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闭症」的常见提问

  • 本页可能含有争议性内容
  • 纯属毅雄不代表任何机构或其它人
  • 意见或有更改,陈毅雄会按其信念及思维作出修正
  • 文中所用的「他」一词,只是中文惯用之行文;我绝无意排除女性

认识作者 | 服务 | 安排演讲事宜 | 常见提问 | 期望

Controversy begins where acceptance ends






你有多自闭?

我的自闭见于:

  • 童年时代,我不断向母亲覆述问题;
  • 对周围的一切事物不知所措,了无止境的困惑,包括对自己的情绪感受;
  • 不晓得假想游戏和友谊的概念;
  • 由新加坡自闭症资源中心作出诊断;
  • 撰写了两本关于自己的自闭症经验的书籍
  • 创造此网站;描述我的经历和应变策略


你是否喜欢自闭?

自闭是一个孤立、伤痛和受苦的境况,我现在已尝到多姿多釆、丰盛的人类经验,我已不想再经历自闭。

然而,自闭症也是一种恩赐,它夺去那些众人以为必然的人性经验,好让我能更深欣赏这体验。我仍有保存着一直以来拥有创意和直线系统思维,这有助我从事电脑程序、广告、策划、写作和发明。



你的自闭症是否已痊愈?如何达到?

我认为「痊愈」这个词有点误导。我只是有了足够能力去适应地球生活,于是自闭症不再成为我的问题。

过去,我的生活满是失败、孤单和痛苦。当时的我,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正在发展中,我认为这个世界是堕落、丑陋、不公平和没有意义的。直到我阅读了「与神对话」一系列的书以后,我开始接纳这世界的真善美和意义。

我决定要跟周围的人和这个世界连结起来。为了触及自己的情感,我不惜迎向自己的恐惧和痛苦。当我面临情感抉择的矛盾之际,便发现存于内心深层的个体意愿 (individual will),它启发我进一步发展更完整的自我醒觉 (self-awareness),于是,我以此作为据点去了解别人。到了今天,我能够有足够信心坦然参与群体生活。

你的经验可应用在其它自闭人士的身上吗?

我虽然不能为其它自闭人士说话,但我相信我有很多和他们相同的经验和难题。我独特的不同是:

  • 文化:我住在新加坡,体验了独特的文化
  • 上学时没行为问题:我躲过了服药,诊断,早期疗育
  • 学习能力:我有思考能力,能够反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问题
  • 内在动机: 自从青少年时期,我就已决定达到雄心的生命目标
  • 本能突破:我已连结起本身和情感本能,可理解许多非自闭人士的文化


为何没听说有其它自闭人士有像你一样的突破?

我相信这个经验是存在的。在2009年中,一位台湾的网友就电邮和我说他是自我诊断自闭症,也有同样进入立体世界的经历。在2006年中,有位多动症的美国女士来信说她通过了理解我写的人类反应预知沟通模式的文章能够领悟到了人的意图。

无论是网友或者在新加坡认识的朋友或同事,大多高功能自闭人士因担心雇主偏见都不打算公开自己的情况。所以,我相信每一个肯公开承认自己为自闭人士,就有至少1万个不肯公开承认的自闭人士。如果这1万多人其中之一能够有像我一样的突破,他一定悄悄地融入非自闭人士之间。他们哪肯冒险被雇主和发现,和世人分享经验?这是很遗憾,但也是实际的做法。



其它高功能自闭人士如何能像你一样也取得突破?

  1. 内在动力:有了目标才能够鼓起突破障碍的内在动力。雄心的生命目标可提供很大的帮助。
  2. 理论:了解自闭症和非自闭人士的世界。可阅读多娜�威廉姆斯(Temple Grandin),托尼�艾伍德博士(Dr. Tony Attwood ) 和我的网站文章。
  3. 承诺:愿意改变自己,扩大生活范围
  4. 内心探险:了解和回应内心最深的动力和恐惧
  5. 外界探险:探险外界以取得经验和理解


你对自闭症政治持甚么立场?

如其它群体,自闭症一族也不乏争拗。其中以「痊愈自闭症」为首要争议的题目之一。

对不满的自闭人士而言,支持「痊愈自闭症」表示排斥自闭人士,强迫自闭人士向社会常规就范。有些自闭症者对此作出回应,以「反治疗」自居,抗衡那些专家和家长们之「支持疗愈」。

有些自闭人士把我归入「支持疗愈」一族而对我作口诛笔伐。不过,我相信双方都有确实理据,若卷入此等纷争实在了无意义。我选择以中立身份,专注向愿意聆听我的人分享我的省思和经验。



自闭人士该不该期望能够进入非自闭人士的世界?

进入非自闭人士的世界不一定是好事。知道太多地球人所隐藏的事情会难免感到厌倦。有了情感生活也会有无比的烦恼。生活在普通地球人狭窄的范围也会造成自己迷失方向,卷入所谓“现实”生活。

所以没必要的话,我是很愿意成为遁世者,离开不必要的烦恼自我修行。 但我进入地球人的生活是因为我有重要的任务在生。 每个人都必须作个选择,而且每个选择都有代价。



我们该不该强迫自闭人士社交掺入社交活动?

我认为只要自闭人士不要伤害他人,能够独立谋生就行了。他们要怎么生活是他们的私事,后果也是他们自己承担。现代社会已能够接受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例如,同性恋人士。如果也能够接受自闭人士不喜欢社交的态度是最好的。



你认为该如何教育自闭儿?

对我而言,无论自闭或非自闭儿童,学校是发挥学生本能的培训中心。最重要的任务该是发展学生的嗜好成为成长后能为生的本领。

在这方面,我不大支持全能全才(well-rounded)的教育方法。我认为教育应该发展长处,让孩子能够专门培养自己的长处,成为自己酷爱的专家。我认为能够成为一两个范围的专家好过学了很多科目但只懂半通水(jack of all trades)的常人。如果学生们到了自己科目的局限,需要扩充学习范围,他们自然而然会去学习。

应用在自闭儿上,我认为学校不需要强调社交及独立生活这方面。 [而且应该包容社交障碍,让他们可以减少社交压力。] 如何发展学生们称为博士,工程师,建筑师,电脑程序员等不大需要社交而又高薪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成为了有名的专家,还不怕找不到好工作? 有了钱,还不怕请不到女佣管家或搬到酒店住宿?



家长是否该无条件接受自闭儿?

父母养育孩子得承担重责,养育自闭儿更不用说。愿意孕育有缺陷的子女的母亲,必须有无比勇气;抚育这名孩子是一份全天候的任务,需要付上长久时间、努力、金钱和爱心。那孩子也必须具很大勇气,选择经历众人拒斥、感觉差异、以及自闭症所定义的种种后遗症。

如果家长不愿意付出此代价,就别接受这个重担;否则一定会恼恨孩子。如果家长规定孩子一定有所表现,就别接受这个重担;否则一定会大失望。

但如果家长愿意付出代价,就不该后悔或抱怨有个不能实现自己的心愿的孩子。



家长该如何管教自闭儿?

我认为家长得选择一个配合自己性格的管教方式。如果自己时常对他人要求严格,就改用严格的管教方式。如果性格善良温顺,就该用较温和的方式。做出选择后就该维持此方式,保持符合意料的关系和期望。

因为家长得长年累月照顾自闭儿,用不适合自己的管教方式会造成倦怠。如果心情不好而发泄在孩子身上,造成的心理伤害会比用对孩子不恰当的管教还要严重。

我本身比较认为应该偏向严肃,因为这样可给机会达到一个很高的目标。但家长不该把自己视为经理,而是该进入发展商的心态。家长得培养自闭儿学习有用的本领,成长后不必有负担。家长得培养自闭儿发挥自我激动,才能创造独立思考;否则自闭儿一生一世都得依赖父母作主。如果自闭儿长大后很听话,但没有内心世界,这是个没有意义的胜利。

如果自闭儿长大了不必家长负担,家长已有一半的胜利。如果能够过个有意义的生活,那就是胜利的另一半。如果孩子在成人后名有实,但内心只有的烦恼,怨恨和悲伤;那真是多遗憾啊!



现行的自闭症治疗程序计划有何改善之处?

现行的自闭症治疗程序计划都十分昂贵,对家长负担很重。我相信有需要找些较廉宜的另类服务,倚重较少自闭症专家与持高深训练资历之职员。

我也认为常用的自闭症治疗程序太注重纠正自闭儿的不良行为,但没一个长远的展望。我认为程序也应该包括如何发展自闭儿的长处和嗜好成为未来能应变复杂社会的各种挑战。

新文章
自闭人士的故事写作与创意
自我治疗自闭症
跨出自闭症的一大步
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自闭人士服兵役
自闭症财务计划及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