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倡导 » 超越慈善:洽商赋权和创造机会的新协议

当大多数人想要帮助自闭群体时,他们往往倾向于从慈善的角度来考虑。通常大家提出的方法包括提高自闭意识、写书分享个人故事、筹集资金帮助家庭支付治疗费用、以及组织象征性展示包容精神的活动。

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包括那些失去了回馈社会能力的人士),所以慈善是必不可少的。然而,许多有才华和勤奋的人给自己创造了一个不错的生活,所以他们并不真的需要慈善。但是他们被生活情况剥夺了机会,无法发挥潜能为社会作出贡献和实现自己的梦想。

仅仅因为他们出生于贫穷家庭、拥有不同的肤色、信仰不同的宗教、说不同的语言、属于不同的国家、有犯罪记录、使用轮椅、或者有不同的思考思维方式。这些并不意味着他们低人一等或无能;他们只是被剥夺了机会。然而,他们经常被错误地与那些真正需要慈善的人混为一谈。

 

当我们使用慈善的心态时,我们的目标是为那些我们帮助的人的利益而努力工作。我们认为他们在帮助自己方面是不足和无能的,所以我们必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包括规定他们应该帮助自己。这就造成了一种不平等的依赖关系。

当我们使用赋权心态时,我们的目标是为我们帮助的人提供平等的机会。这包括努力容纳他们的个人情况和为任何残疾提供必要的支助。我们认为他们有足够的热情和能力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一旦得到了机会,他们就会找到自己的方式来实现梦想。这就创造了平等的伙伴关系。

自闭倡导者所能做的是大大提高自己倡导质量和创造实际解决方案的能力。我们应该努力证明自己在指导其他自闭人士的能力比神经典型的自闭专家还要强。我们必须做的不能仅仅是演讲、写文章和在社交媒体上发信息。让我们的倡导工作更上一层楼:成为实践而不是纸上谈兵的专家。这样才会被大家认真对待。

我们不需要模仿神经典型专家来掌握行为治疗(ABA),精神病学或其他治疗系统。我们可以选择提供生命指导、儿童教育、成人技能培训等服务。我们也可以运用我们的专业知识解决我们自己的生活问题,然后利用我们的经验以实际的方式帮助其他自闭人士。

 

我已经减少了关于自闭意识的演讲、写作个人经历的书籍、参与包容活动。我意识到这些往往都是基于慈善的心态。我很高兴让年轻一代的自闭人士做这类工作,而我可以通过写这类公开文章来激励和引导他们。

我有能力自己赚钱养父母,所以慈善不是我真正需要的。基于我的优势和经验,我相信对于其他自闭成年人来说,我可以成为一个比大多数神经典型人士更好的生命导师、辅导员和良师益友。有很多成年自闭人士需要有人指导他们如何充分发挥潜力,但却被那些不理解他们、却认为自己理解他们的人忽视或偏离了轨道。

我想和社会达成新的协议。大家帮助我,给我一个机会改善我自己的生活,追求我的梦想。作为交换,我将为像我一样的人提供同样的机会。我寻求的是机会,而不是施舍。

Please click to share to social media请点击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