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 更多文章 ] | 請讀者也參考:自我治療自閉症

我研究地球人不是為了“正常化”自己,融入主流社會。我研究他們是為了更深的解自己、享受我的地球生活和促進世界和平。

多年的努力後,我已經得到了地球人般的待遇。但我仍然有許多方面還得努力改善。在這個文章內,我列出一些至今影響我,而打算改善的困難。

發音:說話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肺、聲帶、咽喉、舌頭和下顎的精密協調合作。我童年時根本沒有能力辦到。因有難以控制我橫膈膜導致我發音微弱。因不正確開合下顎和嘴唇使到我說的不同字體雜亂成一堆,令他人難以理解我所說的話。還好,我在2010年參加的“發音魅力課程”讓我開始理解如何正確地發音和清晰地說話。

 

自言自語:我常常自言自語;特別是制定計劃或在大腦中擺弄物體的時候。我想要找途徑將這些都轉入到腦內,以免驚動別人。

不同的身體語言:我有很奇特的身體語言。例如:我在學習新東西的時候,我會畫出我感受到的觀念的形狀,在腦中寫筆記或用手指操控腦中映出的資料。【從1998年開始,我發展了新的“精神操控系統”,用於組織並操控自我的思想和學習過程。】我希望能想找到一種不打擾到他人的方法。

差勁的精細動作:我的手時常在做精細動作時會震動,使得用筷子夾菜或穿針引線時碰到困難。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口頭言語注意力:我對冗長的言語指示會失去注意。當單詞多得超出了我的注意廣度後,剩下的單詞我都聽不進。幸運的是,如果有人把指示寫下來,我就不必擔心。

一般性健忘:我時常忘記發生過的事情和需要做的任務。我通常依賴筆記和提示品(例如:把橡皮圈捆綁在手機上)幫助提醒我。

社交健忘:除非有深刻的印象,我很容易忘記別人的姓名、背景和生活史。臉譜(Facebook)的確是我的救星!

 

社會禮儀:我在記住社會禮儀方面也有困難。嚴重點說,我認為自己簡直是“社會白癡”。【這可類比電腦白癡,儘管做了練習、給予了指導並且解釋過了,但是仍然不會!】聖誕禮物派發活動帶給我巨大的挑戰:我必須考慮許多因素,比如接受禮物的人,他的社會地位,過去他給過什麼禮物、給我禮物的價值,他是否富有、我在禮物交換中要表現的姿態,等等。同時也要可憐可憐自己的錢包。

領導力:我很難激發不情願的下屬幫我完成工作,但我發現其他人似乎有神奇的方式能克服這些困難。

團隊思維:我有時不明白群體動力的細節,例如:誰是心照不宣的領導、每個成員以及我該扮演扮演什麼角色等等。

傳承的情感紐帶:在我啟動本能之前與他人建立的關係仍然還冷漠,其中包括我與母親的關係。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