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

這一位滿腦子幻想、滿懷知識的教授,
口中盡是你所不願意聽的說話;
他的話只能說出給自己聽,因為別的聽眾都溜了。

這樣子的教授真苦啊,
但我不知道:除此以外,我可以是甚麼!
說話是唯一讓我能夠肯定自己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做些甚麼!
除此以外,我別無其他事可作!

人們因此對我敬而遠之,
恐怕我述說自己的怪論?
擔心我以無關宏旨的事實覆沒他們?
人們對我視若無睹、聽而不聞,
我的嗓門愈來愈大,他們更加倍置之不理。
最後,我也只能漠視他們。

 

這證人,他目睹一切。

作為證人的我只是在夢遊,沒有時間和空間的觀念,
我信步走過這奇特的實況;
「自己是誰」我不知道?
我仍在夢中。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了

 

我的內心世界為我獨尊。我是創造它的人,只有我創造的東西能在這裏存在。

現實不能否決我,人們無可駁斥我;
縱是邏輯也詆賴不來。

一個只有我在獨居,
其他人沒法能夠看得到的世界;
因此,我就是我。

 

情緒離我很遠,
人們的世界像影子,盡是虛幻。
一個個「不知名的移動物體」,
來往往來從事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卻要我追隨他們的規條,
我既無別的更佳選擇,只得嘗試就範。

我真失敗,我永遠無法作好表現。
我永遠不能做到他們所要求的地步:
不是太粗心,就是太慢、太欠缺常識。

可是人們總是期望我達成那不可能的事,
除了再嘗試和一再失敗以外,我還能作甚麼?

 

從另一個遠方世界,一個我所來自的純資訊世界,
一個只有邏輯和數據的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臉孔的世界,只有數據介面;
沒有感情,有的只是數據結連;
沒有關係,只有數據關聯;
一個不存在恨和愛的世界。

任何事物的解說都是邏輯分明、也有工整的定義,
一切都是那般簡單明確,(那兒)有無窮無盡知識的資料庫,
我多麼渴望能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