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狂热主义

1. 我的观点是对的。
2. 理性且受过教育的人不可能与我的观点有分歧。
3. 任何观点有分歧的人都是错的。
4. 凡是观点有分歧的人,必须说服他的观点和我一致。
5. 凡不能被说服的人,必须强迫他改变观点和我一致。

这些信仰共同定义了狂热的核心。狂热分子声称反对不容忍、压迫和霸凌,但自己却帮助它们循环持续下去。他们把世界划分为所谓的「好人」和「坏人」( 同样和不同观点的人)。他们寻求除掉那些不同观点的人,而不是找到一个包括大家的解决方案。他们在追求自己认为正确的理想时,拿自己的健康、事业和生命冒险,给其他人制造痛苦和混乱。

 

非自闭人士的智慧告诉我们,如果想保持朋友关系,那么就不应该讨论与政治、宗教、性和金钱相关的话题。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尽管世界的问题很复杂,但许多人坚信他们有简单的解决办法可处理它们。由于缠结了自负,当人们对这些解决方案有不同意见时,很容易就会开始争吵。

言论自由应该是让人们通过聆听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的不同观点来培养意识,从而深入讨论如何解决这些复杂的问题。民主应该是包括大家一起积极地解决这些问题的精神;我们每个人利用自己的优势和意识来填补其他人的弱点和盲点。政府应该是一个帮助大家组织和协调解决问题方案机制。

然而,如今的言论自由被滥用来发泄个人怨恨和不快,攻击个人和组织。如今的民主被扭曲为要求个人利益和意见优先于他人的平台。如今的政府成为大家丢弃责任的垃圾场,逃避自己义务和贡献的机制。

我们常有的念头假定大家必须有对立的关系:有人错了才有人对、有人输了才有赢、有人被拒绝了才有人被接受。狂热主义已经通过以错误的基础分裂了我们。我们必须竞争,而不是合作。我们必须分裂,而不是团结。

当我们认为掌权者不能被信任时,我们选择只维持几年的软弱、不团结的政府,拒绝拥有强大、团结、能够付诸实现几十年的长远计划的政府。当我们把政府从被治理的公民中分离出来时,我们创造了客户服务地狱:每个人都点了自己喜欢的菜,但没有人愿意准备菜和买单。

当我们相信大家的成熟度但没有提供支持他们做出有意义的贡献的机制时,我们创建政治马戏团:人格比品质更重要、赢得辩论比实行计划的能力更重要、展现自己的方法是让别人看起来比自己差劲了很多。

 

世界很简单。问题很简单。解决办法很简单。摧毁任何阻力。不惜一切代价实现解决方案,问题就会神奇地得到解决。

狂热是包容、民主和世界和平的最大障碍。狂热分子攻击那些与他们观点有分歧的人,使得包容变得不可能。狂热分子只追求宣传自己意识形态和信仰,使得有意义的对话和理性的辩论变得不可能。狂热分子促进分裂和相互仇恨,使世界和平成为不可能。其结果是一个痛苦的世界;人们忙着互相攻击,忽视了需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自闭人士并不是狂热的独享者,但他们对狂热有着高度的倾向。社交和沟通能力差导致朋友圈小,使他们很难与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交流和学习。这也使他们成为欺凌的主要目标,强化了对人类的负面看法,并鼓励他们逃避自己的问题。此外,执行功能障碍使自闭人士难以理解那些以各种形式困扰着数十亿人的反复无常、不确定、复杂和模棱两可的问题。

然而,全球自闭社区似乎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一威胁,反而欢呼格雷塔·滕伯格(Greta Thunberg)在环保主义方面的狂热观点。有关她被狂热的环保主义者当作傀儡的提示被当作残疾歧视而不予理会,变成在公共场合不适合提起的话题。

通过鼓励本就已经有狂热倾向的自闭人士模范更狂热的行为,这些榜样火上浇油,为如何建设性地解决问题提供了适得其反的例子。在他们的智慧成熟之前就玩弄政治之火,与有隐藏目的的社交高手人交往,并盲目地为那些困惑专家们的复杂解决方案开出简单的解决方案。这使得自闭人士被精明的操纵者所利用,在未来清醒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对人类感到侧低失望。

 

狂热的循环可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结束。知道狂热是多么诱人,我们必须努力与之斗争。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并欢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所有痛苦和不愉快的想法。然后,我们必须努力使自己内心平和,因为无论我们内心经历了什么,我们都会在外部创造。

播种愤怒的种子,收割怨恨。
播种宽恕的种子,收割同理。
播种仇恨的种子,收割压迫。
播种真诚的种子,收割团结。
播种渴望的种子,收割依赖。
播种责任的种子,收割成果。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学会解决自己的问题后才去管他人的问题。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积极地帮助解决问题,而不是增加问题。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致力于发展自己的技能和成熟,从而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学会挑战被拒绝和挑战都是针对自己的念头。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学会倾听和接受不同的观点,包括那些我们非常不同意的观点。

我们再也没有借口不读整篇文章就直接下结论。
我们再也没有借口要求他人向我们解释自己,而不是自己先采取第一步去尝试理解他们。
我们再也没有借口成为只会抱怨而不采取建设性行动的纸上谈兵的批评家了。
我们再也没有借口将批评斥为残疾歧视,把自闭特质当着不成熟的行为的借口。

总有一天,读到这篇文章的一些人将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总有一天,读到这篇文章的一些人将会以永久的和平团结人类。
总有一天,读到这篇文章的一些人将会把人类带向星空。
成为这些人的一分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