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 更多文章 ] | 请读者也参考:自我治疗自闭症

我研究地球人不是为了“正常化”自己,融入主流社会。我研究他们是为了更深的解自己、享受我的地球生活和促进世界和平。

多年的努力后,我已经得到了地球人般的待遇。但我仍然有许多方面还得努力改善。在这个文章内,我列出一些至今影响我,而打算改善的困难。

发音:说话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肺、声带、咽喉、舌头和下颚的精密协调合作。我童年时根本没有能力办到。因有难以控制我横膈膜导致我发音微弱。因不正确开合下颚和嘴唇使到我说的不同字体杂乱成一堆,令他人难以理解我所说的话。还好,我在2010年参加的“发音魅力课程”让我开始理解如何正确地发音和清晰地说话。

 

自言自语:我常常自言自语;特别是制定计划或在大脑中摆弄物体的时候。我想要找途径将这些都转入到脑内,以免惊动别人。

不同的身体语言:我有很奇特的身体语言。例如:我在学习新东西的时候,我会画出我感受到的观念的形状,在脑中写笔记或用手指操控脑中映出的资料。【从1998年开始,我发展了新的“精神操控系统”,用于组织并操控自我的思想和学习过程。】我希望能想找到一种不打扰到他人的方法。

差劲的精细动作:我的手时常在做精细动作时会震动,使得用筷子夹菜或穿针引线时碰到困难。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口头言语注意力:我对冗长的言语指示会失去注意。当单词多得超出了我的注意广度后,剩下的单词我都听不进。幸运的是,如果有人把指示写下来,我就不必担心。

一般性健忘:我时常忘记发生过的事情和需要做的任务。我通常依赖笔记和提示品(例如:把橡皮圈捆绑在手机上)帮助提醒我。

社交健忘:除非有深刻的印象,我很容易忘记别人的姓名、背景和生活史。脸谱(Facebook)的确是我的救星!

 

社会礼仪:我在记住社会礼仪方面也有困难。严重点说,我认为自己简直是“社会白痴”。【这可类比电脑白痴,尽管做了练习、给予了指导并且解释过了,但是仍然不会!】圣诞礼物派发活动带给我巨大的挑战:我必须考虑许多因素,比如接受礼物的人,他的社会地位,过去他给过什么礼物、给我礼物的价值,他是否富有、我在礼物交换中要表现的姿态,等等。同时也要可怜可怜自己的钱包。

领导力:我很难激发不情愿的下属帮我完成工作,但我发现其他人似乎有神奇的方式能克服这些困难。

团队思维:我有时不明白群体动力的细节,例如:谁是心照不宣的领导、每个成员以及我该扮演扮演什么角色等等。

传承的情感纽带:在我激活本能之前与他人建立的关系仍然还冷漠,其中包括我与母亲的关系。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