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治療自閉症:我如何克服了20個主要問題

[ 更多文章 ] | 繼續: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 請讀者也參考:家長自己動手的自閉症治療

自閉兒可不可以通過自我治療減輕自閉症狀呢?對我來說,答案肯定是可以。當然,我智商很高也沒有行為問題創造了對我很有利的條件。

我的困難主要在三個方面:

  • 認知:我在接收感官資訊和控制肢體動作方面有困難。我腦子裏缺乏一些必要的裝置或結構來幫助我應付對大多數人來說根本不是問題的日常生活。

  •  
  • 情感:我在情感的覺察和認知方面有困難,不知道如何表達和對待自己的感受。我感到恐懼,焦慮,厭惡周圍的人,厭惡這個世界。我缺乏做事情的內在動力。

  •  
  • 體驗:我缺乏那些可以幫助我認識自己的處境和周圍環境的實際經驗。自閉症使我在兒童期和青少年期無法獲得對環境的正常體驗,也就無法學到基本的社交和生活技能。
  Passing through the tunnel

已解決的問題

肢體僵硬:我以前不知道我擁有一個軀體,也不知道可以用直覺來控制它。因為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身體‘放鬆’,所以即使我想鬆弛一下,我的身體也還是僵僵的像一段木頭。直到我接受了自己是地球人的幾年後,我才習慣了在自己的身體生活。在2010年7月,我參加了Feldenkrais的工作坊,成功地糾正了不良的身體姿態。

健康問題:我以前曾患兒童期哮喘,咽喉感染和消化不良。我的母親認為是嚴格的飲食管理(如:禁止黏喉嚨,甜,冰冷和含化學藥品的食品)加上每週兩次的游泳課治好了我的哮喘。我是在接受了自己的軀體、習慣了地球生活之後才好了起來的,不再隔幾個星期生一次病。

慢性疲勞:我的慢性疲勞問題既有生理因素也有心理因素。後來我對自己的生活方式做了一些重要的調整。結果,我的慢性疲勞在2010年1月完全消失。

 

決策困難:我過去不明白時間不僅僅是事件發生先後順序的紀錄;它實際上還有個人意義。因缺乏自我感,我那時候不會估計需要多長時間和精力才能完成一件事情。而且對我來說,任何(無論多荒謬的)事情發生的概率都是相等的。直到有一次寫作時,發現故事中的人物都復活了。我根本都不在寫故事,而只是描述發生的事情。在這個寫作的過程中,我明白了人類在地球生活的意義。

不能打斷活動或思考:過去我做事情時不能受他人打斷;否則我會忘記過程的步驟,需要費不少時間探索才能繼續做下去。如果一件事情沒有做完,我就會極為焦慮。這件事就會總是一直在我腦海裏提醒我。而現在,我對於被打斷的情況已經可以應付自如。因內心已經能接受即立即完成每一件事情是根本做不到的,我也不再為做不完的事情感到很難受。

笨手笨腳:我系鞋帶需要不少時間,常常弄灑飲料,還每年搞壞了好幾把雨傘。直到2005年的某一天,我不知道我生活在一個三維的實體世界裏。那時,我開始產生了物理直覺,使到大多數這類的問題都漸漸消失了。

感官敏感:我不喜歡噪音(如:交通或電視噪音),一些味道 (如:特殊的口感或味道)和碰觸(如:別人接觸我的身體)。但我習慣了自己的軀體後,這些問題都已漸漸正常化了。

眼神接觸:我的母親在我小時候就訓練我要面向和我說話的人,但我還是不明白“眼神接觸目”這個概念。我採取的辦法是,在距人眼很近的位置找一個高反差的物體,然後一直盯住它。我的感情本能啟動後,我現在也可以和他人維持眼神。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語義問題:我剛剛開始講話時時常會重複別人的話(即言語模仿症)。小學時,我總是長篇大論地講解我猜測是“正確”的答案。我開始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情感和直覺之後才能走出沒有意義的字體世界,體會生活在地球的意義。

說話問題:我以前不知道講話的目的是為了讓別人聽我說話。我也不知道如何使用膈膜,聲帶,下頜和舌頭。這造成了我很小聲說話。因不知道如何控制嘴唇,我說話時也一直漏風。上中學時,我掌握了嘴唇的控制,但還是時常答非所問。還好我開始演講之後,我改進自己的演示和行銷技巧所作出的努力已解決了大多的語言問題。

客觀思維:由於不懂得自我的存在,也不懂得自己的言行掌握在我手中,我無法從日常經歷中學習。我以為英文寫作的分數是靠運氣(如:我對該話題的熟悉程度)。我沒想到學習文章的結構和風格,還有糾正拼寫和語法錯誤能夠改善分數。後來我寫故事時故事人物復活後我才認識自我的存在,產生了自我認同後,這種情形才有了改變。

發呆+缺乏創造性:我的日常生活就像電腦運行程式;當遇到程式所不認識的意外事件時,我就會發呆,等候干預。後來我讀了一本心理學課本和一本速成學習法書本後,才明白了我其實是有選擇的自由的。這促使我改變了做法,不再坐等,而是主動地去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案。

內在動力:我小時候一心想的就是好好學習,有個好成績,因為這是母親教導我做的。在我讀以上兩本書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有選擇和決定權。有了“選擇”的概念之後,我才開始思考生活的道路應該如何走。自己有了決定權,做事就有了內在的動力。

 

客觀思維:過去我把人們不看作是人,而是看作物體或者是完成一件事情所需的工具。我判斷某些人、團體和親友的親疏遠近,是以他們是否符合我的計畫和要求。我關心的是最終的目標,而無視個人的快樂和福祉。我的觀念在2009年的下半年有了轉變:過程和目標同樣重要。單單為理想奮鬥是不足夠的;生活也要活得快樂和充實。

情感淡漠:我以前不知道我擁有感情。在小學時,我不會恨欺負我的人。我只把他們當著是帶來煩惱的東西,只需要回避就行。在我理解了“選擇”的概念之後,我才明白了這些人是在針對我。那時,我的心才開始感到傷害。但是,儘管我有受傷的感覺,我還是對自己的喜怒哀樂渾然不覺。我的感情仿佛是消失在我心中的一個“黑洞”裏了。但是我有幾次在夜裏突然醒來,毫無緣由地哭了幾分鐘。在2003到06年間,事情有了變化。那段時間我進入了“遲到的青春期”,體驗到了強烈的感情衝擊。隨著我的情感發育成熟,我已經可以通過歌曲和跳舞來自如地表達我的情感。

 

抑鬱:我曾經覺得我渴望的很多東西都無法得到,比如友情、尊重和財富。很多阿斯伯格人士都有這個問題。2002年在軍隊服役期間,我開始用想像的辦法來補償(比如:如果我想去一個海灘享受一下,我就閉上眼睛,想像著自己正在世界上最美麗的海灘上躺著)。這個問題最後是通過Byron Katie的方法徹底解決的。這個方法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獲得幸福和滿足是不需要擁有任何東西的。

焦慮:我以前焦慮情緒很嚴重。對此,我的解決辦法是改變我的信念

自負+排斥:我以前非常排斥周圍人的思想、文化和觀念。我認為我的觀點最正確,總想讓別人都和我一致。很多人因此而疏遠我,認為我太自負。我在做了情感釋放療法和採用Byron Katie的方法之後,這個問題得到了緩解。

缺乏耐心: 我以前總是忙個不停,拼命趕完許多事務。我總是覺得自己的人腦不夠用,無法吸收我需要的所有的知識。我也抱怨自己的軀體無法跟上思維。我盲目地追求遠大的抱負更加惡化了情況。但在2009年的下半年,我決定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最有可能實現的事情上,而不是著眼於最理想的情況。這就瞭解了這個問題。

自我治療的策略

我現在處理問題一般採取下面幾個策略:

1)動機:要想改造自己,首先我必須有一個理由。我必須感到是我自己有這個需要,而且是為了自己受益,而不是為了使別人滿意。

2)認識:我允許自己意識到和承認自己想要改變的問題。然後,我會仔細反省這個問題在過去對自己有哪些正面的和負面的影響,考慮它曾經有過什麼樣的作用,而現在又如何成了我前進路上的障礙。

3)根源:靠著自己的記憶、自我觀察、學習別人的做法、或者自己的頓悟, 我可以找到問題背後的原因以及它發生的模式。

4)解決:我會想辦法繞過問題,或者把它變成我的優勢,或者將它徹底改掉。這個解決方案必須是一勞永逸的或者是可持續的:它必須能夠永久性地和我的生活融為一體。

[ 更多文章 ] | 繼續: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 請讀者也參考:家長自己動手的自閉症治療

新文章
自閉人士的故事寫作與創意
自我治療自閉症
跨出自閉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閉兒的家長也需要輔導
保險公司歧視自閉人士
自閉人士服兵役
自閉症財務計畫及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