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驱逐出天堂

有些人曾经和我说过,他们认为自闭症是虚假的,而自闭儿只是害羞或没家教的普通小孩。我能理解他们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自闭意识而产生了误解。

但有些对自闭状态熟悉的人士(如自闭儿的父母亲或老师)仍然拥有自闭状态只是不良行为的观点,认为只要纠正这些行为就能解决问题。这过度简化的观点不能提供自闭儿真正的动机。相反的,它加深了非自闭人士和自闭人士的不信任和愤恨。

为什么自闭儿怕日常生活的改变?为何自闭少年常感到沮丧和有自杀的念头?为什么自闭成人对全职工作感到反感?如果能理解他们的感受,情况将变得更加容易理解。

 

从小孩的角度来看,语言是福也是祸。小孩一方面可利用它向其他人得到所要的东西(如食品、玩具和电视遥控器),但另一方面它也是其他人用来压抑自己的工具。糊状的食物不喜欢进入口中,但语言却命令要喉咙把它吞下。腿要到跑向游乐场,但语言却命令要朝向学校步行。双手想撕毁的纸张,但语言却命令要用来做功课。

如果可以忘记语言,回到快乐、即时满足的心意的世界,那该多好呀!真正聪明的是那些选择封印语言这个大陷阱的小孩。太迟了-语言已经入侵了。敌人不久后就将会占领一切自由的空间。

记得要喝水。记得要洗碗。记得要完成数学作业。记得要抛掉桌子上的纸巾。记得要想办法应付威胁把我捉去坐牢的恶霸。记得要计算最便宜的巴士路线去拜访一位朋友。记得明天告诉科学老师其实有5,而不是 3种物态。记得明天放学后买饲料来喂宠物鱼。记得把零钱分类成一排排整齐的线条。记得…

数以万计的思想浮了出来,各个都同样紧迫和重要。自己有限的能力如何坚守全部的要求,理解全部的思路,立即做出全部适当的反应?

有太多事情要做,太多角色要执行,太多事件要追踪。没有时间,真的没有时间。因为未来被黑暗隐蔽,过去只是模糊的幻影,所以自己只能在现在存在;一切也必须在现在发生。而地球人也很心急。”快把书本交给我!” “不要拖拖拉拉的,马上把鞋带绑好!” “现在开始做作业!” 没有足够的时间想通办不完的工作,没有足够的手足来完成它们,没有足够的速度到访所有的目的地,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来计算所有的可能性。过量的焦虑累计。”我有没有时间。我有很多事情要办。你为什么还要打扰我?为什么添麻烦给我?” 就这样,火山爆发了。

 

有一天,自己发现了能够安全通行时间,进入黑暗和混乱的未来。这个桥梁被称为”时间表”。有了它,眼前的黑暗就能够消失,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能够一目了然,流浪的思想和提示立即回归原位。不幸的是,这座桥非常脆弱。只要有一件不速之事发生,它就立即像气泡的气泡消失了。为了防止再跌落黑暗和混乱,”时间表”绝对不能够被更改。

时间的桥梁允许过去和未来的存在。它似乎能够提高生活素质:计划可行,有趣的事物也能够完成。然而不久后却发没意料的事情会造成现计划能失败、期望能破碎,引起了烦恼和愤怒。而语言时常命令不能够进行有趣的事物。太迟了,时间的桥梁也是陷阱 !

不久后,自己产生了恐怖的结论。因为未来是不可知的,所以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时间旅行者可能会杀了自己要测试祖父悖论的可能性。住家可能被核导弹击中的可能性。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可能性。地球被黑洞吞没的可能性。僵尸、鬼魂、食肉动物和暴风部队可能都在等待出现的时机。

但自己正忙着思考如何抵御外星入侵,世界正无情地征求自己的注意。交通灯染红了,向自己冲过来的脚踏车,从书包掉出来的书,不停吠的野狗。从醒来那一刻直到入眠,自己一直与时间赛跑。地球人使情况更加恶化。”看着我!不要东张西望。” “读课本!不要分神。” “晚餐准备好了!马上过来吃!不要拖拖拉拉的!”

自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时空内,每次思想和行动都慢三拍。手尽快把考卷绑起来,但还是太过慢。固执的铅笔就是不肯服从命令把字体写好。书包一定要花费几分钟才能收拾好;大家早已离开教室。要踢足球,但它已经滚到对手的脚旁。

如果可以暂停这个世界忙碌的节奏,那该多好呀!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自己就能追上所有的阅读材料、电视节目、电子游戏和个人计划。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就能够策划和准备未来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并却准备应变方案。如果拥有无限量的时间,自己就能吸收世界所有的知识、技能和体验。唉,但这仍然还只是一场梦。

 

地球是个危险的地方;到地球必定得要受苦。地球人沾满血的历史就是最好的证据。像阿道夫•希特勒这样的人曾掌过权,也还正在继续掌权。从他们的心打造了俘虏儿童当士兵、制造毒奶粉、被陷害抓起来折磨得受害者和屠杀援助人员等等残酷的行为。在个人生活中也有残酷的例子:喜欢在自己身体制造痛苦坏同学、没良心的骗子、怨恨自己的老师、责骂自己是无可救药的失败者的父母亲。

这是一个生命随时可能结束、一个充满恐惧的世界。这的身体如此脆弱;一不小心撞到头、或接触微小的病毒、或缺乏氧气、 或温度太高/低、 或过多的辐射线、或被尖锐物体刺到身体,都可迅速夺走性命。即使没有外来威胁,这个身体也会在有限的时间后退化而死亡。但惊奇的是,人类把自己的局限当着是理所当然的。进食好麻烦、好恶心、好危险(因为可能把剧毒和病菌吞下)呀!然而,人类尽然享受它 !但人类还是记得这个恐惧和脆弱的情况,把它转移成威胁、处罚和(吓小孩的)大坏蛋。

这是个依靠控制他人的世界;强者能逼弱者服从。自从落入语言的陷阱后,周围的成人都忙着定下规则。 “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惩罚你!” 就算话没说出口,但恐惧的目光已经表达了情况。抵抗是徒劳的。连自豪的自己都必须投降,但顺从人类,这种宇宙的败类?真是好痛苦啊!

这是个依靠欺骗的世界;笑脸可藏刀,甜语可掺毒。就算心里对他人很不满,但脸上还得挂着笑容。就算食品难吃,仍然得说味道很好。就算自己不够用,仍要有礼貌地与其他人共享。这是一
黑白颠倒,真假难分的世界。

这是一个拥有百万划分、百万区别的世界。人类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把其他同类分类成上等、下等和同等。肤色、年龄、宗教、服装、肢体语言、口音、政治权力和物质财富都是系统超级复杂的计算因素。如果自己反应比起他人迟钝、或说错话题、或做出令人反感的行为,或其碰撞其他百万已知和未知的举动都会降低个人的社会地位。无论在学校、工作、爱情或宗教事业,人类都必定互相比较身份地位。在这个缺乏理智的世界,身份地位是毫无根据的:不配者可统治,卑鄙小人能掌权,贪者可获奖励。

 

当自己还不了解时,情况还可接受。恶霸同学就像发出臭味的垃圾箱内,应避免。骗子就像吸尘器把钱从钱包内抽出来。不满的家长就像愤怒的公牛,等待挑衅发出攻击。然而,拥有了自我意识后,情况便得难忍。知道恶霸是针对着我、骗子认为我是傻瓜、家长认为我是没用的拖累、周围的人认为我是装模作样的白痴,就如把箭射穿入心脏;「我」的内心受了伤。没有人可信任,没可避难的地点,没有可证实的爱。邪恶势力正在埋伏着,随时攻击我。我为何留在这里?为了受苦?

半夜醒来,发现泪水神秘地从眼睛留下。人类是拥有脆弱的身体的非理性野蛮人。自己绝对不是人类的一分子,自己绝对不属于这个颠倒世界。然而,这是人类的身体、这些是人的思想、这个环境是人类的世界。这不属于任何人的身体、 这些像虚拟的亚原子粒子又出现又消失的思想、这个遥远又如此痛苦的虚幻世界… 自己是来自哪个世界、哪个星球上和哪个维度?这是无法回答的,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数据进行计算。

自己可搜索宇宙的各处,直到时间的终点、空间的局限。这时剩下的问题是:”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将回归哪里?” 不幸的是,”我是空” “我来从无” “我将回归无”

欢迎光临切断的体验。这里充满了焦虑、不确定、自卑、假信心、愤怒、悲伤、遗弃和孤独。如果可以快速退出就好了。切断了这个属于没有人的身体的一些丑陋的血管,应该就能够离开。没有存在总比经历无意义的痛苦还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