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安全模式內

“安全模式”這個概念是我用來描述關閉所有非必要的活動和計畫以專注于生存。這像烏龜遇到危險時躲進龜殼一樣。當我們感到不知所措並被周圍發生的事淹沒時,我們會盡可能孤立自己。

從我童年開始有記憶時,自己就和大多數自閉人士一樣一直處於安全模式。我周圍的世界大部分都是自己無法理解的,但是能理解的部分告訴了我:

  • 世界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唯一的目標是儘量避免痛苦。
  • 世界是邪惡的:在這個強者為勝的世界裡,弱者始終會被消滅。大家都為了爭取生還而受苦。
  • 世界是虛假的:大家都拒絕接受真相,並試圖也把我捲入他們的虛偽心態。
  • 世界是醜陋的:人類不斷地破壞地球;除了躲避我們也沒有任何好辦法。

閱讀人類歷史後,加上自己對佛教有了非常膚淺的理解,只能加強我這些信念。被欺淩、被排斥和被命令去做痛苦的事不斷地證實了我的信念。我看不到人類有救贖的價值,也不要承認自己屬於人類。我想逃離地球,回到我真正的家。

許多人不認為內心世界是重要的;自己把重點放在物質和有形的外在世界上。自閉人士所經歷的慢性疲勞和感官問題被視為無關緊要、情緒被視為不合理、夢想被視為不切實際、以及靈性體驗被視為幻覺。自閉人士抗拒改變自己的生活常被視為缺乏意志力或者精神缺陷。

對於可把自己的內心世界視為比外在世界還要更“真實”的自閉人士來說,這類思想後患無窮。在沒有真正的朋友的情況下,我只有自己。在無法理解如何處理情感的情況下,我只有邏輯。在沒有我能夠信任的感官的情況下,我只有想像力。在沒有認知有屬於自己的身體的情況下,我沒有一個可住宿的現實。為什麼大家還不能理解我為何處一直看起來處在自己的世界裡?

陷入安全模式的自閉人士花費了所有的精力試圖生存下來,並且無法支出精力注重其他事務如個人衛生和尋找有意義的工作。在解決根本原因之前,推動自閉人士改變生活往往只會導致挫折和不愉快。

用邏輯來解釋情況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為我有了自己的邏輯體系,會排除了其他競爭的邏輯闖入。我的思維也已經過於依賴邏輯了,使用更多的邏輯只會使我失去平衡。幸運的是,我沒服用精神藥物。這些只會處理外在症狀和產生依賴性,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我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方式。我所需要的不是身體、思想、情感或行為層次,而是靈性層次。我需要掌握生命的意義和我自己的生命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