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自闭症的期望

认识作者 | 服务 | 安排演讲事宜 | 常见提问 | 期望

有些人不能完全明白为甚么我投入自闭症的工作,他们告诫我:「纯粹」作自闭症分享是「不切实际」的事,我应该对自闭症儿童提供治疗和训练,人们才会愿意支付费用的。不过,我一再声明不是要「治疗」或「训练」自闭孩童。

经过面对地球生活的艰苦适应,我能得以恢复自己的本能,获得这无比和罕有的赏赐,我感到有责任和全世界分享这份礼物。我不理睬自我的经济情况,只是尽力发扬理论、整顿材料、以及争取认许以达成这目的。我希望能和他人合作,但遭到不同团体和人士的拒绝,包括一些自闭儿的家长。正当我要放弃自闭症倡导时,我在国外取得突破。

不过,纵然我已尽了自己的一切所能,但我还是无法以此自闭倡导谋得生计。没有出版商愿意购买我作品的版权、没有赞助人愿意支付我的开销。坚持着完成自己的任务也导致自己的家庭关系极为紧张 – 我最终得在家庭关系或自闭症工作做出选择。经过痛苦挣扎思量,我决定找份全职电脑工作,把自闭症的工作当为嗜好。

 

我寻找工作时理解到「歧视」的意义。当我告诉一些潜在雇主我有自闭症诊断时,他们的态度就立即改变,不太想雇佣我。友善的笑容突然变得尊重但遥远的表情。具有互动的讨论变成一直强调工作需要有好的社交和沟通能力。我在一个非政府组织接受面试时,老实的面试官还感谢我分享我有自闭症,因为她认为我(因社交能力差劲而)不适合在她的团体工作。

我这时才理解到自闭倡导工作已成为我生活的拖累。我决定尽量减少在新加坡的媒体接触,以避免未来难找工作。我得强调,推掉难得的采访和纪录片邀请对我来说是很痛苦。以前我一直期待的机会,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放弃掉。但我做出了妥协,决定维持这个网站以继续为自闭症社区服务。

 

我不再有以倡导工作改变世界的雄心。我也不想世人把我为自闭患者而忽略了我其他的特征和成就。我现在自闭症工作的重点是为自闭症社区提供实际的帮助–无论是与特殊儿童的老师分享自闭症,或是指引自闭青年,或是帮助创立聘请自闭人士的公司。我会低调地进行这些计划,不需赞扬或炫耀。

我也正在写作第四本书-它将会应用自闭症来探讨心灵和生命意义的话题。我现在忙着全职工作和就读夜间大学,所以我不知道要多久后才能完成写作。但我期待我这本书将来会像《小王子》和《天地一沙鸥》一样,激励百万世人。希望那时我也不需靠全职工作维持生活,能够追求开发研究所为人类解决问题的梦想。那时将是我再次接受媒体目光的注意力的时候。

感谢读者阅我的分享。如果你想提供一些支援,或者想和我联系,请与我联络。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