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閉症康復與自閉自豪

我已經大幅度擴充自己的經驗和意識超越自閉狀態的限制,大多數人也難以置信我以前得到了自閉症診斷。我已經辦到了許多自閉宣導者聲稱是不可能的:以真實和無壓力的方式進入主流世界。同時,我也保留了自己的自閉意識和自閉特徵。

我將自己的情況稱為“自閉+”,提議自閉社區改變心態:

1) 與其選擇自閉或普通人士的身份,不如同時接納這兩種身份。

2) 把自閉狀態視為一種不同的神經意識模式,而不是一種需要設法治療的疾病。自閉狀態可以許多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其中一些是有利,一些是有害的。

3) 我們不需把自閉狀態當著是個需要和大家炫耀的神聖身份。我們可把自閉狀態視為自己的一小部分(如性別、身高和皮膚顏色)。

4) 與其過度注重自己的自閉診斷或標籤,我們應該解釋我們的技能、才華和知識如何為潛在的雇主和合作夥伴做出重要的貢獻。 我有位朋友說,“推銷自己的技能而不是自己的診斷”。

 

自閉自豪是許多自閉人士對於被他人視為自己有缺陷、下等或不完整的人。這些自閉人士把家長拼命嘗試治癒自閉兒的行為視為設法消除自己的獨特性和忽視自己的身份。 他們認為大家應該無條件地接受自閉人士;自閉人士應該為自己的自閉狀態感到自豪而不是羞恥。

然而,單單只接納自閉意識和身份會使到我們不能進入多樣性的世界。這掩蓋了我們的不足之處,阻止我們不斷努力與世界其他人士接觸。換句話說,我們因此停止改善自己進入主流社會,強求大家得適應我們的特殊需求。在我們現在這個充滿動盪和奮鬥的時代,這種思想為世界和平與團結創造了另一個障礙。

 

身為一個務實的人,我的意見是大家都得面對事實。大多數人應該會同意以下幾點:

1) 具有與主流社會融合的選擇/能力(如找到滿意的工作、成家立業、取得物質上的成就)是一個優勢。

2) 無法與主流社會融合會導致我們得依靠其他人提供錢財上的支援。不過,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的午餐。贊助者通常會限制我們的自由,造成許多挫折。

3) 無法與主流社會融合會導致依靠其他人照顧我們,這樣往往會為他人造成很多痛苦。如果自己有能力選擇的自立,選擇依賴而造成他人生活困難是不道德的。

4) 無論我們對自閉狀態多麼自豪或羞愧,他人將根據我們在主流社會中的適應能力和成就判斷我們。無論我們喜不喜歡,他人將根據我們自己的肢體語言,言語和行為進行判斷。

5) 主流社會是以普通人士為主。作為少數人,自閉人士自然得努力適應多數人。

6) 我們如果能共同努力互相幫助對方,好過一直有爭執和破壞彼此的成就。

7) 相互尊重是我們相互聆聽、共同努力和互利互惠的最基本要求。

8) 同時能夠接觸自閉和普通的意識對我們是有益的,也會令我們的生活更加豐富。

 

我認為最有利於自閉人士的選擇是主動接觸和接納主流社會。自閉宣導者也可通過關注自閉社區以外發生的事情,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來幫助世界,讓自己的宣導工作與主流社會關注的話題更加有相關。

如果自閉人士處理了自己的內心創傷和疼痛以及生物醫學問題,從而可得到很大的幫助。這樣可有精神和自信掌握自己的生活。

直到在我們能夠允許自己超越與走出自閉狀態的限制,世界將無法看到我們真正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