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s  

假装「正常」模样

[ 更多文章 ]

地球有异于亚氏保加星球,拥有有限的食物、水、土地、时间和其它资源。资源短缺迫使我们在抉择时必须作出取舍:一项选择会使我们放弃无数别的事。而且,我们不能逆转那些抉择以更正所作错误,或是避免抉择带来的后果。

地球人要应付诸般限制,进化出一种「公平」的本能,用以判断别人。对一些有助他们的人、或看来对社会蛮有贡献的人,自然会另眼相看。那些没有这般本领的人,常常被视作寄生虫,从别人辛勤中取利。

有一些自闭症人士坚持一般人接受其生活方式,不予批判。他们不明白到自己是享用别人付上的代价。他们若要获得尊重、自由和权利,就应该凭自己赚取,而不是白白要求别人施予。换句话说,就是:

  • 善用知识、技能和人格去赢得别人尊重他们的特质、自由自在选择所过的生活方式。
  • 觉察到别人为自己所作之付出,设法消除或减轻别人的负担。

不幸的是,「公平」与「遵循」常常被误会为等同。我相信循规蹈矩是人类关系的主要关键,但公平却是更基本和长久的要素。换句话说,自闭症人士要得到别人接纳,没有必要模仿同伴。很大程度上,他若能够予别人支持帮忙,还可能有权不依社会常规。不过,要支取这般社交信贷,聪明的自闭症人士必须知道:

  • 如非绝对必要,不可滥用违规之权利;
  • 避免违反那付出沉重社会代价的规条;
  • 经常保持相当程度社交盈余,为应急时支取信贷作备用。

 

然而,我相信非自闭症人士也当尊重自闭症的生活方式,以致大家可以和谐共处。环顾自闭症倡导教育的工作(譬如:与同龄友伴共融)的时候,明显发现许多非自闭症者未能了解自闭症文化,于是无意地把他们本身的意念和理想也放诸自闭症人士身上。

  • 为甚么总是以自闭症人士的弱点(社交技能)和别人比较?而不以他们的强项(实务技术技能)相比?

学习一些稀罕及高增值的事物,岂不是比学习普通事物更好吗?学习一些令自闭症人士得以投身的事业,岂不是比学习一些无意识的闹剧更好吗?

  • 为什么自闭症人士学习独立生活被视为非常重要的功课?

谁都知道非自闭人士经常外出吃饭,聘用家佣负责家务。让自闭儿专心学习如何赚取高收入聘请家务助理及到餐馆用膳岂不是更好吗?

  • 为甚么学校要强调改善社交技巧去结交朋友?要训练坚定自信以防卫本身受欺凌岂能帮助自闭儿多少?

把自闭症独特的特质转化为有用的个人资产,令他们受到尊重和保护,岂不是更好吗?帮助自闭症人士制定「社交功用」策略(意指:如何成为社交场合下有用的人),岂不是比背诵社交台词去模仿非自闭人士更好吗?

  • 当自闭症人士觉得与同事合作有困难,又对办公室政治一窍不通,为什么许多人仍认为职业生涯是这般重要?

为什么明知他们极不情愿按官僚化、不合逻辑的规则办事,且抱顽强的意见,却又使他们成为公司机轮下的一个小配件?若是帮助他们以本身技能服务他人,开设小规模创业当自雇工作或兼职做事,岂不是更好吗?或指导他们注册自己的知识产权,收取自创的利润。

  • 为什么家长要把辛苦赚来的入息用来把孩子教化「正常」,从不期望甚么回报?

我看,治疗应该含有操练和训练课堂,所费金钱是要作有效益投资;干预治疗应该是长期职业培训。治疗师不应只处理有困难的孩子,而是从培养有潜质的天才着眼,所凭的不是希望,而是信念:相信每个儿童可以过一个服务他人的有意义之生活。


 

我们的教育制度就像大规模生产程序,实现塑造未来「具有经济价值工作技能」的成年人进入生产劳动力市场,却忽略了他们所提出「使每个儿童实现尽展所长」的宏旨。所以在学校里,学生都被教导成为「正常」而不是特出的;倒是特出人物往往会对社会有贡献呢!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更会如此。

在念高中时,校方和周围的人要使我成为这反常世界中一个小齿轮。我和他们有不少争端。在我开始自闭症工作后,分歧的声音更形愤怒和猛烈。

  1. 你知道你令你的母亲担忧吗?
  2. 你可以在新加坡找到高薪职位,为何要跑到外地做那些无谓的慈善事业?
  3. 我不在世上你如何生活?你怎样照顾自己?
  4. 你现在应当去找工作,不然的话,过了28岁就前途渺茫了!
  5. 啊!他不过是个自闭症失业人士而已。

一项最后通牒迫使忍无可忍,我需要在家庭和自闭症事业两者中作出抉择。结果是:我只得留在新加坡,全职为五斗米折腰。

陷于这般极端的生命转折点上,使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策略。许多自闭症人士提及假装「正常」的烦恼和痛苦,我也有同感,但目前我的社交技巧和本能已有相当发展,我能够有所选择。

除了那些知道我过去的人外,没有人(包括自闭症专家)会说我患自闭症。当我与人分享经验时,一旦知道我曾经是个自闭症患者,许多人感到相当讶异。要是我不提到我的著作,而人们没有在互联网上搜寻关于我的数据,他们不会看出来。我是否就此适应下来继续模仿非自闭人士?

为什么这般下去?因为我不想自闭症成为我生命的重心。与其被称作「自闭症康复者」,我宁愿被称为改变世界的励志作家、成功社会企业界、或创意发明家。一个自闭症人士的前途不是只限于自我倡导、 独立生活及工作赚钱。


 

成就等级

主流意念

我的意念
  1. 婚姻
  2. 独立生活
  3. 工作赚钱
  4. 自闭症倡导
  5. 学术成就
  6. 能够适应
  1. 接纳人性
  2. 经济自主
  3. 标竿人生
  4. 世界和平
  5. 乃役于人(以新范式找新方案)
  6. 享受社交生活

我的事例说明:我们都可以靠自学成为电脑奇才,不必靠学者专家来施教。

我的事例也说明:即使我没有正规的认可资历(我亦不打算考取这资格),我仍可以影响学术界去进行自闭症的研究。

我的事例也说明:每个人有多方面,成长的路不是只得一条,成功的定义也独一无二的。

我的事例也说明:我们可以保留别人眼中的弱点,使之化为强项。我们不必限于只有顺从或反叛、物质成就或个人生命意义等之两极选择;我们也不必执着于一点真理,其实我们是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多。

 

我有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都不会把自闭症视为咒诅,倒要视为祝福,因为已找到把它转化为祝福的途径。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都不再有特殊学校,因为我们的教育系统认识到全体学生都各有特殊需要。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都把一切反歧视的法例都清除,因为根本已没有需要。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都不再侧重学业成绩和物质成就,只重视我们服役于人的意义。

我梦想有一天:所有阻隔人性的樊篱都倒下来,国与国之疆界永远消弭于无形。

我梦想有一天:没有人需要工作,我们不必出卖劳力赚取金钱,人类会自由交换高深知识技术,自动调节生存所需,消除贫富悬殊的情况。

我梦想有一天:所有人都拥有世界深藏的知识,人人都为本身的航道掌舵,不必倚靠书本或任何身外机构。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不必模仿他人;不是为我们的背景和出身自豪,而是同为一族、同一个世界、同一人类。

诚心所愿。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