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選擇做生命指導

我在成為青少年時希望能和一位我信任的人建立深層、持久的交情,但那時我生活只有想要主宰和控制我的權威人物。我希望一位有經驗和智慧的人可和我分享如何克服我所面臨挑戰,而不是母親一直不斷嘮叨我該服從主流社會的期望。我想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創作可使用哪種方法達到成功,而理解為何它們為何一定會失敗。

我想認識的世界是好的、美的、有意義的、真實的。但是每天看到世界是邪惡、醜陋、無意義和虛假的。我想知道,我希望能夠信任我周圍的世界,而不是一直要防範危險和騷擾。我希望能找到代表自己的希望和意義的小明星,不是被告知我長大後毫無選擇得參加一個噁心的老鼠賽跑,直到我變成一位沮喪的老人為止。

現在我已成長了,掙扎過了,並且克服了萬難。我已經準備好自己去幫助新一代的自閉人士。我將成為他們的指導者,向他們顯示向自己的小明星前進的道路,同時也面對生活在地球上的實際問題。

除了找心理師和職業治療師之外,大多數成年自閉人士沒有其他方法獲得指導。即使這些專家具有經驗豐富和高素質的培訓,通常與客戶每週接觸不超過一小時。他們可能對自閉人士每一刻的掙扎也沒有深刻的個人理解。如果想得到深層、持久的變化,找來一位曾經歷過類似人生經歷的優質生活命導員是個明智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