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內心力量

[ 更多文章 ]

於2008年五月,我參加有關處理壓力的課程。那位語帶溫柔的女輔導員邀請班上學員分享他們如何處理生活中的壓力。正如大多數新加坡的人,沒有人主動回應。我舉起手來,說:『我原是有志到海外演說,激勵人心,但礙於家庭的壓力,我把這抱負放棄了,可是在新加坡卻未能一展所長,在我感到沮喪之際,便背誦「求平安禱文」… 』。

我仍有要說的話,但輔導員已向我致謝,即時論定我是尋求宗教信仰去應付壓力,是一種「內向」方式;她隨即找其他人作答,他們的回應是:

  • 購物
  • 吃巧克力
  • 到戶外緩跑
  • 旅遊
  • 與朋友交談
 

這些活動其實不會帶來任何內省或長久滿足,它們只是把我們真實的感覺抽離自己,徒然掩飾著我們生活中的失意而已。然而,奇怪的是:那位輔導員不但沒有指出其他方法以照亮我們內在的生命,她甚至提到自己也常用類似行動。連負責治療思維紊亂的專業人士竟作如此想,彷佛借著外在活動去分散沮喪是理所當然地的事。有點像汽車修理技師告訴我們:汽車噴出黑煙一事可以置之不理,只須注意周圍美景和朋友談天便可。

假如能讓我有多點說話之餘地,我真想告訴聽眾們:壓力是我們內心對世界情況有所抗拒的徵兆。我們抗拒是因為無法接受此刻的生活景況,我們不接受現在的原因,是由於我們不能信任:自己的生命(小我)能夠完美地在「整全生命(大我)」中展開。因此,處理壓力的第一步:就是要相信「生命」在我們裏面,是幫助我們掌握命運的夥伴;這樣,我們便開始相信「生命」帶來理想的成長,用不著恐懼那不可知的將來,或所面對「生命」中的危難。

我會進一步闡釋這是唯一可行、也是終極的解決方法:對真善美完全透徹並付諸信任,能夠消弭所有沮喪和不滿之經驗。明乎此,我們可以接受現在就是生命的賞賜(the present is our present from life)。試問這種情況下,壓力怎可能出現呢?

 

我認為這題目對自閉症人士尤其重要,他們經常在恐懼和憂慮中生活,承受重大的壓力。二十年來,我自己也曾過著這般黑暗的生涯:這個星球(地球)充滿了不可預期的奇事,危機處處。我無法倚仗任何人,不但由於他們無法瞭解我,而往往難題正是因他們而來。我甚至無法信任自己,畢竟我真是過於駑鈍、緩慢、不夠靈活與機警

【注:主流心理學採用認知行為治療以應付這些「黑暗」經驗。然而,我個人認為現代心理學那種思維方式不一定能解除問題的根源。】

我的母親無法得知我的特殊情形,她堅持要我「集中精神」、快快完成任務、不犯錯誤、曉得常理(common sense)等等,她所要求的程度是我無法達到的。當我免不了失敗的時候,母親便拿我和同伴比較,令我知道她對我不滿:「為什麼人人總是那樣輕而易舉做到,但你卻不能?」我小學的同學欺負我,中學的老師也不瞭解我;無論在現實生活和網上世界,我青少年階段的社交經驗只有受排擠的份兒。

1997年,當我接觸到自由自主和生命目標這些概念後,我開始去瞭解人類的狀況。十一年後,我作了全周邊回轉—懂得放下自己意願,信任生命作主。我認識到生命只是一場宏偉的幻象(Grand Illusion),有如把生命寫在沙灘上:有些人畫出秀麗的文字、有塗上粗鄙之字句、或寫下巧妙的數理方程式,也有人用腳踏出一雙足印。不論那種方式都無關巨集旨,海浪澎湃就把沙灘上的記號沖洗乾淨。

明確來說,我們每個人必須經歷(肉體)死亡大限,地球也有灰飛湮沒終極的一天,歸於宇宙無有,是毫無疑問的,問題只是:這日子將在甚麼時間來到?怎樣出現?


 

與其為這些事發愁,倒不如明白一切儘是雲煙,讓我們不受羈絆,獲得更大的自由。也就是說:我們只要信靠生命,所遭遇的最壞情況也只是肉身死亡而已。倘若我們經常有準備面對死亡,便會時刻準備好好過活。因為,除了我們僅遺留的『生命』意義之外,沒有其他可以留到身後:表達自己和體驗滿足「全我」生命。

有趣的是:假如自閉症人士能信任「生命」本身,他們必不被他人指為「自閉」。自閉症人士的許多症狀是源於違抗「生命此刻」,出於對地球上一切事物的排斥:身體、感覺、心靈、人物、情境、時間… 等。 要是這一切都能挪開,就沒有障礙他們接納眼前的世界,也得以為世界所接納。

可是,自閉症人士要能信任「生命」本身,必須跨越很大的鴻溝,花了我超過十年功夫才可達致。我嘗遍失敗的慘痛經歷、痛苦的抉擇、以及遭受排斥。從不同時間當中點滴經驗積聚,我終於明白了「生命」。我所學的其中一點:就是把事情從各層面觀看。在輔導員說畢一番話後,一位退休軍官分享1960年代在新加坡的日子,並發表了他對生命的看法。以下簡述他大概的意思:

「我每月從政府處收取超過二千元退休金,直到我離世之日為止。你說這樣公平嗎?不公平!但「生命」本身就是不公平。若是公平,我們怎會坐在空調的房間內,而瑪雅人卻慘遭2008年颱風浩劫,現在正面對饑渴和疾病致死的威脅。我們這些活于富裕國家(如:新加坡)的人在空談壓力,也不過指工作壓力;但貧窮國家的人所面對的壓力,卻是為家人覓食充饑的困難!你覺得誰的壓力較大?」

「我曾經目睹新加坡的過去和現在,然而,現今的人沒有這般經歷,我的兒孫把財富和安居樂業的生活視為理所當然的,現在他們投訴戰機演習的聲浪滋擾嬰孩的安寧;試問你寧願是我們國家的空軍戰機滋擾你的寶貝嬰孩、還是讓敵國軍機轟炸我們的房子?」

「你可以每月丟棄一雙簇新名牌皮鞋,我猶記得童年昤,是何等渴望能夠穿上一雙鞋子!你能明白嗎?大概你們全部都不會曉得,因為你們過去從沒有活於赤貧景況裏。」


 

雖然我也能覺察到面對人性(Humanity)掙扎的重大議題,但卻要經過著實體驗之後,此領悟才發展出來。於是,在2007年,我開始實行我個人的「三尊」生活:尊重有需要的人、尊重地球、尊重他人。尊重有需要的人就是善用金錢、尊重地球就是節約用度和生活簡樸、尊重他人就是看透他人的外貌,賞識他們真實的內心。【當我們能夠清楚自己真正本質,瞭解到本身在別人生命中的角色,我們便能夠善視他人之本相。】

縱是我們能夠放下自己的失意,可是別人尚未如此。縱是我們不要掙扎求存,可是別人不會如此。倘若身纏萬貫之富有人家能夠尊重貧窮人的掙扎而過簡樸生活,假如俊美的人能夠尊重其貌不揚者而放棄其華美錦衣,或者才智之士能夠尊重見識淺陋的人避免放言高論,大家在地球的生活將會更愉快。

要接納此刻生命就是內心力量,尊重此刻生命就有內心力量。要知道我們不需要甚麼,有解決自我屏障的辦法,已作死亡的準備;這就是我們內心的力量。

我對那些找尋同伴的自閉症人士有一個提示:假如現實物質世界未能讓我找到許多個人需要,我便從幻想中得到滿足。有些時候我感到孤單沮喪,我會默默地哼著聖詩與天使和唱;有些時候我想到外地旅遊,但我知道無這些金錢可花費,我便幻想自己乘著風飛到遙遠景色如畫的勝地;或想像在美麗的沙灘上與知己悠閒地享受浪潮洗滌身心,數算我們的恩典。善用我們的天賦:這就是我們可以擁有這一切的原因。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