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内心力量

[ 更多文章 ]

于2008年五月,我参加有关处理压力的课程。那位语带温柔的女辅导员邀请班上学员分享他们如何处理生活中的压力。正如大多数新加坡的人,没有人主动响应。我举起手来,说:『我原是有志到海外演说,激励人心,但碍于家庭的压力,我把这抱负放弃了,可是在新加坡却未能一展所长,在我感到沮丧之际,便背诵「求平安祷文」… 』。

我仍有要说的话,但辅导员已向我致谢,实时论定我是寻求宗教信仰去应付压力,是一种「内向」方式;她随即找其它人作答,他们的响应是:

  • 购物
  • 吃巧克力
  • 到户外缓跑
  • 旅游
  • 与朋友交谈
 

这些活动其实不会带来任何内省或长久满足,它们只是把我们真实的感觉抽离自己,徒然掩饰着我们生活中的失意而已。然而,奇怪的是:那位辅导员不但没有指出其它方法以照亮我们内在的生命,她甚至提到自己也常用类似行动。连负责治疗思维紊乱的专业人士竟作如此想,彷佛借着外在活动去分散沮丧是理所当然地的事。有点像汽车修理技师告诉我们:汽车喷出黑烟一事可以置之不理,只须注意周围美景和朋友谈天便可。

假如能让我有多点说话之余地,我真想告诉听众们:压力是我们内心对世界情况有所抗拒的征兆。我们抗拒是因为无法接受此刻的生活景况,我们不接受现在的原因,是由于我们不能信任:自己的生命(小我)能够完美地在「整全生命(大我)」中展开。因此,处理压力的第一步:就是要相信「生命」在我们里面,是帮助我们掌握命运的伙伴;这样,我们便开始相信「生命」带来理想的成长,用不着恐惧那不可知的将来,或所面对「生命」中的危难。

我会进一步阐释这是唯一可行、也是终极的解决方法:对真善美完全透彻并付诸信任,能够消弭所有沮丧和不满之经验。明乎此,我们可以接受现在就是生命的赏赐(the present is our present from life)。试问这种情况下,压力怎可能出现呢?


 

我认为这题目对自闭症人士尤其重要,他们经常在恐惧和忧虑中生活,承受重大的压力。二十年来,我自己也曾过着这般黑暗的生涯:这个星球(地球)充满了不可预期的奇事,危机处处。我无法倚仗任何人,不但由于他们无法了解我,而往往难题正是因他们而来。我甚至无法信任自己,毕竟我真是过于驽钝、缓慢、不够灵活与机警

【注:主流心理学采用认知行为治疗以应付这些「黑暗」经验。然而,我个人认为现代心理学那种思维方式不一定能解除问题的根源。】

我的母亲无法得知我的特殊情形,她坚持要我「集中精神」、快快完成任务、不犯错误、晓得常理(common sense)等等,她所要求的程度是我无法达到的。当我免不了失败的时候,母亲便拿我和同伴比较,令我知道她对我不满:「为什么人人总是那样轻而易举做到,但你却不能?」我小学的同学欺负我,中学的老师也不了解我;无论在现实生活和网上世界,我青少年阶段的社交经验只有受排挤的份儿。

1997年,当我接触到自由自主和生命目标这些概念后,我开始去了解人类的状况。十一年后,我作了全周边回转—懂得放下自己意愿,信任生命作主。我认识到生命只是一场宏伟的幻象(Grand Illusion),有如把生命写在沙滩上:有些人画出秀丽的文字、有涂上粗鄙之字句、或写下巧妙的数理方程式,也有人用脚踏出一双足印。不论那种方式都无关宏旨,海浪澎湃就把沙滩上的记号冲洗干净。

明确来说,我们每个人必须经历(肉体)死亡大限,地球也有灰飞湮没终极的一天。归于宇宙无有,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只是:这日子将在甚么时间来到?怎样出现?


 

与其为这些事发愁,倒不如明白一切尽是云烟,让我们不受羁绊,获得更大的自由。也就是说:我们只要信靠生命,所遭遇的最坏情况也只是肉身死亡而已。倘若我们经常有准备面对死亡,便会时刻准备好好过活。因为,除了我们仅遗留的『生命』意义之外,没有其它可以留到身后:表达自己和体验满足「全我」生命。

有趣的是:假如自闭症人士能信任「生命」本身,他们必不被他人指为「自闭」。自闭症人士的许多症状是源于违抗「生命此刻」,出于对地球上一切事物的排斥:身体、感觉、心灵、人物、情境、时间… 等。 要是这一切都能挪开,就没有障碍他们接纳眼前的世界,也得以为世界所接纳。

可是,自闭症人士要能信任「生命」本身,必须跨越很大的鸿沟,花了我超过十年功夫才可达致。我尝遍失败的惨痛经历、痛苦的抉择、以及遭受排斥。从不同时间当中点滴经验积聚,我终于明白了「生命」。我所学的其中一点:就是把事情从各层面观看。在辅导员说毕一番话后,一位退休军官分享1960年代在新加坡的日子,并发表了他对生命的看法。以下简述他大概的意思:

「我每月从政府处收取超过二千元退休金,直到我离世之日为止。你说这样公平吗?不公平!但「生命」本身就是不公平。若是公平,我们怎会坐在空调的房间内,而玛雅人却惨遭2008年台风浩劫,现在正面对饥渴和疾病致死的威胁。我们这些活于富裕国家(如:新加坡)的人在空谈压力,也不过指工作压力;但贫穷国家的人所面对的压力,却是为家人觅食充饥的困难!你觉得谁的压力较大?」

「我曾经目睹新加坡的过去和现在,然而,现今的人没有这般经历,我的儿孙把财富和安居乐业的生活视为理所当然的,现在他们投诉战机演习的声浪滋扰婴孩的安宁;试问你宁愿是我们国家的空军战机滋扰你的宝贝婴孩、还是让敌国军机轰炸我们的房子?」

「你可以每月丢弃一双簇新名牌皮鞋,我犹记得童年昤,是何等渴望能够穿上一双鞋子!你能明白吗?大概你们全部都不会晓得,因为你们过去从没有活于赤贫景况里。


 

虽然我也能觉察到面对人性(Humanity)挣扎的重大议题,但却要经过着实体验之后,此领悟才发展出来。于是,在2007年,我开始实行我个人的「三尊」生活:尊重有需要的人、尊重地球、尊重他人。尊重有需要的人就是善用金钱、尊重地球就是节约用度和生活简朴、尊重他人就是看透他人的外貌,赏识他们真实的内心。【当我们能够清楚自己真正本质,了解到本身在别人生命中的角色,我们便能够善视他人之本相。】

纵是我们能够放下自己的失意,可是别人尚未如此。纵是我们不要挣扎求存,可是别人不会如此。倘若身缠万贯之富有人家能够尊重贫穷人的挣扎而过简朴生活,假如俊美的人能够尊重其貌不扬者而放弃其华美锦衣,或者才智之士能够尊重见识浅陋的人避免放言高论,大家在地球的生活将会更愉快。

要接纳此刻生命就是内心力量,尊重此刻生命就有内心力量。要知道我们不需要甚么,有解决自我屏障的办法,已作死亡的准备;这就是我们内心的力量。

我对那些找寻同伴的自闭症人士有一个提示:假如现实物质世界未能让我找到许多个人需要,我便从幻想中得到满足。有些时候我感到孤单沮丧,我会默默地哼着圣诗与天使和唱;有些时候我想到外地旅游,但我知道无这些金钱可花费,我便幻想自己乘着风飞到遥远景色如画的胜地;或想象在美丽的沙滩上与知己悠闲地享受浪潮洗涤身心,数算我们的恩典。善用我们的天赋:这就是我们可以拥有这一切的原因。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