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指導的優點

現有為成年自閉人士的服務少得令人吃驚。進入成年階段的人都得面對一系列的新挑戰,包括就業和親密關係;社會也不再輕易寬容不恰當的行為。

許多富有的家長選擇把自閉孩子隱藏在家裡。不太富有的家長經常施加壓力要孩子從事任何可以賺取收入的工作。這兩種方法都會削弱自閉潛能,並為自閉人士創造不愉快的生活。

生命指導員可以幫助自閉青年過渡到成年期,指導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利基。與積累了許多情緒包袱的家長和保持隔開關係的專業人員不同,生命指導員保持著密切的個人關係。生命指導員的角色是提供正面影響和指導的好好夥伴,包括成為個案的個人和社交生活的一部分。

我也能幫助緩解自閉人士和親人之間的緊張關係。神經典型的家長和自己的自閉兒往往有許多不同的分歧和衝突。自閉人士通常難以大多人士可接受的方式提倡自己的需求,而大多人也無法以自閉人士理解的邏輯方式表達自己的觀點。能夠同時看到這兩個觀點的我可以幫助制定一個雙方都同意的雙贏解決方案。

實際生活的問題如擁有個好工作和獨立生活等是大多家長的優先事項;他們尤其擔心自己過世後孩子將會如何過活。然而,他們的成年自閉兒往往有了無憂無慮的態度。我可幫助雙方表達想法、感受和關注。通過相互瞭解,雙方最終可找到相互尊重的方式。

被不合理的社交需求圍繞著,被困於無法適應他人的自閉成人往往覺得自己生活痛苦,毫無意義。這導致缺乏生命動力和想逃離世界的欲望。痛苦和寂寞互相滋養對方;自閉人士有鄰人擔心的自殺風險也不足為奇。我可幫助自閉人士探索自己的夢想、熱情和創造力,讓他們重新認識生命中的意義,讓自己重新走入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