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改善-破繭之旅

「自我改善-破繭之旅」是只有1000本限量版的自閉症作品,現已絕版。 [其他書本]

  自閉症 & Self Improvement: My Journey to accept Planet Earth
(點擊圖片可放大)
 

我名叫陳毅雄,廿四歲,一位被診斷屬自閉症譜系的年青人。幾年前我決意把自己的生命改變過來。我不再以情緒為不理性而置之不理,相反,我要盡情深入探討這些經驗。與其把人類視作異形生命,我選擇接受自己的人性身份。當我探索自己內心世界的時候,才慢慢醒覺自己的本能原來一向受自閉症壓制著。

我對世界的知覺,從本來之兩維平面螢屏轉變為三維的立體現實。我培養了本能感應到合宜或不合宜的說話和行動,引導我的群性互動;我的心靈明澈,不再受恐懼纏繞而能作出決定。我從十分抗拒身體接觸,發展至期待緊密的接近可以增長我的社交經驗。更重要的,我發現自己已孕育出親情和連系的感覺,我更多關心著我的家人和朋友。

目睹自己如何跨越自閉症的限制,我渴望把自己的經驗、及個人所體會自閉症人士意識的隱藏特性與眾分享。這不是容易的事—沒有資金和專業人士及機構的支援,我只能赤手空拳去幹。缺乏別人的指引,我只有靠自己的方法。我知道在尋找工作時會受到歧視,也曉得沒有保證我的作品會被人接納或重視;更甚者,此舉有違母親的冀望。我放棄了一份高薪的計算機工作,我選擇了藉分享自閉症來把世界變得更好!

縱使經歷種種失敗和缺乏支持,我不屈不撓出版了兩本自閉症的書籍,建立我的自閉症網站,從事我的自閉症的原創作品,踏足在我從未到過的海外地域。幾經掙扎和犧牲,我以血汗贏取的見識都珍藏此書內,但願它的面世給世界帶來鼓舞。


引言

我生於新加坡的一個貧困的家庭,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我逐漸長大,母親發覺有點不妥,她說話時我不會望向她,只會覆述她所說的話,而且答非所問。我彷佛對她視若無睹,常獨個兒在一旁看書。

家庭醫生不察覺自閉症這回事,認為這些問題會我長大後消聲匿跡。母親估計我可能有某些溝通困難,但因家貧,沒法讓我接受言語治療,又未能進入英語教育課程,給我們接觸專業輔導的機會。不過,她很愛我,把僅有的錢也花費給我購買有益的食物、兒歌錄音帶,並請一位私人英語老師為我補習。

幼稚園的時候,當我哮喘病發作不能上學時,母親便在家指導課業。及上小學,我遭受校內同學欺淩,她嘗試去阻止,又替我向一位老師澄清一些誤會。在母親幫助下,我終於在主流教育系統下畢業,獲得物流學文憑。雖然母親十分盡力協助我處理周邊外在事情,她卻未看到我內心的經歷。她對自閉症沒有認識,時常把我提到與非自閉症同輩一般相比,結果,我就是那般的----太緩慢、太拙手笨足、太輕信別人、也太頑固於自己的想法。

我經常摔破東西,我感受不到她的口頭指示,往往要她重複多遍。我把不恰當的訊息與人分享,不懂得交朋結友或與其他兒童玩耍。我不懂得告訴她發生了甚麼事,見醫生的時候,總是由她解釋我的症狀和醫療問題。

然而,我怎能解釋一些本身不知不覺的事?對那些自己毫不知道可受控制的行為,我怎可以改變它?我怎能做一些自己所不理解的事情?有幸地,我現在有能力覺察到自己的經驗,借著這些感應,我能夠把難以言喻的經驗化成字句,多渴望廿年前母親可以讀到這本書…


樣本圖書預覽:身軀與所處環境

人類對我的限制可說是過份嚴厲;像我這樣的人看來,人類的科技或諒解都是太原始,地球村是個危險地方,人們互相攻擊、爾虞我詐、彼此殺害,為的是爭奪寸土(相對浩瀚的太空)、紙片(金錢)或性伴侶。我感覺好像被放逐到這片隔絕的落後地方,我真正的家應在超越眾星之外。

過去,我一直厭惡身處之外在環境,我討厭那些灰塵、噪音和周圍的醜惡事物,太多細菌和疾病,我的鼻和咽喉流出涕液造成困擾,更甚的是有些疾病是無可救治的(醫療科技仍然落後之故)。

我討厭辦事太慢,人類需要休息、吃飯和養生,為了保養身體!我但願能像一株植物靠光合作用維生、或以電力為本質,用不著花時間進食和如廁。

人類的身體累贅不堪,我擘開雙腿至極限,但動作仍然很慢,我只有雙手雙腳和別的限量部位,它們一旦損毀便無法更換。我的身體部份(譬如眼睛)已勞損了,再過一段時間,我會有困難支配自己的身體,而且變醜,然後死去!真討厭!

人的腦袋要費很長時間來記憶與操作訊息,當我們溝通時,需要把許多資訊擠成文字,看來是那麼落伍而可笑的。我渴望自己能像超級電腦一般迅速和有效率,瞬間同步處理千千萬萬的思考和計算程式,不費吹灰之力以光纖電纜傳遞大量知識,我妙想能把國家圖書館所有藏書儲存於腦袋,不出一分鐘時間學到三種外語。

多麼渴望能揮動一下魔術棒,便解除在我身上所有的人類限制,若果如願的話,超人也會望塵莫及呢!以我這般思維,要能夠接納自己的身體和身處的世界,是我必須面對的一項極大挑戰。

 

主要議題

欠缺物質本能

非自閉症人士有特別一組的本能,我統稱之為「物質本能」, 這種本能可以讓人能夠在三維空間活動自如,予頭腦產生下列經驗:

  1. 外形: 物件的形狀和組織
  2. 質感: 觸摸物件而來的感覺
  3. 品質: 從地心吸力而來產生對物件的感覺
  4. 位置: 物件的所在
  5. 一般行為: 感覺某些物件可能的反應(譬如若玻璃杯掉下則破碎、擲出的棒子會如何墜下…)
  6. 預期行為: 從觀察的情況可感覺某些事情會發生(譬如玻璃杯放在桌子邊沿的險象,感覺它很有可能掉下踫碎,我們對此情況本能地感覺不安,遂把它移至安全位置。)
  7. 軀體覺察力: 對身體位置、狀況和「可行動作」有所覺察。

這種本能是廣泛性的,意思就是說它遍及我們意識層,不管是醒著、在夢中或作幻想,它使我們的日常運作自動化,以致我們不假思索便能進行一些活動,譬如把水倒進杯裏或洗盤子時,用不著去思量雙手該怎樣動作。

欠缺這種特有的本能,我對深淺沒有知覺。每件東西看來都是扁平的,跟照片或電視機畫面一樣。更甚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身體在那裏,也不懂得運用它以改變周圍事物。除非我用眼睛看見物件的所在而作出估計,我不曉得它在相對我身體的那一方, 當我做任何事(譬如用釘書機或斟水),必須用眼睛盯著,一不留神便會出意外。

若非像機械人那般設下程式動作,我經常都不知道該怎樣活動我的身體,我要告訴身體移動多少及朝那方向活動。我不但需要視覺方面的回饋,還要想著完成動作之策略。就是吃魚除骨之事已足夠構成一項大工程,沒有母親(她目睹我的爭戰)出手相助,那挑戰可夠大呢!

再者,物件的反應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謎。我怎麼知道玻璃杯放在桌邊可能弄成意外?我怎會曉得放置刀子時,不應以刀鋒朝向人,以免別人取它時、或它掉下來可能割傷他人?我怎知道用力閉上壁櫥的門可能會使它松脫或撞毀?除非有人對我口頭警告,我如何明白這一切事情。

我認識到自己這些障礙,原因是我已經找回自己的「物質本能」。大約是2003年的某天,我頓然感覺到這個世界有點不一樣,彷佛物件「浮起」或「彈了出來」,整整一個多星期才習慣了這種經驗,包括我現時擁有視覺-聽覺-嗅覺的想像力,也建立了觸體的感覺…


目錄

1.序
2.引言
3.自閉症簡介

迎向挑戰
4.學校生活
5.身軀與所處環境
6.建立關係與人溝通
7.地球的時間與計畫

成長過程
8.向自閉症人士作解釋
9.家庭
10.金錢
11.就業
12.成長

跨越自閉界限
13.發展創意
14.開拓思維空間/介面
15.尋找意義和信任
16.內心治療
17.接納自己
18.心路歷程概覽

其他事項
19.意識介入處理
20.自閉症的將來
21.結語
22.鳴謝
23.實際作用的祈禱
24.生命里程碑

回到本頁頂部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