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無知的家長

自閉宣導不僅僅局限於舉辦自閉講座和參與自閉意識活動。自閉宣導也是勇敢地面對我們在現實世界中遇到的惡霸,包括那些聲稱為我們而戰,卻把我們當成廢物的家長。

在學校裡,惡霸同學們用綽號取笑我們、使用手腳攻擊我們的身體、在社交上孤立我們。在成人生活中,這些惡霸通常會變得更加聰明和狡猾:他們會使用我們不一定能夠察覺的手段來欺負我們。例如,他們把我們當作孩子一樣對待揮舞手指強迫我們進行眼神交流,同時聲稱這是有助於我們提高社交技能的培訓。

如果我們不為自己爭取尊嚴和平等,他人也不可能為了我們挺身而出。因此,我們必須學會對現實生活中遇到的欺淩行為做出溫和但也堅定的回應。

 

以下是一些自閉宣導者在與從事霸淩行為的無知父母互動時可使用來反駁的問題:

為什麼可以接受無禮對待自閉成人(例如,以和小孩溝通的方式對他們說話,對他們應用自閉小孩溝通的方法)?為什麼自閉成人在受到不尊重的對待時感到不爽是錯誤的?如果家長們也受到同樣的對待,他們不會感到不爽嗎?

僅僅因為治療方式的初衷是好的,而且是為了幫助他人,就必定是道德的做法嗎?僅僅因為它提供可測量的結果(不考慮道德和個案的情緒)就必定是可接受的治療方式嗎?僅僅因為個案不能反對,治療方式就肯定合適嗎?只要它有一個未知的機會能夠成功地把自閉個性刪除掉,無論多麼昂貴的治療方式都算是合理的嗎?

為什麼當有衝突時,人們會自然而然地認為是自閉成人造成的問題或者是自閉人士無法理解狀況?為什麼不能是父母造成了誤解或有意圖製造出問題呢?我們怎麼知道問題不是自閉人士以外的其他人的錯呢?

為什麼堅持糾正自閉人士的所有問題(比如要他們不停進行眼神交流)是可以接受的?我們是否總是需要眼神交流;即使當我們看著電影螢幕或過馬路的交通燈也是要維持交流?我們必須糾正自閉成人的所有行為嗎?

為什麼人們認為自閉人士不能靠自己的努力辦事,而必定需要依靠父母才能夠有任何成就?自閉人士真的註定是無助和依賴他人的嗎?

為什麼自閉人士的生活總是圍繞著自己的父母?為什麼自閉人士不能像我們其他人一樣,在不提到自己父母的情況下談論自己的成就和身份嗎?為什麼自閉成人不能像其他人一樣,不需要父母同意的情況也能做出自己的人生選擇嗎?

為什麼我們認為忽略自閉人士,直接和他們的父母交談,是合理的行為呢?先向自閉人士解釋情況有什麼不對嗎?如果自閉人士在被忽視時感到不爽,那又有什麼錯呢?如果其他人被當著是透明的,難道就不會有同樣的感覺嗎?

為什麼自閉人士必定有情感障礙,必定是帶著面具面對世界?此外,為什麼假設任何表達任何負面情緒的都是這些問題的結果呢?如何確定不是父母才是真正需要接受心理治療的人呢?如何確定情感障礙實際上不是由父母自己造成的?

為什麼認為情緒健康的自閉人士不是真正的健康,而只是戴上了面具假裝演戲?為什麼自閉人士必定沒有真正保持情感健康的能力?為什麼認為自閉人士都是需要專業精神病學説明的問題人士?

為什麼人們認為僅僅因為自閉人士有自閉狀態就必須免費做自閉工作?為什麼認為自閉人士只能做義工,而沒有提供專業服務的資格?難道我們的時間和精力連一文錢都不值嗎?

為什麼認為僅僅因為初衷是好的,自閉人士就必須支持所有的自閉活動,比如穿藍色衣服提高自閉意識?自閉人士的真正觀點不值得表達嗎?為什麼自閉人士不被邀請以同等待遇參與旨在幫助他們的計畫?如果做某事是出於好意,是否意味著我們都應該毫無疑問地支持它?

為什麼大家會認為自閉人士不能幫助和支持神經典型人士?自閉人士只能接受而不能給予幫助和支持是真的嗎?自閉人士真的不能成為醫生、護士、心理健康專家、治療師和幼稚園老師嗎?

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寫作這篇文章?大家不都在慶祝包容和平等對待的態度嗎?為什麼我們還要向無知的父母發問這些問題呢?