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否自称为自闭症人士?

drops of water

[ 更多文章 ]

接纳『自闭症』的概念不一定是坏事,『自闭症』一词得以让双方都踏出第一步去了解对方;唯有当我们能捐弃自己的坚持,才会懂得放下所接受的事物。

有些人相信你招认的会变成事实,你标签了谁,无异鼓励他成了那般模样。这是歪理!自闭症不是人所想象出来的—无论你承认与否,它已是着实有形态存在那里,不可能藉否认『自闭症』标签便把它除去。

有些人说『自闭症』是一个负面的标签,因为它减弱了人处身社交场合的自信心。不过,当我最初认识『自闭症』时,我感到庆幸自己不是存心「反社会」,知道其它人也有同样问题,于是我可以寻求协助,以解决自己社交方面的困难。

对我来说,自闭症是一个有用的词汇,它的魔力在得以躲避那些欺凌我的人及令老师多注意我;或助我入读一所不必处处讨人喜欢的学校;或在我无意犯上社交大忌时,它可能把愤怒转化为同理心使我得解脱。

 

揭露自闭症之险阻

我曾见有些人建议自闭症人士向同学解释他们的疾患,这不一定是明智之举。

十三岁半的古礼就是上述的案例。假设他与同龄孩子在主流学校就读,大有可能朋友们都不能了解他,古礼亦难以明白敞开自己所牵涉及的情况(由于行政功能失调「executive dysfunction」之故)。不熟悉他的人应当谨慎规劝他找那些可以提供协助的人,而不是让他自己搜求帮助。

我们对儿童更要加倍谨慎,儿童固然很天真可爱,但亦可以很无情。他们可能视自闭症儿童侵略他们的小族群:「不能合伙的,便要出局,备受指责。老师在场时对你好一些,他/她走了后,你便……。你那么蠢,量你也不会告发我们的。」只有极少数学校和学生有那般成熟情感,去包容那般歧异。

 

包容自闭症儿童

我相信古礼的老师现在能予他较适当的协助,我作了如下的建议:

不宜训话:对儿童指令或教训他们要如何善待自闭症儿童常常会造成反效果。那些孩子会阳奉阴违,在老师面前收敛起来,但背后的抗逆却更难就逮。

作好榜样:以身作则善待孩子,使他们同样对待别人。做一个好老师,要圆融而不用强权。

不偏袒:有些教师倾向过份保护自闭症儿童,徒予人偏袒的印象,并引起嫉妒纷争。

讲故事:用类似丑小鸭的寓言故事,向孩子们引出伏线。避免作长篇大论的教训,以感情和同理心说出故事去感动他们。说得好,孩子会吸收故事的动人之处,自然而然以关怀和尊重的心去对待自闭症儿童。

让儿童有所作为:每当危机出现危害到每个人的时候,人们会凝聚起来抵御。找个机会营造众人合作,托付自闭症儿童一些其它人不乐意作或做不好的任务—譬如小息时要负责摄影,当孩子们感到每人都有份内的重要事情,他们便会尊重别人,自闭症者亦不例外。

 

我应否隐瞒自闭症?

虽然古礼的问题已不容有新答案,但我很可能予他这样的响应:

「在你与人谈及自闭症前,你最好先向一些成年人征询意见,你把某些关于自闭症的具体事实告诉老师,请他帮助你如何处理。假如你感到难以和老师接近,可以请父母或关心你亲友代你发言。

一旦你和帮助你的人决定是时候提出自闭症的问题,应首先计划清楚你可以对班上作甚么贡献?为什么同学要尊重你?我祝福你作的努力,因为凡事都有定时。」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