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閉症」的常見提問

  • 頁可能含有爭議性內容;
  • 純屬毅雄不代表任何機構或其他人
  • 意見或有更改,陳毅雄會按其信念及思維作出修正
  • 文中所用的「他」一詞,只是中文慣用之行文;我絕無意排除女性

認識作者 | 服務 | 安排演講事宜 | 常見提問 | 期望

Controversy begins where acceptance ends





你有多自閉?

我的自閉見於:

  • 童年時代,我不斷向母親覆述問題;
  • 對周圍的一切事物不知所措,了無止境的困惑,包括對自己的情緒感受;
  • 不曉得假想遊戲和友誼的概念;
  • 由新加坡自閉症資源中心作出診斷;
  • 撰寫了兩本關於自己的自閉症經驗的書籍
  • 創造此網站;描述我的經歷和應變策略


你是否喜歡自閉?

自閉是一個孤立、傷痛和受苦的境況,我現在已嚐到多姿多釆、豐盛的人類經驗,我已不想再經歷自閉。

然而,自閉症也是一種恩賜,它奪去那些眾人以為必然的人性經驗,好讓我能更深欣賞這體驗。我仍有保存著一直以來擁有創意和直線系統思維,這有助我從事電腦程式、廣告、策劃、寫作和發明。



你的自閉症是否已痊癒?如何達到?

我認為「痊癒」這個詞有點誤導。我只是有了足夠能力去適應地球生活,於是自閉症不再成為我的問題。

過去,我的生活滿是失敗、孤單和痛苦。當時的我,自我意識 (self-consciousness) 正在發展中,我認為這個世界是墮落、醜陋、不公平和沒有意義的。直到我閱讀了「與神對話」(Conversations with God) 一系列的書以後,我開始接納這世界的真善美和意義。

我決定要跟周圍的人和這個世界連結起來。為了觸及自己的情感,我不惜迎向自己的恐懼和痛苦。當我面臨情感抉擇的矛盾之際,便發現存於內心深層的個體意願 (individual will),它啟發我進一步發展更完整的自我醒覺 (self-awareness),於是,我以此作為據點去了解別人。到了今天,我能夠有足夠信心坦然參與群體生活。

你的經驗可應用在其他自閉人士的身上嗎?

我雖然不能為其他自閉人士說話,但我相信我有很多和他們相同的經驗和難題。我獨特的不同是:

  • 文化:我住在新加坡,體驗了獨特的文化
  • 上學時沒行為問題:我躲過了服藥,診斷,早期療育
  • 學習能力:我有思考能力,能夠反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問題
  • 內在動機:自從青少年時期,我就已決定達到雄心的生命目標
  • 本能突破:我已連結起本身和情感本能,可理解許多非自閉人士的文化


為何沒聽說有其他自閉人士有像你一樣的突破?

我相信這個經驗是存在的。在2009年中,一位臺灣的網友就電郵和我說他是自我診斷自閉症,也有同樣進入立體世界的經歷。在2006年中,有位多動症的美國女士來信說她通過了理解我寫的人類反應預知溝通模式的文章能夠領悟到了人的意圖。

無論是網友或者在新加坡認識的朋友或同事,大多高功能自閉人士因擔心雇主偏見都不打算公開自己的情況。所以,我相信每一個肯公開承認自己為自閉人士,就有至少1萬個不肯公開承認的自閉人士。如果這1萬多人其中之一能夠有像我一樣的突破,他一定悄悄地融入非自閉人士之間。他們哪肯冒險被雇主和發現,和世人分享經驗?這是很遺憾,但也是實際的做法。



其他高功能自閉人士如何能像你一樣也取得突破?

  1. 內在動力:有了目標才能夠鼓起突破障礙的內在動力。雄心的生命目標可提供很大的幫助。
  2. 理論:瞭解自閉症和非自閉人士的世界。可閱讀多娜�威廉姆斯(Temple Grandin),托尼�艾伍德博士(Dr. Tony Attwood ) 和我的網站文章。
  3. 承諾:願意改變自己,擴大生活範圍
  4. 內心探險:瞭解和回應內心最深的動力和恐懼
  5. 外界探險:探險外界以取得經驗和理解


你對自閉症政治持甚麼立場?

如其它群體,自閉症一族也不乏爭拗。其中以「痊癒自閉症」為首要爭議的題目之一。

對不滿的自閉人士而言,支持「痊癒自閉症」表示排斥自閉人士,強迫自閉人士向社會常規就範。有些自閉症者對此作出回應,以「反治療」自居,抗衡那些專家和家長們之「支持療愈」。

有些自閉人士把我歸入「支持療愈」一族而對我作口誅筆伐。不過,我相信雙方都有確實理據,若捲入此等紛爭實在了無意義。我選擇以中立身份,專注向願意聆聽我的人分享我的省思和經驗。



自閉人士該不該期望能夠進入非自閉人士的世界?

進入非自閉人士的世界不一定是好事。知道太多地球人所隱藏的事情會難免感到厭倦。有了情感生活也會有無比的煩惱。生活在普通地球人狹窄的範圍也會造成自己迷失方向,捲入所謂“現實”生活。

所以沒必要的話,我是很願意成為遁世者,離開不必要的煩惱自我修行。 但我進入地球人的生活是因為我有重要的任務在生。 每個人都必須作個選擇,而且每個選擇都有代價。



我們該不該強迫自閉人士社交摻入社交活動?

我認為只要自閉人士不要傷害他人,能夠獨立謀生就行了。他們要怎麼生活是他們的私事,後果也是他們自己承擔。現代社會已能夠接受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例如,同性戀人士。如果也能夠接受自閉人士不喜歡社交的態度是最好的。



你認為該如何教育自閉兒?

對我而言,無論自閉或非自閉兒童,學校是發揮學生本能的培訓中心。最重要的任務該是發展學生的嗜好成為成長後能為生的本領。

在這方面,我不大支持全能全才(well-rounded)的教育方法。我認為教育應該發展長處,讓孩子能夠專門培養自己的長處,成為自己酷愛的專家。我認為能夠成為一兩個範圍的專家好過學了很多科目但只懂半通水(jack of all trades)的常人。如果學生們到了自己科目的局限,需要擴充學習範圍,他們自然而然會去學習。

應用在自閉兒上,我認為學校不需要強調社交及獨立生活這方面。 [而且應該包容社交障礙,讓他們可以減少社交壓力。] 如何發展學生們稱為博士,工程師,建築師,電腦程式師等不大需要社交而又高薪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成為了有名的專家,還不怕找不到好工作? 有了錢,還不怕請不到女傭管家或搬到酒店住宿?

家長是否該無條件接受自閉兒?

父母養育孩子得承擔重責,養育自閉兒更不用說。願意孕育有缺陷的子女的母親,必須有無比勇氣;撫育這名孩子是一份全天候的任務,需要付上長久時間、努力、金錢和愛心。那孩子也必須具很大勇氣,選擇經歷眾人拒斥、感覺差異、以及自閉症所定義的種種後遺症。

如果家長不願意付出此代價,就別接受這個重擔;否則一定會惱恨孩子。如果家長規定孩子一定有所表現,就別接受這個重擔;否則一定會大失望。

但如果家長願意付出代價,就不該後悔或抱怨有個不能實現自己的心願的孩子。

家長該如何管教自閉兒?

我認為家長得選擇一個配合自己性格的管教方式。如果自己時常對他人要求嚴格,就改用嚴格的管教方式。如果性格善良溫順,就該用較溫和的方式。做出選擇後就該維持此方式,保持符合意料的關係和期望。

因為家長得長年累月照顧自閉兒,用不適合自己的管教方式會造成倦怠。如果心情不好而發洩在孩子身上,造成的心理傷害會比用對孩子不恰當的管教還要嚴重。

我本身比較認為應該偏向嚴肅,因為這樣可給機會達到一個很高的目標。但家長不該把自己視為經理,而是該進入發展商的心態。家長得培養自閉兒學習有用的本領,成長後不必有負擔。家長得培養自閉兒發揮自我激動,才能創造獨立思考;否則自閉兒一生一世都得依賴父母作主。如果自閉兒長大後很聽話,但沒有內心世界,這是個沒有意義的勝利。

如果自閉兒長大了不必家長負擔,家長已有一半的勝利。如果能夠過個有意義的生活,那就是勝利的另一半。如果孩子在成人後名有實,但內心只有的煩惱,怨恨和悲傷;那真是多遺憾啊!



現行的自閉症治療程式計畫有何改善之處?

現行的自閉症治療程式計畫都十分昂貴,對家長負擔很重。我相信有需要找些較廉宜的另類服務,倚重較少自閉症專家與持高深訓練資歷之職員。

我也認為常用的自閉症治療程式太注重糾正自閉兒的不良行為,但沒一個長遠的展望。我認為程式也應該包括如何發展自閉兒的長處和嗜好成為未來能應變複雜社會的各種挑戰。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