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閉社群貢獻

[ 更多文章 ] | 連續自閉正義:新加坡青年將老婆婆推下巴士

有些人問我是否是《像人間地獄》(抱怨自閉人士在新加坡所面臨的困難)網路文章的著者。我告訴他們我沒寫這份文章。如果我是作者,我會應用我真實的姓名,而不是化名。

我想告訴亞倫(文章的作者),雖然他提到了一些合理的觀點,但世界沒有欠我們一份生計。雇主當然沒欠我們一份充分利用我們的能力的工作。學校和大學沒有欠我們的一份教育。即使政府和慈善機構也沒有欠有需要的市民生計。

如果亞倫想要改變情況,就得通過自己努力爭取。也許他可要求反對黨幫助自閉人士爭取福利,或創造新的計畫幫助同志。如果他不能或不願意這樣做,那麼他至少可以在文章內提到一些實用的解決方案。

 

同樣,我相信政府提供更多幫助給自閉人士雖好,但如果一些熱情的公民自行組織一個可持續性的社會企業直接幫助自閉人士將有更好的效果。各國政府和政治家都有自己的關注的重大問題,不一定會優先重視自閉症。

 

成功的關鍵之一是把重點放在我們有能力辦的事情,而不是抱怨世界的各種問題。靜思禱告就表達了這種觀點:『願上帝賜給我寧靜去接受我所不能改變的,給我勇氣去改變我所能改變的,並給我智慧去分辨事物的不同。』
​​讓我們專注我們能力範圍內可做的事。亞倫與我可用一些策略幫助自閉症社區:

1) 自閉症宣導工作

  • 這是最直接能夠影響家長、教師、社工和公眾的方式。它也可以直接影響政治家。
  • 我們得願意做公眾演講;這可是大多數人擁有的巨大心理障礙。
  • 我們公開透露自己的身份;可能會被他人(尤其是雇主)歧視。家庭成員也可能施加壓力,勸我們放棄這個主意。
  • 我們仍然必須找到一份全責工作。即使我們願意到海外工作和擁有幾年的經驗,扣除種種費用後宣導的收入是微不足道。
  • 我們只有有限的資金和資源。贊助商不容易找到,而且她們時常有很多隱含的條件。
  • 我們得願意與他人維持社交網路和組織活動;這都是我們的弱點。
  • 我們可能會被拖入自閉症政治;這會嚴重影響我們的士氣。

2) 成為自閉症組織的志願者

  • 這是一個可以獲得(自閉人士往往缺乏的)工作經驗和實際情境意識的好策略。
  • 我們對社會的影響力很有可能是微不足道的。這可能會嚴重打擊我們的士氣和自豪感。
  • 如果我們要創造重大的改變,我們得願意與他人維持社交網路和組織活動。這絕對不是我們的強項。
  • 我們仍然需要找一份日常工作,並為此兼職。即使自閉症組織提供了一份工作,我們不可能應用大部分時間辦我們喜歡的事務。

3) 成為一位自閉症專家或在相關職業打工:

  • 這是一個他人已嘗試的可行的策略。然而,其他人往往會把要徵求自閉人士的個人意見,而忽略了他的專業資格。
  • 許多自閉症服務假定自閉人士需要他人的幫助來融入主流社會。這可能會令一些自閉人士感到反感。
  • 在自閉症工作這個狹窄的區域會限制個人的潛能和生活經驗。

4) 注重個人發展與成功;在自閉症社區外取得成就

  • 這是一項已被證實的策略;寺格朗丹和許多自閉人士就是這樣成功的。
  • 這種策略提供了為社會做出貢獻的機會。我們所爭取的成就能見證自閉人士的潛力。
  • 此策略可與其他策略結合。很多自閉人士,包括我自己,是這樣進行宣導的。
  • 這種策略是最有可能獲得家人的支持和社會的認可。

我沒有列出建立我們自己的自閉症組織這個選項。幾乎所有向我提出這個主意的自閉人士沒有真正推動他們得計畫。如果他們有採取行動,通常會創建一個小小、持續少於2年的網上論壇。對於渴望成功的創始人,我建議他們嘗試以上策略之一。有了豐富的現實生活與經驗後,我們可能會改變主意和思想。

 

我也想提醒擁有自閉症的讀者:我們往往有執行技能的障礙。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沒有做出良好的長期決策的本能,甚至我們的夢想和意願仍處於發展階段。直到我們獲得更多的現實經驗,跟隨自己的心願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雖然他們不一定知道如何解釋自己的觀點或願意理解我們的計畫,我們的家長和監護人往往有較好的本能。即使他們往往迫使我們接受他們的決定,如果我們特地瞭解他們的推理,這是個明智的選擇。

 

讓我們應用一位自閉青年朋友為例子。他要求按照他的夢想,在美國名牌大學學習城市規劃。他的家庭經濟不錯,但並不富裕。他的父母可能已經注意到,城市規劃是一個冷門的專修科目。在這個行業是較難找到工作,也需要和政治家、居民和經營者等等建立與培養社交關係。此外,他們可花不起超過新幣$250,000的教育開支。 [如果把這筆錢投資在高股息的股票,可獲得約每月收入新幣$1,200,足夠一個居住在新加坡的小家庭生存。​​]

推論我的朋友是最適合自由職業,他們叫他去一家收費低廉的本地大學學習會計。會計師始終是各個團體和企業必須聘請的職業,而卻這行業許多人都自由職業。這對他有利:他不需打份全職工作,也不必採用複雜的社交技巧。以固定的會計規則計算數目肯定難不倒他。

但對我的朋友來說,會計是一份非常枯燥的科目。他不滿沒有機會到海外追隨他的夢想。我告訴他,支付學費帳單的人有權決定如何花這筆錢,如果他以後還是這樣渴望,他仍然可以賺錢來追求他的夢想。以現在的還未經濟獨立情況判斷,跟隨他父母的計畫還是較明智的選擇。

 

他的父母雖然沒有解釋推理,但當我聽到他的故事,我的直覺立刻讓我理解他的父母的想法。這令我想起自己和母親的掙扎。母親堅持一定要我找份全職工作​​,而不是試圖以自閉宣導工作為生。她盡可批評我的工作差勁,我的努力都是浪費青春。我當時認為母親擁有過度消極的態度,而不理睬她。

雖然我的成就了遠遠超出母親的預期,但她的主要論點仍然有理。除非我有豐厚的學歷、足夠財富或生活在一個支持藝術家的西洋大國,我是無法以自閉宣導工作為生。此外,一直不夠錢用又得跟隨贊助商每個心血來潮使到我感受到了沉重的心理代價。

找一份我可容忍的全職工作,而兼職舉辦自閉症宣導工作是個較安全、較少壓力的選擇。現實生活的體驗提供了寶貴的見解,使到我的分享更豐富。我還打算跟隨提升人類發展的夢想,但在這一刻,我目光集中在於做好我的日常工作,學習電子工程學士學位和學習一些外國語言。

在長遠規劃方面,母親比我看得更遠,想得更多。許多自閉青年的父母也如此。雖然我們不喜歡承認自己可作出糟糕的決定,但至少我們可聆聽那些已走過我們的生活路線的前輩。我是以這種精神篇寫這份文章。願原力與你,年輕的絕地武士!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