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闭社群贡献

[ 更多文章 ] | 连续自闭正义:新加坡青年将老婆婆推下巴士

有些人问我是否是《像人间地狱》(抱怨自闭人士在新加坡所面临的困难)网络文章的著者。我告诉他们我没写这份文章。如果我是作者,我会应用我真实的姓名,而不是化名。

我想告诉亚伦(文章的作者),虽然他提到了一些合理的观点,但世界没有欠我们一份生计。雇主当然没欠我们一份充分利用我们的能力的工作。学校和大学没有欠我们的一份教育。即使政府和慈善机构也没有欠有需要的市民生计。

如果亚伦想要改变情况,就得通过自己努力争取。也许他可要求反对党帮助自闭人士争取福利,或创造新的计划帮助同志。如果他不能或不愿意这样做,那么他至少可以在文章内提到一些实用的解决方案。

 

同样,我相信政府提供更多帮助给自闭人士虽好,但如果一些热情的公民自行组织一个可持续性的社会企业直接帮助自闭人士将有更好的效果。各国政府和政治家都有自己的关注的重大问题,不一定会优先重视自闭症。

 

成功的关键之一是把重点放在我们有能力办的事情,而不是抱怨世界的各种问题。静思祷告就表达了这种观点:『愿上帝赐给我宁静去接受我所不能改变的,给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并给我智慧去分辨事物的不同。』

让我们专注我们能力范围内可做的事。亚伦与我可用一些策略帮助自闭症社区:

1) 自闭症倡导工作

  • 这是最直接能够影响家长、教师、社工和公众的方式。它也可以直接影响政治家。
  • 我们得愿意做公众演讲;这可是大多数人拥有的巨大心理障碍。
  • 我们公开透露自己的身份;可能会被他人(尤其是雇主)歧视。家庭成员也可能施加压力,劝我们放弃这个主意。
  • 我们仍然必须找到一份全责工作。即使我们愿意到海外工作和拥有几年的经验,扣除种种费用后倡导的收入是微不足道。
  • 我们只有有限的资金和资源。赞助商不容易找到,而且她们时常有很多隐含的条件。
  • 我们得愿意与他人维持社交网络和组织活动;这都是我们的弱点。
  • 我们可能会被拖入自闭症政治;这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士气。

2) 成为自闭症组织的志愿者

  • 这是一个可以获得(自闭人士往往缺乏的)工作经验和实际情境意识的好策略。
  • 我们对社会的影响力很有可能是微不足道的。这可能会严重打击我们的士气和自豪感。
  • 如果我们要创造重大的改变,我们得愿意与他人维持社交网络和组织活动。这绝对不是我们的强项。
  • 我们仍然需要找一份日常工作,并为此兼职。即使自闭症组织提供了一份工作,我们不可能应用大部分时间办我们喜欢的事务。

3) 成为一位自闭症专家或在相关职业打工:

  • 这是一个他人已尝试的可行的策略。然而,其他人往往会把要征求自闭人士的个人意见,而忽略了他的专业资格。
  • 许多自闭症服务假定自闭人士需要他人的帮助来融入主流社会。这可能会令一些自闭人士感到反感。
  • 在自闭症工作这个狭窄的区域会限制个人的潜能和生活经验。

4) 注重个人发展与成功;在自闭症社区外取得成就

  • 这是一项已被证实的策略;寺格朗丹和许多自闭人士就是这样成功的。
  • 这种策略提供了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机会。我们所争取的成就能见证自闭人士的潜力。
  • 此策略可与其他策略结合。很多自闭人士,包括我自己,是这样进行倡导的。
  • 这种策略是最有可能获得家人的支持和社会的认可。

我没有列出建立我们自己的自闭症组织这个选项。几乎所有向我提出这个主意的自闭人士没有真正推动他们得计划。如果他们有采取行动,通常会创建一个小小、持续少于2年的网上论坛。对于渴望成功的创始人,我建议他们尝试以上策略之一。有了丰富的现实生活与经验后,我们可能会改变主意和思想。

 

我也想提醒拥有自闭症的读者:我们往往有执行技能的障碍。这意味着,我们可能没有做出良好的长期决策的本能,甚至我们的梦想和意愿仍处于发展阶段。直到我们获得更多的现实经验,跟随自己的心愿可能不是个好主意。

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观点或愿意理解我们的计划,我们的家长和监护人往往有较好的本能。即使他们往往迫使我们接受他们的决定,如果我们特地了解他们的推理,这是个明智的选择。

 

让我们应用一位自闭青年朋友为例子。他要求按照他的梦想,在美国名牌大学学习城市规划。他的家庭经济不错,但并不富裕。他的父母可能已经注意到,城市规划是一个冷门的专修科目。在这个行业是较难找到工作,也需要和政治家、居民和经营者等等建立与培养社交关系。此外,他们可花不起超过新币$250,000的教育开支。 [如果把这笔钱投资在高股息的股票,可获得约每月收入新币$1,200,足够一个居住在新加坡的小家庭生存。​​]

推论我的朋友是最适合自由职业,他们叫他去一家收费低廉的本地大学学习会计。会计师始终是各个团体和企业必须聘请的职业,而却这行业许多人都自由职业。这对他有利:他不需打份全职工作,也不必采用复杂的社交技巧。以固定的会计规则计算数目肯定难不倒他。

但对我的朋友来说,会计是一份非常枯燥的科目。他不满没有机会到海外追随他的梦想。我告诉他,支付学费账单的人有权决定如何花这笔钱,如果他以后还是这样渴望,他仍然可以赚钱来追求他的梦想。以现在的还未经济独立情况判断,跟随他父母的计划还是较明智的选择。

 

他的父母虽然没有解释推理,但当我听到他的故事,我的直觉立刻让我理解他的父母的想法。这令我想起自己和母亲的挣扎。母亲坚持一定要我找份全职工作​​,而不是试图以自闭倡导工作为生。她尽可批评我的工作差劲,我的努力都是浪费青春。我当时认为母亲拥有过度消极的态度,而不理睬她。

虽然我的成就了远远超出母亲的预期,但她的主要论点仍然有理。除非我有丰厚的学历、足够财富或生活在一个支持艺术家的西洋大国,我是无法以自闭倡导工作为生。此外,一直不够钱用又得跟随赞助商每个心血来潮使到我感受到了沉重的心理代价。

找一份我可容忍的全职工作,而兼职举办自闭症倡导工作是个较安全、较少压力的选择。现实生活的体验提供了宝贵的见解,使到我的分享更丰富。我还打算跟随提升人类发展的梦想,但在这一刻,我目光集中在于做好我的日常工作,学习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和学习一些外国语言。

在长远规划方面,母亲比我看得更远,想得更多。许多自闭青年的父母也如此。虽然我们不喜欢承认自己可作出糟糕的决定,但至少我们可聆听那些已走过我们的生活路线的前辈。我是以这种精神篇写这份文章。愿原力与你,年轻的绝地武士!

[ 更多文章 ]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