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闭症康復与自闭自豪

我将自己的情况称为“自闭+”,提议自闭社区改变心态:

1) 把自闭状态视为一种不同的神经意识模式,而不是一种需要设法治疗的疾病。自闭状态可以许多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其中一些是有利,一些是有害的。

2) 我们不需把自闭状态当着是个需要和大家炫耀的重大身份,而是自己特征的一部分(如性别、身高和皮肤颜色)。这样的观点可帮助我们更加开放地参与和发展我们其他的身份

3) 与其过度注重自己的自闭诊断或标签,我们应该解释我们的技能、才华和知识如何为潜在的雇主和合作伙伴做出重要的贡献。 这就如我有位朋友说,“推销自己的技能而不是自己的诊断”。

4)与其坚持神经典型人士要做出努力包容自闭人士,自闭人士本身应该主动去接包容神经典型人士,找出理解他们的方法。 同样地,神经典型人士也该包容自闭人士。 让我们从两端一起搭桥。

 

自闭自豪是许多自闭人士对于被他人视为自己有缺陷、下等或不完整的人。这些自闭人士把家长拼命尝试治愈自闭儿的行为视为设法消除自己的独特性和忽视自己的身份。 他们认为大家应该无条件地接受自闭人士;自闭人士应该为自己的自闭状态感到自豪而不是羞耻。

然而,单单只接纳自闭意识和身份会使到我们不能进入多样性的世界。这掩盖了我们的不足之处,阻止我们不断努力与世界其他人士接触。换句话说,我们因此停止改善自己进入主流社会,强求大家得适应我们的特殊需求。在我们现在这个充满动荡和奋斗的时代,这种思想为世界和平与团结创造了另一个障碍。

 

身为一个务实的人,我的意见是大家都得面对事实。大多数人应该会同意以下几点:

1) 具有与主流社会融合的选择/能力(如找到满意的工作、成家立业、取得物质上的成就)是一个优势。

2) 无法与主流社会融合会导致我们得依靠其他人提供钱财上的支持。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免费的午餐。赞助者通常会限制我们的自由,造成许多挫折。

3) 无法与主流社会融合会导致依靠其他人照顾我们,这样往往会为他人造成很多痛苦。如果自己有能力选择的自立,选择依赖而造成他人生活困难是不道德的。

4) 无论我们对自闭状态多么自豪或羞愧,他人将根据我们在主流社会中的适应能力和成就判断我们。无论我们喜不喜欢,他人将根据我们自己的肢体语言,言语和行为进行判断。

5) 主流社会是以普通人士为主。作为少数人,自闭人士自然得努力适应多数人。

6) 我们如果能共同努力互相帮助对方,好过一直有争执和破坏彼此的成就。

7) 相互尊重是我们相互聆听、共同努力和互利互惠的最基本要求。

8) 同时能够接触自闭和普通的意识对我们是有益的,也会令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

 

我认为最有利于自闭人士的选择是主动接触和接纳主流社会。自闭倡导者也可通过关注自闭社区以外发生的事情,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来帮助世界,让自己的倡导工作与主流社会关注的话题更加有相关。

如果自闭人士处理了自己的内心创伤和疼痛以及生物医学问题,从而可得到很大的帮助。这样可有精神和自信掌握自己的生活。

直到在我们能够允许自己超越与走出自闭状态的限制,世界将无法看到我们真正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