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的批判和能力歧視

如果我可回到童年的時光,我會告訴自己不要聽從他人建議我去玩那些我不可能勝出的(神經典型人士的)社會遊戲。相反,我會建議自己去創造不背叛夢想和道德的獨特成功方式。

我的母親偶爾會抱怨我沒有獲得物質成功。她最喜歡拿一位比我年輕的親戚比較:對方可以買一輛汽車(儘管新加坡對汽車抽了昂貴的拍賣稅)和擁有高薪、無壓力和穩定的政府工作。時不時地,報章形容的高成就者吸引到她的目光。她就會與我分享一些人只需要三個小時的睡眠就行了,為什麼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全職工作同時到夜間大學考取文憑呢?我的父親偶爾提醒我“其他人”都已經結婚了,我什麼時候才能給他抱孫子?

人們經常根據膚淺的標准來判斷他人。一個人是不是沒有結婚生子就沒有價值?一個人是不是沒有在享有聲望工作中賺高薪就沒有價值?一個人是不是沒有學校得到好成績或沒有高學歷格就沒有價值?我們這樣判斷自閉人士更加陰險的,因為大家是根據神經典型人士的標準和價值衡量了自閉人士。這就像是以爬樹能力,而不是游泳能力,來判斷魚的成績。

慶祝自閉人才的新聞並沒有幫助,因為他們暗示自閉人士只有在有特殊能力或技能的情況下才能被重視,尤其是那些能夠工作於被社會看好的職業。自閉被認為是失敗者不一定是因為他們不能成功,而是因為他們不符合神經典型人士一般成功的定義。

許多家長關注的一個共同領域是學歷。對於神經典型人士來說,攀登企業階梯的過程的第一步是使用文憑得到一份管理層工作。由於處理辦公室政治是我的弱點,所以管理層工作對我不適合,文憑也不太有用。既然我不願承擔考取學歷的遊戲,沒有錢去玩創業遊戲,也沒有足夠的社交能力去玩企業階梯遊戲,我不得不去找特殊的方式來實現我的目標。

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成人自閉人士也是必須找出自己的成功之路,因為我們的社會根本不知道如何發展自閉人士的潛能。家長們請不要規定自己的孩子必須達到大家公認的成功定義。相反,應該幫助孩子們找到自己的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