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倡導 » 自閉倡導者,小心被利用

在過去的時代,家長和專業人士都是自閉活動的焦點。現在隨著新一代的自閉兒成長並尋求表達自己後,潮流正轉向包括自閉人士。

一些很有社會頭腦的人掌握了這個情況,開始利用這些急切想出名、幼稚思想的自閉人士來為她們工作。她們承諾以名譽和關係作為報酬。但不幸的是,大多數自閉人士都無法評估其報酬的價值,也無法利用這些作為自己的優勢。換句話說,這就像把梳子送給禿頂人士一樣。

 

這些人對我們的活動和項目想要什麼?

  • 我們的名字:給大眾留個印象說她們在幫助和包容/包括自閉人士
  • 我們的參與:為她們的活動創建一些多樣性和內容
  • 我們的技能:提供她們需要支付費用的服務
  • 我們的時間:取代其他要付錢的員工

她們如何利用我們免費工作?

  • 公眾演講
  • 公眾表演
  • 在出現在她們的活動
  • 寫文章
  • 做義工

 

最明顯的暴露是堅持:她們越是催促我們去做某件事,我們就應該越懷疑她們的動機。如果她們沒有從中受益,為什麼一直催促我們去做那件事呢?另一個暴露是不尊重:有利用意圖的人通常是看不起自閉人士的;如果我們知道注意哪裡就會很快看透她們。

我經歷過許多被利用和不尊重的案例。舉個例子,一本自閉書的作者訪問我後在自己的書本和倡導活動引用了我為主要的例子,但從來沒有通知我。當我從一個朋友那裡得知此事並寫信抗議,她從未回復我。

另一位作者承諾只需要我提供兩個小時來接受採訪,但採訪後即然發了電子郵件給我要我回答需要好幾個小時才能回答的各種問題。當我告訴她可以從我以前寫過的作品獲取這些答案時,她說自己沒有時間去閱讀我所有的作品。當我拒絕為她免費工作時,她就給我寫了一篇不好聽的評論來形容我,但最終改變主意寫了中性的評論。

儘管我不太情願,一名網站管理員堅持要我為她寫了一篇文章。過後,雖然我不想透露全名,但她堅持要我放英文全名在文章中。有一名活動組織者在我問她可為我組織一項未來活動時避開我,還把我推給另一位家長聊天。

最明顯的例子是一位誦讀困難診所的老闆娘。她為我組織了免費自閉演講,說是可以讓我賣掉我的書,但在演講結束時說謊我接受了她的治療。不幸的是,當時我太震驚了,無法反駁她。

 

如果我們不希望被利用,那就必須注意被利用的跡象並且採取措施保護自己。首先,我們應該堅持對方支付合理的費用或傭金。即使我們是自閉人士,但我們沒有義務要免費説明全部和自閉有關的專案。

其次,我們必須非常有選擇性地挑選合作夥伴。如果對方個人或態度令我們感到不舒服,就拒絕請求。停止與不尊重、控制性強和固執的伴侶一起工作。閱讀關於裝門面(tokenism)的文章,以便更好地評估潛在合作夥伴的真實意圖。

第三,如果我們不是與有正式註冊的慈善機構合作,那就要特別小心。商業機構、社會企業和獨立工作者時常只對賺錢或推銷自己的平臺感興趣。這些團體和人士不需公開披露帳戶,可能會利用我們未察覺到的方法賺錢。例如,社會企業可通過只花部分贊助商的捐款,然後把剩下的錢付給管理員為薪水。

 

最後一點,不要貪圖出名和關係。即使我們得到了適合的關係或有利的名氣,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也不會知道如何好好利用它們。為了「推銷」自己而參加活動可能只會浪費時間,因為行銷工作不是我們的強項。

在我們找到一位願意與我們公平合作、會尊重我們、可被信任和依賴的非自閉夥伴之前,最好只關注自己擅長的領域和好好處理自己的事業。

 

此外,請注意:亞洲的大多數人和自閉組織不實行包容性平等。他們往往假裝體現自己大力支持包容性,但實際上只是利用自閉倡導者來增強他們的包容性憑據。如果你選擇和他們合作,你得準備好一旦自己不再有利用價值(例如他們的活動或媒體採訪之後),他們就會忽視你。

作為給你上報、少量現金或支持的交換,他們可能會把你描繪成一個他們「拯救」的無助、內心困擾或不能受僱的人。誤導性的負面倡導不只會貶低你的個人聲譽,也會損害你的職業聲譽。換句話說,如果你的倡導導致未來的雇主不願僱用你,那麼你所得到的少量幫助或金錢就變得很不值得。

由於非自閉人士往往有隱藏的意圖,而且也很難找到願意用具體的術語解釋政治局勢的非自閉人士,因此即使要以成立已久的機構合作也要保持謹慎。至少先看看他們是如何塑造其他殘疾或自閉人士的,然後決定你是否也想這樣被他們塑造。如果你有顧慮,堅持在出版前審閱以你為相關的倡導材料;如果他們不願意讓你審閱就拒絕被刊登較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