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自閉症的期望

認識作者 | 服務 | 安排演講事宜 | 常見提問 | 期望

有些人不能完全明白為甚麼我投入自閉症的工作,他們告誡我:「純粹」作自閉症分享是「不切實際」的事,我應該對自閉症兒童提供治療和訓練,人們才會願意支付費用的。不過,我一再聲明不是要「治療」或「訓練」自閉孩童。

經過面對地球生活的艱苦適應,我能得以恢復自己的本能,獲得這無比和罕有的賞賜,我感到有責任和全世界分享這份禮物。我不理睬自我的經濟情況,只是盡力發揚理論、整頓材料、以及爭取認許以達成這目的。我希望能和他人合作,但遭到不同團體和人士的拒絕,包括一些自閉兒的家長。正當我要放棄自閉症宣導時,我在國外取得突破。

不過,縱然我已盡了自己的一切所能,但我還是無法以此自閉宣導謀得生計。沒有出版商願意購買我作品的版權、沒有贊助人願意支付我的開銷。堅持著完成自己的任務也導致自己的家庭關係極為緊張 – 我最終得在家庭關係或自閉症工作做出選擇。經過痛苦掙扎思量,我決定找份全職電腦工作,把自閉症的工作當為嗜好。

 

我尋找工作時理解到「歧視」的意義。當我告訴一些潛在雇主我有自閉症診斷時,他們的態度就立即改變,不太想雇傭我。友善的笑容突然變得尊重但遙遠的表情。具有互動的討論變成一直強調工作需要有好的社交和溝通能力。我在一個非政府組織接受面試時,老實的面試官還感謝我分享我有自閉症,因為她認為我(因社交能力差勁而)不適合在她的團體工作。

我這時才理解到自閉宣導工作已成為我生活的拖累。我決定儘量減少在新加坡的媒體接觸,以避免未來難找工作。我得強調,推掉難得的採訪和紀錄片邀請對我來說是很痛苦。以前我一直期待的機會,現在卻只能眼睜睜地放棄掉。但我做出了妥協,決定維持這個網站以繼續為自閉症社區服務


我不再有以宣導工作改變世界的雄心。我也不想世人把我為自閉患者而忽略了我其他的特徵和成就。我現在自閉症工作的重點是為自閉症社區提供實際的幫助–無論是與特殊兒童的老師分享自閉症,或是指引自閉青年,或是幫助創立聘請自閉人士的公司。我會低調地進行這些計畫,不需讚揚或炫耀。

我也正在寫作第四本書-它將會應用自閉症來探討心靈和生命意義的話題。我現在忙著全職工作和就讀夜間大學,所以我不知道要多久後才能完成寫作。但我期待我這本書將來會像《小王子》和《天地一沙鷗》一樣,激勵百萬世人。希望那時我也不需靠全職工作維持生活,能夠追求開發研究所為人類解決問題的夢想。那時將是我再次接受媒體目光的注意力的時候。

感謝讀者閱我的分享。如果你想提供一些支援,或者想和我聯繫,請與我聯絡。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