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否自稱為自閉症人士?

drops of water

[ 更多文章 ]

接納『自閉症』的概念不一定是壞事,『自閉症』一詞得以讓雙方都踏出第一步去了解對方;唯有當我們能捐棄自己的堅持,才會懂得放下所接受的事物。

有些人相信你招認的會變成事實,你標籤了誰,無異鼓勵他成了那般模樣。這是歪理!自閉症不是人所想像出來的—無論你承認與否,它已是著實有形態存在那裡,不可能藉否認『自閉症』標籤便把它除去。

有些人說『自閉症』是一個負面的標籤,因為它減弱了人處身社交場合的自信心。不過,當我最初認識『自閉症』時,我感到慶幸自己不是存心「反社會」,知道其他人也有同樣問題,於是我可以尋求協助,以解決自己社交方面的困難。

對我來說,自閉症是一個有用的詞彙,它的魔力在得以躲避那些欺凌我的人及令老師多注意我;或助我入讀一所不必處處討人喜歡的學校;或在我無意犯上社交大忌時,它可能把憤怒轉化為同理心使我得解脫。

 

揭露自閉症之險阻

我曾見有些人建議自閉症人士向同學解釋他們的疾患,這不一定是明智之舉。

十三歲半的古禮就是上述的案例。假設他與同齡孩子在主流學校就讀,大有可能朋友們都不能了解他,古禮亦難以明白敞開自己所牽涉及的情況(由於行政功能失調「executive dysfunction」之故)。不熟悉他的人應當謹慎規勸他找那些可以提供協助的人,而不是讓他自己搜求幫助。

我們對兒童更要加倍謹慎,兒童固然很天真可愛,但亦可以很無情。他們可能視自閉症兒童侵略他們的小族群:「不能合夥的,便要出局,備受指責。老師在場時對你好一些,他/她走了後,你便……。你那麼蠢,量你也不會告發我們的。」只有極少數學校和學生有那般成熟情感,去包容那般歧異。

 

包容自閉症兒童

我相信古禮的老師現在能予他較適當的協助,我作了如下的建議:

不宜訓話:對兒童指令或教訓他們要如何善待自閉症兒童常常會造成反效果。那些孩子會陽奉陰違,在老師面前收歛起來,但背後的抗逆卻更難就逮。

作好榜樣:以身作則善待孩子,使他們同樣對待別人。做一個好老師,要圓融而不用強權。

不偏袒:有些教師傾向過份保護自閉症兒童,徒予人偏袒的印象,並引起嫉妒紛爭。

講故事:用類似醜小鴨的寓言故事,向孩子們引出伏線。避免作長篇大論的教訓,以感情和同理心說出故事去感動他們。說得好,孩子會吸收故事的動人之處,自然而然以關懷和尊重的心去對待自閉症兒童。

讓兒童有所作為:每當危機出現危害到每個人的時候,人們會凝聚起來抵禦。找個機會營造眾人合作,託付自閉症兒童一些其他人不樂意作或做不好的任務—譬如小息時要負責攝影,當孩子們感到每人都有份內的重要事情,他們便會尊重別人,自閉症者亦不例外。

 

我應否隱瞞自閉症?

雖然古禮的問題已不容有新答案,但我很可能予他這樣的回應:

「在你與人談及自閉症前,你最好先向一些成年人徵詢意見,你把某些關於自閉症的具體事實告訴老師,請他幫助你如何處理。假如你感到難以和老師接近,可以請父母或關心你親友代你發言。

一旦你和幫助你的人決定是時候提出自閉症的問題,應首先計劃清楚你可以對班上作甚麼貢獻?為什麼同學要尊重你?我祝福你作的努力,因為凡事都有定時。」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