口音、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都是系统超级复杂的计算因素。如果自己反应比起他人迟钝、或说错话题、或做出令人反感的行为,或其碰撞其他百万已知和未知的举动都会降低个人的社会地位。无论在学校、工作、爱情或宗教事业,人类都必定互相比较身份地位。在这个缺乏理智的世界,身份地位是毫无根据的:不配者可统治,卑鄙小人能掌权,贪者可获奖励。   当自己还不了解时,情况还可接受。恶霸同学就像发出臭味的垃圾箱内,应避免。骗子就像吸尘器把钱从钱包内抽出来。不满的家长就像愤怒的公牛,等待挑衅发出攻击。然而,拥有了自我意识后,情况便得难忍。知道恶霸是针对着我、骗子认为我是傻瓜、家长认为我是没用的拖累、周围的人认为我是装模作样的白痴,就如把箭射穿入心脏;「我」的内心受了伤。没有人可信任,没可避难的地点,没有可证实的爱。邪恶势力正在埋伏着,随时攻击我。我为何留在这里?为了受苦? 半夜醒来,发现泪水神秘地从眼睛留下。人类是拥有脆弱的身体的非理性野蛮人。自己绝对不是人类的一分子,自己绝对不属于这个颠倒世界。然而,这是人类的身体、这些是人的思想、这个环境是人类的世界。这不属于任何人的身体、 这些像虚拟的亚原子粒子又出现又消失的思想、这个遥远又如此痛苦的虚幻世界… 自己是来自哪个世界、哪个星球上和哪个维度?这是无法回答的,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数据进行计算。 自己可搜索宇宙的各处,直到时间的终点、空间的局限。这时剩下的问题是:"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将回归哪里?" 不幸的是,"我是空" "我来从无" "我将回归无" 欢迎光临切断的体验。这里充满了焦虑、不确定、自卑、假信心、愤怒、悲伤、遗弃和孤独。如果可以快速退出就好了。切断了这个属于没有人的身体的一些丑陋的血管,应该就能够离开。没有存在总比经历无意义的痛苦还好受。

Read more ...

回归

深海挣扎求存 避世界之险恶 寻找出入逃脱 探索人类之心 解开人类之谜 接纳人类之命 意识天赐使命 在恶丑假空中 找出善美真意 自我解脱苦海 回归现实共享 等待人类唤醒 人类矛盾之心 渴望奇迹出现 出现却必否定 说者弱无人听 说者强无人信 坚持限定事实 人类颠倒风格 有者加缺者减 强者助弱者忽 富者贷穷者逐 外在判内在否 混乱真金假银 走出矛盾之心 离开颠倒风格 放下自我限定 阅读理解判断 真金不怕火炼 体会真理必悟 绝望黑暗之中 点燃希望之火 打开未来之门 结束痛苦之难 打造天地之桥 完成杰作之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