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歧视自闭人士

从童年时期到现在,我身体健康并未入院。我就读于主流学校并在没有特别帮助的情况下获得毕业文凭。我服兵役52个月,期间没发生过事故。我在一个大团体全职工作了2年。我的朋友和同事都不相信我有亚斯柏格状态。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除了我在保险单中写明的“自闭症侯群”字眼,应该没有别的理由拒绝我的医疗保险申请。但我的申请引发了公司膝腱反射式的反应:虽然他们在一个星期内批准了我母亲的相同的保险申请,他们却花了3个星期才寄了拒绝函给我。

“我们非常仔细地考虑了您的申请,基于我们了解到的有关受保人的健康状况的医疗的信息,由于医学情况,我很遗憾地通知您我们不能批准您的保单。

我立即通过电邮回信给他们要求一个解释。由于当时是2009年圣诞前夕,他们承诺在假期后再看一看。在又等待了二个星期后,我又写了一份电邮给他们,讲述我的特殊情形并要求他们给我一个拒绝我的理由。第二天,他们的代表打电话给我,她含糊地要求要一份医生的信。她没有详细说明信上应该包含什么内容。

由于我的母亲非常渴望我取得保险,随着我的焦虑的发展,她自己着手这事。她打电话给另一个她认识的保险联系人澄清事情。原来公司要求的文件是一封证明我没有自我伤害的行为的信件。

不幸的是,代表通知我的母亲由于我没有在一个月内以蜗牛邮件提出申诉,公司已经关闭了我的保险申请。然后他们又花费了2个星期才寄回了我付的第一年的保险费的预付款。保险公司好像在传递我一个信息:他们不受欢我成为他们的顾客。

 

我个人认为保险公司有挑选他们的顾客自由。我也有自由省下保险费。然而,我的母亲认定我必须获得保险保障。我的妹妹也劝我应该努力去争取保单,因为这件事不仅影响我,也影响了全国的自闭人士。

不久后,我发现还有另一家保险公司也拒绝我的一位新加坡的自闭朋友的年金申请。另外,我写了这篇文章后的一周,一位新加坡自闭儿的母亲也因为相同的情形联系我。我意识我已不是先例;世界上还可能有几十万人也面临相同处境。

我正等待一位愿意帮助我的心理学家为我写这封信,然后会再申请同样的保险。如果申请又不成功,我可能会把这件事报道给主流新闻界和互联网,公开与保险公司对峙。

几个星期后,自闭资源中心写了一封信给保险公司解释了我的情况。我把它与保险申请表格一起交给保险公司。这一次,此公司毫无犹豫地接受我为他们的客户。我很感谢自闭资源中心的帮助。我希望随着美国的保健改革法案获得通过后,保险公司将会应用更开明的待遇对待自闭人士。[更新:新加坡的职总英康保险在2013年8月推出了新的保险计划给自闭人士,但是我认为这个保单不物有所值。]

 

避免列入黑名单的建议

  • 与有经历这个领域的人商量,最好是一位有成功为特殊需要人群获得保险保障的保险代理人。
  • 在所有的费用中,避免使用“自闭症”的字眼。如果有更加具体的诊断,如亚斯柏格综合症,可以使用它来替代。
  • 强调一切正面的事实情况:
    • 没有自我伤害的行为
    • 不需要药物治疗。
    • 没有跟进治疗的需要。
    • 已经恢复(注:必须有来自合格专业医生的信件)
  • 提供一位合格医生所写的信件来解释你的情况(包括所有的正面的事实情况)。
  • 不要欺骗保险公司。如果被他们发现,你很可能会失去索赔权。

 

自保的建议

就算保险公司不肯为你作保,你仍然有许多可做的事情来保护你自己。理智的、安全的、健康的生活方式事实上比拥有许多保单来得更可靠。如:

  • 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 不抽烟
    • 不使用毒品
    • 不吃不健康的食品
    • 养成好的卫生习惯(如:一天刷两次牙)
    • 每天服用复合维他命
    • 安全的性行为
    • 不要住在受污染的地方。
  • 不要有危险的活动
    • 避免危险的体育活动(如:爬山,跳水,跳伞)
    • 远离危险的地方
      • 如果你必须去危险的或者第三世界国家旅行,建议买旅行保险。
    • 避免去有疾病的地方(如:医院)
    • 从事没有危险的工作
    • 居住一个邻里关系安全的社区
    • 使用安全的交通工具(如:避免骑摩托车,避免坐在火车或公交能顶部)
  • 关心你的情绪健康
    • 过一个没有压力,充满意义的生活。
    • 与愉悦的人一起工作和生活。
    • 避免在有心理压力的环境下生活(如:邻居大声播放音乐)
  • 维持良好的财务状况
    • 生活不要超过你的财富能力。
    • 有适当的存款或固定资产以备急用。
    • 保持良好的信用记录以便当需要时可以以低利息借到钱。

记住:预防胜于治疗。保险仅是在灾难发生后保护自己的一种途径,你仍然能以自己的力量防止灾难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