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人士追求宽恕之量

我们中有多少人真诚地问过自己,我们是出于爱或者恐惧?我们是不是暗自担心自己是没用的废物?如果没有了身份、学历、能力、成就和知识,我们是不是就什么也不如?如果我们不能向他人证明自己的存在,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就不配存在?

我们中有多少人在秘密地为自己的救赎而战:希能望通过对自闭特征的接纳来弥补自己的价值?我们有多少怨恨是由于人们否认了我们的存在?我们倡导工作中有多少是要求别人给予我们所追求的价值?在我们为正义而战的过程中,有多少是在与试图吞噬我们的灵魂的黑暗战斗呢?我们提倡的自闭认识有多少是关于我们发泄对人类有多么不愉快和沮丧的情感认识。

假设我们已经得救了?
假设我们已经有价值了?
假设我们已经被接受了?
假设我们都是黑暗无法熄灭的永恒火焰?

少了我们的故事,我们是谁?
少了恐惧和怨恨,我们是谁?
少了痛苦的奋斗,我们是谁?
少了能力和成就,我们是谁?
少了知识和学历,我们是谁?
少了自闭的身份,我们是谁?

自闭就是如此;不必自豪,不需羞耻。
世界就是如此;不必怀恨,不必赞美。
我们就是如此;不必谴责,不必庆祝。

只有当我们抛开了自己创造的虚幻故事,觉醒于现实世界,我们才能真正找到自由和宽恕。只有当我们放开了强加于自己的限制,我们才能释放我们的全部潜力。

 

我相信自闭人士的群体需要「自闭人士追求宽恕之量」(Autistics For Forgiveness): 一项以爱与和平缔造机会的运动,使自闭人士原谅那些恶待他们的人,同时向那些他们无心冒犯了的人寻求宽恕。

许多自闭人士对备受指导行事,或应该有怎样的想法、感受…觉得不满。他们的不快是由于感到遭受别人过份侵犯其个人领域,也是因为受到非自闭人士所排斥、欺凌和轻视。

经年累月积聚下来忍气吞声所承受的痛苦,导致他们发出愤怒的咆吼:「用不着你来可怜我」、「你休想使我导向正常」。这些发出怒喊的人聚集起来,形成愤世嫉俗的团体,向别人公告:他们鄙视非自闭人士所作的苦待。

 

不过,愤怒只会招致更深的恨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远。从来没有人从愤恨中缔造和平;也没有人以争辩掩饰执拗导致彼此接纳。不是靠论理或愤恨可以带来和平,只有透过爱与宽恕,才会达致共融。

我没有权利去叫自闭人士不要动怒,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知道当中的感受,我也知道原因何在。不过,我盼望当一些自闭人士受够了愤愤不平之苦,会找出这篇文字来细心阅读。

或许当他们看到故事的另一面的时候,他们亦会宽恕别人。作为自闭人士,我们可能不晓得自己的行为:几乎使大部份人难以接受,只有那些较有爱心、忍耐和仁慈的非自闭人士愿意费心来了解我们。

99%非自闭人士难会这般费劲(愿意了解我们),唯有靠我们合力架起与他们连接的桥梁,即使我们很难明白为甚么受到苦待,只要开始立定心意去宽恕(换句话说,我们先要对非自闭人士的世界开放自己,与他们建立连系。)

 

容人之量是与人类一族建立连系的第一步,只有具备同理心才会有真正的饶恕;要是不能易地而处,晓得我们在彼等处境中或会作同样行径,就无法原谅别人。

进入非自闭人士的世界给予我莫大之启,就是情绪方面的洞察。我自然明白到为什么过去总是备受排斥或遭遇恶待。当我感觉到他们的感受,便开始明白个中缘故;假如我是他们一份子,大概我也有同一表现;既然如此,我不再唾骂他们的行为。唯一可行的事,只有去原谅他们,我于是不再作为愤世嫉俗的自闭人士。

有时我们忘了我们都是人类。我们忘了自己到底是谁,也忘了与其他人的关系。我们忘了我们为什么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们忘了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触摸的、尝到的、闻到的或感觉的一切都是世界赐予我们的礼物。只有当我们认为礼物是其他东西时,它才会以那种方式出现。

所以我们不要论断他人也不要定他人的罪,因为我们自己会成为我们论断的人,变成我们判罪的人。我们只需要知道世界是给我们接收的礼物,我们也是世界接收的礼物。这个理解中就是我们的安宁和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