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s  

假裝「正常」模樣

[ 更多文章 ]

地球有異於亞氏保加星球,擁有有限的食物、水、土地、時間和其他資源。資源短缺迫使我們在抉擇時必須作出取捨:一項選擇會使我們放棄無數別的事。而且,我們不能逆轉那些抉擇以更正所作錯誤,或是避免抉擇帶來的後果。

地球人要應付諸般限制,進化出一種「公平」的本能,用以判斷別人。對一些有助他們的人、或看來對社會蠻有貢獻的人,自然會另眼相看。那些沒有這般本領的人,常常被視作寄生蟲,從別人辛勤中取利。

有一些自閉症人士堅持一般人接受其生活方式,不予批判。他們不明白到自己是享用別人付上的代價。他們若要獲得尊重、自由和權利,就應該憑自己賺取,而不是白白要求別人施予。換句話說,就是:

  • 善用知識、技能和人格去贏得別人尊重他們的特質、自由自在選擇所過的生活方式。
  • 覺察到別人為自己所作之付出,設法消除或減輕別人的負擔。

不幸的是,「公平」與「遵循」常常被誤會為等同。我相信循規蹈矩是人類關係的主要關鍵,但公平卻是更基本和長久的要素。換句話說,自閉症人士要得到別人接納,沒有必要模仿同伴。很大程度上,他若能夠予別人支持幫忙,還可能有權不依社會常規。不過,要支取這般社交信貸,聰明的自閉症人士必須知道:

  • 如非絕對必要,不可濫用違規之權利;
  • 避免違反那付出沉重社會代價的規條;
  • 經常保持相當程度社交盈餘,為應急時支取信貸作備用。

 

然而,我相信非自閉症人士也當尊重自閉症的生活方式,以致大家可以和諧共處。環顧自閉症宣導教育的工作(譬如:與同齡友伴共融)的時候,明顯發現許多非自閉症者未能瞭解自閉症文化,於是無意地把他們本身的意念和理想也放諸自閉症人士身上。

  • 為甚麼總是以自閉症人士的弱點(社交技能)和別人比較?而不以他們的強項(實務技術技能)相比?

學習一些稀罕及高增值的事物,豈不是比學習普通事物更好嗎?學習一些令自閉症人士得以投身的事業,豈不是比學習一些無意識的鬧劇更好嗎?

  • 為什麼自閉症人士學習獨立生活被視為非常重要的功課?

誰都知道非自閉人士經常外出吃飯,聘用家傭負責家務。讓自閉兒專心學習如何賺取高收入聘請家務助理及到餐館用膳豈不是更好嗎?

  • 為甚麼學校要強調改善社交技巧去結交朋友?要訓練堅定自信以防衛本身受欺淩豈能幫助自閉兒多少?

把自閉症獨特的特質轉化為有用的個人資產,令他們受到尊重和保護,豈不是更好嗎?幫助自閉症人士制定「社交功用」策略(意指:如何成為社交場合下有用的人),豈不是比背誦社交臺詞去模仿非自閉人士更好嗎?

  • 當自閉症人士覺得與同事合作有困難,又對辦公室政治一竅不通,為什麼許多人仍認為職業生涯是這般重要?

為什麼明知他們極不情願按官僚化、不合邏輯的規則辦事,且抱頑強的意見,卻又使他們成為公司機輪下的一個小配件?若是幫助他們以本身技能服務他人,開設小規模創業當自雇工作或兼職做事,豈不是更好嗎?或指導他們註冊自己的知識產權,收取自創的利潤。

  • 為什麼家長要把辛苦賺來的入息用來把孩子教化「正常」,從不期望甚麼回報?

我看,治療應該含有操練和訓練課堂,所費金錢是要作有效益投資;干預治療應該是長期職業培訓。治療師不應只處理有困難的孩子,而是從培養有潛質的天才著眼,所憑的不是希望,而是信念:相信每個兒童可以過一個服務他人的有意義之生活。


 

我們的教育制度就像大規模生產程式,實現塑造未來「具有經濟價值工作技能」的成年人進入生產勞動力市場,卻忽略了他們所提出「使每個兒童實現盡展所長」的宏旨。所以在學校裏,學生都被教導成為「正常」而不是特出的;倒是特出人物往往會對社會有貢獻呢!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更會如此。

在念高中時,校方和周圍的人要使我成為這反常世界中一個小齒輪。我和他們有不少爭端。在我開始自閉症工作後,分歧的聲音更形憤怒和猛烈。

  1. 你知道你令你的母親擔憂嗎?
  2. 你可以在新加坡找到高薪職位,為何要跑到外地做那些無謂的慈善事業?
  3. 我不在世上你如何生活?你怎樣照顧自己?
  4. 你現在應當去找工作,不然的話,過了28歲就前途渺茫了!
  5. 啊!他不過是個自閉症失業人士而已。

一項最後通牒迫使忍無可忍,我需要在家庭和自閉症事業兩者中作出抉擇。結果是:我只得留在新加坡,全職為五斗米折腰。

陷於這般極端的生命轉捩點上,使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策略。許多自閉症人士提及假裝「正常」的煩惱和痛苦,我也有同感,但目前我的社交技巧和本能已有相當發展,我能夠有所選擇。

除了那些知道我過去的人外,沒有人(包括自閉症專家)會說我患自閉症。當我與人分享經驗時,一旦知道我曾經是個自閉症患者,許多人感到相當訝異。要是我不提到我的著作,而人們沒有在互聯網上搜尋關於我的資料,他們不會看出來。我是否就此適應下來繼續模仿非自閉人士?

為什麼這般下去?因為我不想自閉症成為我生命的重心。與其被稱作「自閉症康復者」,我寧願被稱為改變世界的勵志作家、成功社會企業界、或創意發明家。一個自閉症人士的前途不是只限於自我宣導、 獨立生活及工作賺錢。

 

成就等級

主流意念

我的意念
  1. 婚姻
  2. 獨立生活
  3. 工作賺錢
  4. 自閉症宣導
  5. 學術成就
  6. 能夠適應
  1. 接納人性
  2. 經濟自主
  3. 標竿人生
  4. 世界和平
  5. 乃役於人(以新範式找新方案)
  6. 享受社交生活

我的事例說明:我們都可以靠自學成為電腦奇才,不必靠學者專家來施教。

我的事例也說明:即使我沒有正規的認可資歷(我亦不打算考取這資格),我仍可以影響學術界去進行自閉症的研究。

我的事例也說明:每個人有多方面,成長的路不是只得一條,成功的定義也獨一無二的。

我的事例也說明:我們可以保留別人眼中的弱點,使之化為強項。我們不必限於只有順從或反叛、物質成就或個人生命意義等之兩極選擇;我們也不必執著於一點真理,其實我們是比自己所想像的還要多。

 

我有一個夢…

我夢想有一天:我們都不會把自閉症視為咒詛,倒要視為祝福,因為已找到把它轉化為祝福的途徑。

我夢想有一天:我們都不再有特殊學校,因為我們的教育系統認識到全體學生都各有特殊需要。

我夢想有一天:我們都把一切反歧視的法例都清除,因為根本已沒有需要。

我夢想有一天:我們都不再側重學業成績和物質成就,只重視我們服役于人的意義。

我夢想有一天:所有阻隔人性的樊籬都倒下來,國與國之疆界永遠消弭於無形。

我夢想有一天:沒有人需要工作,我們不必出賣勞力賺取金錢,人類會自由交換高深知識技術,自動調節生存所需,消除貧富懸殊的情況。

我夢想有一天:所有人都擁有世界深藏的知識,人人都為本身的航道掌舵,不必倚靠書本或任何身外機構。

我夢想有一天:我們不必模仿他人;不是為我們的背景和出身自豪,而是同為一族、同一個世界、同一人類。

誠心所願。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