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自闭儿的家长也需要辅导

当人们问起我如何走出自闭,我通常会为他们做一个比喻:小孩被困在装有两扇铁门的银行金库里。经过多番努力,孩子的父母破解了密码,打开了第一扇大门。遗憾的是,第二所大门是由内开启的—他们的小孩必须自己破解密码,挣脱出来。

大多数人将精力放在第一扇门上,他们寻找各种方法,比如生物医学治疗,特殊食疗,职业治疗,语言训练和行为矫治(ABA)。他们从没注意到第二扇门的存在。而它正是我的自闭分享所关注的重心。

在2010年初,我在晚宴上与一些自闭青少年的父母一起分享了我的想法。他们接受了我的比喻。但是,一旦我提到治疗自闭的关键在于自闭人士排斥地球生活的心态,他们立刻失去兴趣。

 

我解释说,拒绝在地球上生活的人士需要强有力的理由才会改变立场。毕竟,人类从古到今都一直表现了很多残暴、可怕的行为。有清醒的大脑的人为何踏入饿虎的巨笼,成为饿虎的下一顿美餐?

所以如果要自闭儿打开第二扇大门,他必须首先认识到地球生活是美好、完美和充满意义的。这样,他才能诚心诚意的为自己的理想服务。实现这个理想的推动力将引导他与周围的人形成成熟的情感纽带。

愤世嫉俗的父母们不断厌恶幼稚单纯、强调挣钱养家糊口的必要性、显示自己有惩罚自闭儿的能力、引述苦难俗世的例子,这只会更进一步孤立孩子。这样的父母并没有意识到自闭儿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活在地球上。人生在世,便和死亡与伤痛相伴。生而不愿为人,死亦无所畏惧。

 

然而,当这些父母奋力将话题转移到企业因为我宣称有自闭症谱系障碍而拒绝为我投保,我知道他们的心已离我远去。

我提议说说,我小时候经验到得无意识状态。几句话后,父亲突然打断了我,要求我解释为什么我处于这种状态。我告诉他我不知道,因为这仅仅是我的经验。他面色阴郁,“这难以接受,如果你是在谈论治疗的话。我需要原因。

我意识到这些父母并不对自闭状态的本质或经验抱有任何兴趣。他们只想要治愈妙法。如果我有一台能把自闭儿脑中的一切自闭成分都吸尽的吸尘器,他们肯定会马上向我高价定购。当然,我可提供不了这种方案!所以即使我正探索着实在与世界意识的本性,他们对我想要传达的信息无动于衷。

 

我遇到的一些家长和我分享他们孩子未来生活的蓝图。他们有明确规范的治疗计划,肯定能够让自闭儿走出“自闭阴霾”。他们已指定好小孩在学校将学习的科目,将发展的兴趣,将从事的职业或家族企业。如果自闭儿没有跟从这些指定的路标或符合他们的标准,那么就表示小孩太过差劲或太过固执。这样不只浪费了他们的一番苦心,也令他们丢脸。

如果有提到孩子的感受、梦想或选择,他们总是以非常压抑的态度形容。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如孩子是他们描绘自己理想杰作的新画布,而画布不准作出任何反抗。

如今,我相当快就可辨别出这种父母。他们占据超过80%的谈话时间,一直告诉我如何治疗自己的自闭儿。他们早已有了全部的答案—他们仅仅想要看到我点头认同他们的看法。

我相信有不少自闭人士就是因被这种态度激怒才激烈的反对治疗自闭状态。我有时想反驳他们:“与其治疗自闭儿,不如还是治疗自己的负面态度。

 

父母啊,请听听自闭人士的内心话。请体谅他们厌恶被当做一块空画布、一个无名小卒或一株需仔细修建的盆景!请理解他们的雄心抱负被鄙为荒诞的白日梦,他们试图做出决定被鄙为愚蠢的选择,他们艰难的斗争被鄙为顽固不化!

请感受一下被最亲密的人试图除去自我的恐惧。请感受他们想要拥有自己的生命、发展自我的欲望。请允许他们跨出你的影子,超越你的思想。

只有如此,自闭儿才能发育完全,拥有打开第二扇门的自信心。这就是我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