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的批判和能力歧视

如果我可回到童年的时光,我会告诉自己不要听从他人建议我去玩那些我不可能胜出的(神经典型人士的)社会游戏。相反,我会建议自己去创造不背叛梦想和道德的独特成功方式。

我的母亲偶尔会抱怨我没有获得物质成功。她最喜欢拿一位比我年轻的亲戚比较:对方可以买一辆汽车(尽管新加坡对汽车抽了昂贵的拍卖税)和拥有高薪、无压力和稳定的政府工作。时不时地,报章形容的高成就者吸引到她的目光。她就会与我分享一些人只需要三个小时的睡眠就行了,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全职工作同时到夜间大学考取文凭呢?我的父亲偶尔提醒我“其他人”都已经结婚了,我什么时候才能给他抱孙子?

人们经常根据肤浅的标准来判断他人。一个人是不是没有结婚生子就没有价值?一个人是不是没有在享有声望工作中赚高薪就没有价值?一个人是不是没有学校得到好成绩或没有高学历格就没有价值?我们这样判断自闭人士更加阴险的,因为大家是根据神经典型人士的标准和价值衡量了自闭人士。这就像是以爬树能力,而不是游泳能力,来判断鱼的成绩。

庆祝自闭人才的新闻并没有帮助,因为他们暗示自闭人士只有在有特殊能力或技能的情况下才能被重视,尤其是那些能够工作于被社会看好的职业。自闭被认为是失败者不一定是因为他们不能成功,而是因为他们不符合神经典型人士一般成功的定义。

许多家长关注的一个共同领域是学历。对于神经典型人士来说,攀登企业阶梯的过程的第一步是使用文凭得到一份管理层工作。由于处理办公室政治是我的弱点,所以管理层工作对我不适合,文凭也不太有用。既然我不愿承担考取学历的游戏,没有钱去玩创业游戏,也没有足够的社交能力去玩企业阶梯游戏,我不得不去找特殊的方式来实现我的目标。

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成人自闭人士也是必须找出自己的成功之路,因为我们的社会根本不知道如何发展自闭人士的潜能。家长们请不要规定自己的孩子必须达到大家公认的成功定义。相反,应该帮助孩子们找到自己的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