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倡导 » 接受媒体采访的秘诀

在与媒体沟通时,我们必须小心避免无意中创造出对于自闭人士的负面叙述。无意的遗漏或错误可能会造成职业声誉损害等后果,所以作为受访者的我们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以防止不良的描述。

例如,在TodayOnline出版关于我的文章中,记者没有对我的背景提出足够的问题,从而无法获得准确和全面的讯息。如果记者问的问题太少,作为受访者的我们必须努力检查正在构建的叙述,并帮助填补知识或理解的空缺。

记得要求记者提供联系方式,例如名片。如果我们在采访后意识到我们遗漏了一些讯息或话题,我们仍然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记者,然后发送短信让记者注意到这封邮件。通过支持记者做好他们的工作,我们也在帮助自己得到适当的宣扬。

 

提醒记者为什么某些问题对我们非常敏感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不太在意被描述为“自闭成人”或“患有自闭的成人”。然而,我对于如何形容我的工作经历是很在意的,因为任何对我的就业能力和个人诚信的怀疑都会影响我未来的就业机会。

例如,在文章中:

不准确:我隐瞒了我的诊断。[这意味着欺骗,因此可以被认为是诽谤。]
事实上:工作申请表上并没有要求我声明自己是自闭人士。我只是选择不提这件事。

不完整:我离开是因为第三份工作的压力(那是我做过的最高薪的工作)。
事实上:我是一个间服务中心的负责人之一,该中心每天接待数千名客户。我得管理一个小团队、处理苛刻的客户、并且每天得加班完成繁重的工作量。这是一份自闭人士通常被视为无法承担的工作。

 

同样重要的是,当相关问题没有被问及时,我们要为记者提供额外的背景信息。例如:

  • 另外三份工作是因为他人知道我在电脑科技方面的能力;我不是通过求职获得的。
  • 除了曾在一家小公司被经理和唯一另一位员工搞办公室政治,我在工作中很受欢迎的。当我提出辞职时,同事们试图说服我改变主意。
  • 虽然在第三项工作中我无法做好人际管理的工作,但我主动提出并帮助实施改善工作场所运营的策略性建议。我超越了职责,将工作流程编写成一份80多页的文件,作为每个人都可以遵循的标准操作程序。
  • 我做了八年多的第四份工作,涉及技术支持、心理测量评估和测试研发工作。我离开了公司,开创了自由职业允许我拥有更多时间追求我的愿景和使命。

 

如果记者对自闭/残疾支持不熟悉,我们受访者应该主动提出让自闭社区更有力量的不同的观点。作为例子:

包容性平等:我支持“没包括我们就不能代表我 /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的运动。这把自闭人士视为重要、平等的合作伙伴,共同制定影响他们的政策。

领导能力:我如何证明,即使没有资金和大学学历,自闭人士可以通过领导社区项目来改变社会。

就业能力:我如何证明自闭人士可以被高度聘用。除了全职工作,我也在自由职业中获得了成功,尽管我没有推销服务也能有足够的收入平衡我的生活开支。

个人成长:我如何证明自闭人士可以通过个人的选择和努力培养自力更生的精神和发挥自己的能力。

自闭意识:我刻意打扮得与众不同,以挑战自闭男生都是与社会脱节的书呆子的信念。

自闭倡导: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和大中华区开始自闭倡导工作,以及我是如何积极参与决策和发起社区主导的倡议的;这可以激励年轻一代的自闭倡导者。

隐性自闭人士:适应了主流社会的自闭人士几乎总是选择不被公认自己自闭;只有必须依赖外来支持的自闭人士才公认自己自闭。这误导大众以为全部自闭人士都是有问题的。

 

我建议自闭倡导者们在新闻报道发表之前,要求审查新闻报道的草稿。虽然这不是标准的行业程序,但由于对方可能会因为我们被误解的风险高而迁就。

另一个又用的方法是研读记者过去是如何描述残疾/自闭人士,以及他们个人参与支持弱势群体的历史。同样重要的是要确定采访的背景和叙述(例如询问新闻特写的目的和目的),如果叙述不符合我们的个人信仰,或者对方完全没有采访过残疾/自闭人士,选择不接受采访较安全。

把谈话记录下来作为参考也是一个很好的预防措施,以避免产生任何误解。

 

如果付出了努力但还是收到了负面或不准确的宣传,那我们必须以书面形式向新闻机构和安排采访的团体提供有婉转和客观的反馈。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学习未来采访其他自闭倡导者时如何小心处理。

我认为较不明智的决定是把问题文章上载社交媒体制造大量的负面宣传。当对方觉得自己受到了指责,需要为自己辩护时,这就很难调和了。我们得记得自己的行为也可能促成这个情况发生。因此,我们得保持积极的态度,以保留双赢的解决方案能够发生的可能性。

是的,当我们觉得自己的信任被背叛时,会很容易触发情感。我一直被认为是位不喜欢正面冲突,冷静和理性的人。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最被激怒的情况,令我我无法积极地思考和理性地行动。我是少数没有就业问题的自闭人士之一。低调了13年后,出现在本地报纸上的第一份文章既然把我描绘成很无法正常就业的人。令我更愤怒的是安排采访的自闭组织拒绝对此误导的描述作出任何回应。那天是新加坡自闭倡导黑暗的日子。

 

事情已近发生了—对无法再改变的情况喋喋不休是不值得的。我建议其他自闭倡导者如果遇到这类的情况就跟信任的朋友导师发泄不满,办好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做的机智对策,然后原谅对方的过错,继续只与有真正诚意支持自闭人士的伙伴合作。在情绪平静后,可以写文章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关于该事件的帖子澄清问题和纠正错误观念。

为自闭群体创造改变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而不是短跑。遇到挫折是很常见的,包括来自与自闭群体打交道经验不足的人,以及关于包容的信念有限的人。这样的学习经验不应该阻止我们继续为社区服务,也不应该损害我们与主要合作伙伴的关系。在任何情况下,这些挫折也是创造更积极的认识和理解自闭人士所面临的情况的好机会。

Please click to share to social media请点击分享到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